繁体版 简体版
301book > 武侠 > 道高一万丈 > 第十九章 端倪可察

翌日,袭明从梦中醒过来。推开门,严力早就在门口等着了。

“袭师傅。您醒了,昨晚休息的还可以吧。”

“还行,严哥,怎么你在这,李总他们呢,起来了吗?”

“袭师傅,李总他们早就醒了,现在已经带着人往山上去了。李总特意交代我,别打扰您休息,等您醒了,咱们在过去就行。”

“哎呀,这太客气了。严哥,那咱们赶紧过去吧。”

袭明听到这话以后有点羞愧,人家主家都忙起来了,他还在这睡大觉,更何况,还安排人在他门口守着,袭明对李建奎的恶感在这一刻,也消失殆尽了。

“袭师傅,别着急,李总他们走了也没多久。您收拾好了咱们再出发。”

“好,我洗把脸,稍等。”袭明赶忙收拾了一下自己,他也顾不上再用卿卿给他买那些个什么水,乳,精华之类的了,赶忙跟着严力出了门。

袭明明显休息的还不错,上山速度比昨天快了不少。等二人赶到山上时,只看见了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

大约有20个人左右,老的少的,全都赤膊着上半身,二人一组,正在拆除昨天袭明看到的那道砖墙。

众人力度都不大,一块一块地把砖敲松,在慢慢把砖从砖墙下拿下来,尽可能地保证每一块砖的完整性,想来是李建奎早有交代。

李建奎看到袭明上来,赶忙跑过来。

“袭师傅,来了,哈哈,昨天真是辛苦您了。”

“对了袭师傅,之前我幺叔请的那个先生说过,如果有一天这个砖墙没用处了,要慢慢把砖卸下来,尽可能别让他碎了,您看,我们这么做没问题吧?”

“没有,那位先生说的很对,是不能直接砸掉,因为掺了黄帝陵泥土和泰山石的砖墙本身就是一道小法阵,就是被破去了一角,还是有一些功效可以起作用。”

“如果贸然把整体的砖墙毁掉,会对你家祖坟的风水产生一些不好的影响。”

袭明没有点破李建奎的小心思,李建奎昨天晚上或者今天早上肯定偷偷问过去年请的那位先生了,但这是人之表情,袭明也可以理解,所以袭明非但没点破李建奎的小花招,还特别贴心的给李建奎解释了起来。

“袭师傅,早上好啊!”李民看到了袭明,也上来打招呼。

“早上好,李大叔。”

“袭师傅,您昨天说的那件事,我好像有点眉目了?”

“嗯,怎么说?”

“幺叔,你知道是谁了?”

“还不能确定,但是我感觉像,袭师傅,我给你说说。”

“昨天您不是说,这个人可能就藏在垒墙的这伙人里面吗,我昨天回去睡不着,好好想了想,还真让我琢磨出来点东西。”

“上次垒墙差不多也是这堆人,您看那几个老的,爹妈早死了,那几个四五十的,爹妈我最近也都见过,那几个年轻人,爹妈也基本都在,不过有一个人例外。”

还没等袭明发问,李建奎就在一边急的开口了。

“幺叔,你怎么还学起那些个历史专家了,还卖什么关子,快说吧。”

李民抬腿就是一脚,“你急个屁,这不刚要说,你这么大声干什么,生怕别人听不见?”

李建奎也不敢反抗,压下了自己的脾气,在一旁等着李民开口。李民也不着急了,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慢慢点着,吸了一口,缓缓开口道。

“刚才我说有一个人例外,马军,就是那边那个穿蓝色裤子,长头发,脖子上有个疤的那个小子,别看!”

“这马军他爹他妈我得有很长一段日子没见着了,问这小子,他就说他爹他妈一直在外面打工,没回来过。”

“我之前就觉得有点奇怪,哪有爹妈在外面打工,孩子在家种地的,况且这马军孩子都有了,不过这是人家家事,我这没就没多想,现在这么一看,这个马军可能有点问题。”

“嗷嗷,这人我有印象,幺叔,我记得去年咱们家给祖坟垒墙的时候,这个马军就一直打听咱们家垒墙干啥,我一看乡里乡亲的,也就没防着他,你跟去年那个刘先生说话的时候,他离得近,可能有些话也让他听见了,妈的,这个王八蛋,我饶不了他!”

“别急,别急。李老板,咱们没证据,问他他肯定不会承认,还有可能打草惊蛇。”

“没事,先让大伙干吧,找点高度粮食酒去大奎,中午我试试他。”

“好。”李建奎把严力叫到一边,招呼了几句,严力听完了一点没耽搁地下了山。

要说这个古代的皇权不下乡是真的不难理解,乡亲们之间的感情,还是很纯朴、深厚的,没有一个人吝啬自己的力气,都在用心干活,等到太阳还差一点就挂在天空的正中央,最后一块砖也被放在了筐里。

李民见状连忙招呼大伙。

“乡亲们辛苦了,辛苦了,走走走,我给乡亲们备了好酒好菜,请乡亲们给个面子,别的不说,饭菜肯定管够。”说要,李民带着李建奎给乡亲们鞠躬答谢。

也没有人会客套,这本来就是大伙应得的,招呼了一声,背起自己带来的筐,大伙陆陆续续的下了山。

袭明也在暗中观察着那个叫马军的男人,只见他也随着大伙一声应声叫好,和大伙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只不过,经过袭明的时候,马军侧身看了袭明一眼,那个眼神中,带有好奇、怀疑和警戒,不由得让袭明心中警铃大作!

这个人,一定有问题,如果一个人对陌生人有警戒,很正常,饭今天袭明和主家交谈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得到,这个马军还是对袭明有这种排斥感,这就有点问题了。随后,袭明也装作乐呵呵的样子,和一样旁的村民搭起了话。

一行人下了山,刚走到村口。严力就引着众人来到了李建奎家的院子,两个大圆桌早已经摆在了院子里,桌子上的菜更是不少于二十道,没有什么青菜萝卜,一水的大鱼大肉。乡亲们见了也是喜笑颜开,把筐一个个的靠着院墙码成一排,纷纷落座。

“乡亲们,今天我爹身体不舒服,在床上躺着,我代我爹,代我们谢谢大伙!别的不多说了,大伙吃好喝好。严力,把酒搬上来。”

说罢,严力赶忙抬酒,大家看见酒瓶都惊呆了,一水的高度飞天茅台,大伙虽然在黔州,但平时也很少有机会喝到这些东西。

嘴里的恭维话像不要钱一样脱口而出。

“大奎啊,太客气了,不至于,不至于。”

“大奎哥,我还没喝过这么好的酒,谢谢大奎哥。”

人越老越精这句话还真没说错,在年轻人们客套的时候,村里的老人们已经在往自己的杯子里倒酒了,年轻人们也逐渐反应了过来,连忙加入了战场。

一时间,你来我往,觥筹交错,好一副宾主尽欢。

还没等袭明发问,李建奎就在一边急的开口了。

“幺叔,你怎么还学起那些个历史专家了,还卖什么关子,快说吧。”

李民抬腿就是一脚,“你急个屁,这不刚要说,你这么大声干什么,生怕别人听不见?”

李建奎也不敢反抗,压下了自己的脾气,在一旁等着李民开口。李民也不着急了,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慢慢点着,吸了一口,缓缓开口道。

“刚才我说有一个人例外,马军,就是那边那个穿蓝色裤子,长头发,脖子上有个疤的那个小子,别看!”

“这马军他爹他妈我得有很长一段日子没见着了,问这小子,他就说他爹他妈一直在外面打工,没回来过。”

“我之前就觉得有点奇怪,哪有爹妈在外面打工,孩子在家种地的,况且这马军孩子都有了,不过这是人家家事,我这没就没多想,现在这么一看,这个马军可能有点问题。”

“嗷嗷,这人我有印象,幺叔,我记得去年咱们家给祖坟垒墙的时候,这个马军就一直打听咱们家垒墙干啥,我一看乡里乡亲的,也就没防着他,你跟去年那个刘先生说话的时候,他离得近,可能有些话也让他听见了,妈的,这个王八蛋,我饶不了他!”

“别急,别急。李老板,咱们没证据,问他他肯定不会承认,还有可能打草惊蛇。”

“没事,先让大伙干吧,找点高度粮食酒去大奎,中午我试试他。”

“好。”李建奎把严力叫到一边,招呼了几句,严力听完了一点没耽搁地下了山。

要说这个古代的皇权不下乡是真的不难理解,乡亲们之间的感情,还是很纯朴、深厚的,没有一个人吝啬自己的力气,都在用心干活,等到太阳还差一点就挂在天空的正中央,最后一块砖也被放在了筐里。

李民见状连忙招呼大伙。

“乡亲们辛苦了,辛苦了,走走走,我给乡亲们备了好酒好菜,请乡亲们给个面子,别的不说,饭菜肯定管够。”说要,李民带着李建奎给乡亲们鞠躬答谢。

也没有人会客套,这本来就是大伙应得的,招呼了一声,背起自己带来的筐,大伙陆陆续续的下了山。

袭明也在暗中观察着那个叫马军的男人,只见他也随着大伙一声应声叫好,和大伙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只不过,经过袭明的时候,马军侧身看了袭明一眼,那个眼神中,带有好奇、怀疑和警戒,不由得让袭明心中警铃大作!

这个人,一定有问题,如果一个人对陌生人有警戒,很正常,饭今天袭明和主家交谈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得到,这个马军还是对袭明有这种排斥感,这就有点问题了。随后,袭明也装作乐呵呵的样子,和一样旁的村民搭起了话。

一行人下了山,刚走到村口。严力就引着众人来到了李建奎家的院子,两个大圆桌早已经摆在了院子里,桌子上的菜更是不少于二十道,没有什么青菜萝卜,一水的大鱼大肉。乡亲们见了也是喜笑颜开,把筐一个个的靠着院墙码成一排,纷纷落座。

“乡亲们,今天我爹身体不舒服,在床上躺着,我代我爹,代我们谢谢大伙!别的不多说了,大伙吃好喝好。严力,把酒搬上来。”

说罢,严力赶忙抬酒,大家看见酒瓶都惊呆了,一水的高度飞天茅台,大伙虽然在黔州,但平时也很少有机会喝到这些东西。

嘴里的恭维话像不要钱一样脱口而出。

“大奎啊,太客气了,不至于,不至于。”

“大奎哥,我还没喝过这么好的酒,谢谢大奎哥。”

人越老越精这句话还真没说错,在年轻人们客套的时候,村里的老人们已经在往自己的杯子里倒酒了,年轻人们也逐渐反应了过来,连忙加入了战场。

一时间,你来我往,觥筹交错,好一副宾主尽欢。

还没等袭明发问,李建奎就在一边急的开口了。

“幺叔,你怎么还学起那些个历史专家了,还卖什么关子,快说吧。”

李民抬腿就是一脚,“你急个屁,这不刚要说,你这么大声干什么,生怕别人听不见?”

李建奎也不敢反抗,压下了自己的脾气,在一旁等着李民开口。李民也不着急了,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慢慢点着,吸了一口,缓缓开口道。

“刚才我说有一个人例外,马军,就是那边那个穿蓝色裤子,长头发,脖子上有个疤的那个小子,别看!”

“这马军他爹他妈我得有很长一段日子没见着了,问这小子,他就说他爹他妈一直在外面打工,没回来过。”

“我之前就觉得有点奇怪,哪有爹妈在外面打工,孩子在家种地的,况且这马军孩子都有了,不过这是人家家事,我这没就没多想,现在这么一看,这个马军可能有点问题。”

“嗷嗷,这人我有印象,幺叔,我记得去年咱们家给祖坟垒墙的时候,这个马军就一直打听咱们家垒墙干啥,我一看乡里乡亲的,也就没防着他,你跟去年那个刘先生说话的时候,他离得近,可能有些话也让他听见了,妈的,这个王八蛋,我饶不了他!”

“别急,别急。李老板,咱们没证据,问他他肯定不会承认,还有可能打草惊蛇。”

“没事,先让大伙干吧,找点高度粮食酒去大奎,中午我试试他。”

“好。”李建奎把严力叫到一边,招呼了几句,严力听完了一点没耽搁地下了山。

要说这个古代的皇权不下乡是真的不难理解,乡亲们之间的感情,还是很纯朴、深厚的,没有一个人吝啬自己的力气,都在用心干活,等到太阳还差一点就挂在天空的正中央,最后一块砖也被放在了筐里。

李民见状连忙招呼大伙。

“乡亲们辛苦了,辛苦了,走走走,我给乡亲们备了好酒好菜,请乡亲们给个面子,别的不说,饭菜肯定管够。”说要,李民带着李建奎给乡亲们鞠躬答谢。

也没有人会客套,这本来就是大伙应得的,招呼了一声,背起自己带来的筐,大伙陆陆续续的下了山。

袭明也在暗中观察着那个叫马军的男人,只见他也随着大伙一声应声叫好,和大伙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只不过,经过袭明的时候,马军侧身看了袭明一眼,那个眼神中,带有好奇、怀疑和警戒,不由得让袭明心中警铃大作!

这个人,一定有问题,如果一个人对陌生人有警戒,很正常,饭今天袭明和主家交谈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得到,这个马军还是对袭明有这种排斥感,这就有点问题了。随后,袭明也装作乐呵呵的样子,和一样旁的村民搭起了话。

一行人下了山,刚走到村口。严力就引着众人来到了李建奎家的院子,两个大圆桌早已经摆在了院子里,桌子上的菜更是不少于二十道,没有什么青菜萝卜,一水的大鱼大肉。乡亲们见了也是喜笑颜开,把筐一个个的靠着院墙码成一排,纷纷落座。

“乡亲们,今天我爹身体不舒服,在床上躺着,我代我爹,代我们谢谢大伙!别的不多说了,大伙吃好喝好。严力,把酒搬上来。”

说罢,严力赶忙抬酒,大家看见酒瓶都惊呆了,一水的高度飞天茅台,大伙虽然在黔州,但平时也很少有机会喝到这些东西。

嘴里的恭维话像不要钱一样脱口而出。

“大奎啊,太客气了,不至于,不至于。”

“大奎哥,我还没喝过这么好的酒,谢谢大奎哥。”

人越老越精这句话还真没说错,在年轻人们客套的时候,村里的老人们已经在往自己的杯子里倒酒了,年轻人们也逐渐反应了过来,连忙加入了战场。

一时间,你来我往,觥筹交错,好一副宾主尽欢。

还没等袭明发问,李建奎就在一边急的开口了。

“幺叔,你怎么还学起那些个历史专家了,还卖什么关子,快说吧。”

李民抬腿就是一脚,“你急个屁,这不刚要说,你这么大声干什么,生怕别人听不见?”

李建奎也不敢反抗,压下了自己的脾气,在一旁等着李民开口。李民也不着急了,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慢慢点着,吸了一口,缓缓开口道。

“刚才我说有一个人例外,马军,就是那边那个穿蓝色裤子,长头发,脖子上有个疤的那个小子,别看!”

“这马军他爹他妈我得有很长一段日子没见着了,问这小子,他就说他爹他妈一直在外面打工,没回来过。”

“我之前就觉得有点奇怪,哪有爹妈在外面打工,孩子在家种地的,况且这马军孩子都有了,不过这是人家家事,我这没就没多想,现在这么一看,这个马军可能有点问题。”

“嗷嗷,这人我有印象,幺叔,我记得去年咱们家给祖坟垒墙的时候,这个马军就一直打听咱们家垒墙干啥,我一看乡里乡亲的,也就没防着他,你跟去年那个刘先生说话的时候,他离得近,可能有些话也让他听见了,妈的,这个王八蛋,我饶不了他!”

“别急,别急。李老板,咱们没证据,问他他肯定不会承认,还有可能打草惊蛇。”

“没事,先让大伙干吧,找点高度粮食酒去大奎,中午我试试他。”

“好。”李建奎把严力叫到一边,招呼了几句,严力听完了一点没耽搁地下了山。

要说这个古代的皇权不下乡是真的不难理解,乡亲们之间的感情,还是很纯朴、深厚的,没有一个人吝啬自己的力气,都在用心干活,等到太阳还差一点就挂在天空的正中央,最后一块砖也被放在了筐里。

李民见状连忙招呼大伙。

“乡亲们辛苦了,辛苦了,走走走,我给乡亲们备了好酒好菜,请乡亲们给个面子,别的不说,饭菜肯定管够。”说要,李民带着李建奎给乡亲们鞠躬答谢。

也没有人会客套,这本来就是大伙应得的,招呼了一声,背起自己带来的筐,大伙陆陆续续的下了山。

袭明也在暗中观察着那个叫马军的男人,只见他也随着大伙一声应声叫好,和大伙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只不过,经过袭明的时候,马军侧身看了袭明一眼,那个眼神中,带有好奇、怀疑和警戒,不由得让袭明心中警铃大作!

这个人,一定有问题,如果一个人对陌生人有警戒,很正常,饭今天袭明和主家交谈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得到,这个马军还是对袭明有这种排斥感,这就有点问题了。随后,袭明也装作乐呵呵的样子,和一样旁的村民搭起了话。

一行人下了山,刚走到村口。严力就引着众人来到了李建奎家的院子,两个大圆桌早已经摆在了院子里,桌子上的菜更是不少于二十道,没有什么青菜萝卜,一水的大鱼大肉。乡亲们见了也是喜笑颜开,把筐一个个的靠着院墙码成一排,纷纷落座。

“乡亲们,今天我爹身体不舒服,在床上躺着,我代我爹,代我们谢谢大伙!别的不多说了,大伙吃好喝好。严力,把酒搬上来。”

说罢,严力赶忙抬酒,大家看见酒瓶都惊呆了,一水的高度飞天茅台,大伙虽然在黔州,但平时也很少有机会喝到这些东西。

嘴里的恭维话像不要钱一样脱口而出。

“大奎啊,太客气了,不至于,不至于。”

“大奎哥,我还没喝过这么好的酒,谢谢大奎哥。”

人越老越精这句话还真没说错,在年轻人们客套的时候,村里的老人们已经在往自己的杯子里倒酒了,年轻人们也逐渐反应了过来,连忙加入了战场。

一时间,你来我往,觥筹交错,好一副宾主尽欢。

还没等袭明发问,李建奎就在一边急的开口了。

“幺叔,你怎么还学起那些个历史专家了,还卖什么关子,快说吧。”

李民抬腿就是一脚,“你急个屁,这不刚要说,你这么大声干什么,生怕别人听不见?”

李建奎也不敢反抗,压下了自己的脾气,在一旁等着李民开口。李民也不着急了,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慢慢点着,吸了一口,缓缓开口道。

“刚才我说有一个人例外,马军,就是那边那个穿蓝色裤子,长头发,脖子上有个疤的那个小子,别看!”

“这马军他爹他妈我得有很长一段日子没见着了,问这小子,他就说他爹他妈一直在外面打工,没回来过。”

“我之前就觉得有点奇怪,哪有爹妈在外面打工,孩子在家种地的,况且这马军孩子都有了,不过这是人家家事,我这没就没多想,现在这么一看,这个马军可能有点问题。”

“嗷嗷,这人我有印象,幺叔,我记得去年咱们家给祖坟垒墙的时候,这个马军就一直打听咱们家垒墙干啥,我一看乡里乡亲的,也就没防着他,你跟去年那个刘先生说话的时候,他离得近,可能有些话也让他听见了,妈的,这个王八蛋,我饶不了他!”

“别急,别急。李老板,咱们没证据,问他他肯定不会承认,还有可能打草惊蛇。”

“没事,先让大伙干吧,找点高度粮食酒去大奎,中午我试试他。”

“好。”李建奎把严力叫到一边,招呼了几句,严力听完了一点没耽搁地下了山。

要说这个古代的皇权不下乡是真的不难理解,乡亲们之间的感情,还是很纯朴、深厚的,没有一个人吝啬自己的力气,都在用心干活,等到太阳还差一点就挂在天空的正中央,最后一块砖也被放在了筐里。

李民见状连忙招呼大伙。

“乡亲们辛苦了,辛苦了,走走走,我给乡亲们备了好酒好菜,请乡亲们给个面子,别的不说,饭菜肯定管够。”说要,李民带着李建奎给乡亲们鞠躬答谢。

也没有人会客套,这本来就是大伙应得的,招呼了一声,背起自己带来的筐,大伙陆陆续续的下了山。

袭明也在暗中观察着那个叫马军的男人,只见他也随着大伙一声应声叫好,和大伙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只不过,经过袭明的时候,马军侧身看了袭明一眼,那个眼神中,带有好奇、怀疑和警戒,不由得让袭明心中警铃大作!

这个人,一定有问题,如果一个人对陌生人有警戒,很正常,饭今天袭明和主家交谈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得到,这个马军还是对袭明有这种排斥感,这就有点问题了。随后,袭明也装作乐呵呵的样子,和一样旁的村民搭起了话。

一行人下了山,刚走到村口。严力就引着众人来到了李建奎家的院子,两个大圆桌早已经摆在了院子里,桌子上的菜更是不少于二十道,没有什么青菜萝卜,一水的大鱼大肉。乡亲们见了也是喜笑颜开,把筐一个个的靠着院墙码成一排,纷纷落座。

“乡亲们,今天我爹身体不舒服,在床上躺着,我代我爹,代我们谢谢大伙!别的不多说了,大伙吃好喝好。严力,把酒搬上来。”

说罢,严力赶忙抬酒,大家看见酒瓶都惊呆了,一水的高度飞天茅台,大伙虽然在黔州,但平时也很少有机会喝到这些东西。

嘴里的恭维话像不要钱一样脱口而出。

“大奎啊,太客气了,不至于,不至于。”

“大奎哥,我还没喝过这么好的酒,谢谢大奎哥。”

人越老越精这句话还真没说错,在年轻人们客套的时候,村里的老人们已经在往自己的杯子里倒酒了,年轻人们也逐渐反应了过来,连忙加入了战场。

一时间,你来我往,觥筹交错,好一副宾主尽欢。

还没等袭明发问,李建奎就在一边急的开口了。

“幺叔,你怎么还学起那些个历史专家了,还卖什么关子,快说吧。”

李民抬腿就是一脚,“你急个屁,这不刚要说,你这么大声干什么,生怕别人听不见?”

李建奎也不敢反抗,压下了自己的脾气,在一旁等着李民开口。李民也不着急了,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慢慢点着,吸了一口,缓缓开口道。

“刚才我说有一个人例外,马军,就是那边那个穿蓝色裤子,长头发,脖子上有个疤的那个小子,别看!”

“这马军他爹他妈我得有很长一段日子没见着了,问这小子,他就说他爹他妈一直在外面打工,没回来过。”

“我之前就觉得有点奇怪,哪有爹妈在外面打工,孩子在家种地的,况且这马军孩子都有了,不过这是人家家事,我这没就没多想,现在这么一看,这个马军可能有点问题。”

“嗷嗷,这人我有印象,幺叔,我记得去年咱们家给祖坟垒墙的时候,这个马军就一直打听咱们家垒墙干啥,我一看乡里乡亲的,也就没防着他,你跟去年那个刘先生说话的时候,他离得近,可能有些话也让他听见了,妈的,这个王八蛋,我饶不了他!”

“别急,别急。李老板,咱们没证据,问他他肯定不会承认,还有可能打草惊蛇。”

“没事,先让大伙干吧,找点高度粮食酒去大奎,中午我试试他。”

“好。”李建奎把严力叫到一边,招呼了几句,严力听完了一点没耽搁地下了山。

要说这个古代的皇权不下乡是真的不难理解,乡亲们之间的感情,还是很纯朴、深厚的,没有一个人吝啬自己的力气,都在用心干活,等到太阳还差一点就挂在天空的正中央,最后一块砖也被放在了筐里。

李民见状连忙招呼大伙。

“乡亲们辛苦了,辛苦了,走走走,我给乡亲们备了好酒好菜,请乡亲们给个面子,别的不说,饭菜肯定管够。”说要,李民带着李建奎给乡亲们鞠躬答谢。

也没有人会客套,这本来就是大伙应得的,招呼了一声,背起自己带来的筐,大伙陆陆续续的下了山。

袭明也在暗中观察着那个叫马军的男人,只见他也随着大伙一声应声叫好,和大伙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只不过,经过袭明的时候,马军侧身看了袭明一眼,那个眼神中,带有好奇、怀疑和警戒,不由得让袭明心中警铃大作!

这个人,一定有问题,如果一个人对陌生人有警戒,很正常,饭今天袭明和主家交谈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得到,这个马军还是对袭明有这种排斥感,这就有点问题了。随后,袭明也装作乐呵呵的样子,和一样旁的村民搭起了话。

一行人下了山,刚走到村口。严力就引着众人来到了李建奎家的院子,两个大圆桌早已经摆在了院子里,桌子上的菜更是不少于二十道,没有什么青菜萝卜,一水的大鱼大肉。乡亲们见了也是喜笑颜开,把筐一个个的靠着院墙码成一排,纷纷落座。

“乡亲们,今天我爹身体不舒服,在床上躺着,我代我爹,代我们谢谢大伙!别的不多说了,大伙吃好喝好。严力,把酒搬上来。”

说罢,严力赶忙抬酒,大家看见酒瓶都惊呆了,一水的高度飞天茅台,大伙虽然在黔州,但平时也很少有机会喝到这些东西。

嘴里的恭维话像不要钱一样脱口而出。

“大奎啊,太客气了,不至于,不至于。”

“大奎哥,我还没喝过这么好的酒,谢谢大奎哥。”

人越老越精这句话还真没说错,在年轻人们客套的时候,村里的老人们已经在往自己的杯子里倒酒了,年轻人们也逐渐反应了过来,连忙加入了战场。

一时间,你来我往,觥筹交错,好一副宾主尽欢。

还没等袭明发问,李建奎就在一边急的开口了。

“幺叔,你怎么还学起那些个历史专家了,还卖什么关子,快说吧。”

李民抬腿就是一脚,“你急个屁,这不刚要说,你这么大声干什么,生怕别人听不见?”

李建奎也不敢反抗,压下了自己的脾气,在一旁等着李民开口。李民也不着急了,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慢慢点着,吸了一口,缓缓开口道。

“刚才我说有一个人例外,马军,就是那边那个穿蓝色裤子,长头发,脖子上有个疤的那个小子,别看!”

“这马军他爹他妈我得有很长一段日子没见着了,问这小子,他就说他爹他妈一直在外面打工,没回来过。”

“我之前就觉得有点奇怪,哪有爹妈在外面打工,孩子在家种地的,况且这马军孩子都有了,不过这是人家家事,我这没就没多想,现在这么一看,这个马军可能有点问题。”

“嗷嗷,这人我有印象,幺叔,我记得去年咱们家给祖坟垒墙的时候,这个马军就一直打听咱们家垒墙干啥,我一看乡里乡亲的,也就没防着他,你跟去年那个刘先生说话的时候,他离得近,可能有些话也让他听见了,妈的,这个王八蛋,我饶不了他!”

“别急,别急。李老板,咱们没证据,问他他肯定不会承认,还有可能打草惊蛇。”

“没事,先让大伙干吧,找点高度粮食酒去大奎,中午我试试他。”

“好。”李建奎把严力叫到一边,招呼了几句,严力听完了一点没耽搁地下了山。

要说这个古代的皇权不下乡是真的不难理解,乡亲们之间的感情,还是很纯朴、深厚的,没有一个人吝啬自己的力气,都在用心干活,等到太阳还差一点就挂在天空的正中央,最后一块砖也被放在了筐里。

李民见状连忙招呼大伙。

“乡亲们辛苦了,辛苦了,走走走,我给乡亲们备了好酒好菜,请乡亲们给个面子,别的不说,饭菜肯定管够。”说要,李民带着李建奎给乡亲们鞠躬答谢。

也没有人会客套,这本来就是大伙应得的,招呼了一声,背起自己带来的筐,大伙陆陆续续的下了山。

袭明也在暗中观察着那个叫马军的男人,只见他也随着大伙一声应声叫好,和大伙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只不过,经过袭明的时候,马军侧身看了袭明一眼,那个眼神中,带有好奇、怀疑和警戒,不由得让袭明心中警铃大作!

这个人,一定有问题,如果一个人对陌生人有警戒,很正常,饭今天袭明和主家交谈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得到,这个马军还是对袭明有这种排斥感,这就有点问题了。随后,袭明也装作乐呵呵的样子,和一样旁的村民搭起了话。

一行人下了山,刚走到村口。严力就引着众人来到了李建奎家的院子,两个大圆桌早已经摆在了院子里,桌子上的菜更是不少于二十道,没有什么青菜萝卜,一水的大鱼大肉。乡亲们见了也是喜笑颜开,把筐一个个的靠着院墙码成一排,纷纷落座。

“乡亲们,今天我爹身体不舒服,在床上躺着,我代我爹,代我们谢谢大伙!别的不多说了,大伙吃好喝好。严力,把酒搬上来。”

说罢,严力赶忙抬酒,大家看见酒瓶都惊呆了,一水的高度飞天茅台,大伙虽然在黔州,但平时也很少有机会喝到这些东西。

嘴里的恭维话像不要钱一样脱口而出。

“大奎啊,太客气了,不至于,不至于。”

“大奎哥,我还没喝过这么好的酒,谢谢大奎哥。”

人越老越精这句话还真没说错,在年轻人们客套的时候,村里的老人们已经在往自己的杯子里倒酒了,年轻人们也逐渐反应了过来,连忙加入了战场。

一时间,你来我往,觥筹交错,好一副宾主尽欢。

还没等袭明发问,李建奎就在一边急的开口了。

“幺叔,你怎么还学起那些个历史专家了,还卖什么关子,快说吧。”

李民抬腿就是一脚,“你急个屁,这不刚要说,你这么大声干什么,生怕别人听不见?”

李建奎也不敢反抗,压下了自己的脾气,在一旁等着李民开口。李民也不着急了,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慢慢点着,吸了一口,缓缓开口道。

“刚才我说有一个人例外,马军,就是那边那个穿蓝色裤子,长头发,脖子上有个疤的那个小子,别看!”

“这马军他爹他妈我得有很长一段日子没见着了,问这小子,他就说他爹他妈一直在外面打工,没回来过。”

“我之前就觉得有点奇怪,哪有爹妈在外面打工,孩子在家种地的,况且这马军孩子都有了,不过这是人家家事,我这没就没多想,现在这么一看,这个马军可能有点问题。”

“嗷嗷,这人我有印象,幺叔,我记得去年咱们家给祖坟垒墙的时候,这个马军就一直打听咱们家垒墙干啥,我一看乡里乡亲的,也就没防着他,你跟去年那个刘先生说话的时候,他离得近,可能有些话也让他听见了,妈的,这个王八蛋,我饶不了他!”

“别急,别急。李老板,咱们没证据,问他他肯定不会承认,还有可能打草惊蛇。”

“没事,先让大伙干吧,找点高度粮食酒去大奎,中午我试试他。”

“好。”李建奎把严力叫到一边,招呼了几句,严力听完了一点没耽搁地下了山。

要说这个古代的皇权不下乡是真的不难理解,乡亲们之间的感情,还是很纯朴、深厚的,没有一个人吝啬自己的力气,都在用心干活,等到太阳还差一点就挂在天空的正中央,最后一块砖也被放在了筐里。

李民见状连忙招呼大伙。

“乡亲们辛苦了,辛苦了,走走走,我给乡亲们备了好酒好菜,请乡亲们给个面子,别的不说,饭菜肯定管够。”说要,李民带着李建奎给乡亲们鞠躬答谢。

也没有人会客套,这本来就是大伙应得的,招呼了一声,背起自己带来的筐,大伙陆陆续续的下了山。

袭明也在暗中观察着那个叫马军的男人,只见他也随着大伙一声应声叫好,和大伙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只不过,经过袭明的时候,马军侧身看了袭明一眼,那个眼神中,带有好奇、怀疑和警戒,不由得让袭明心中警铃大作!

这个人,一定有问题,如果一个人对陌生人有警戒,很正常,饭今天袭明和主家交谈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得到,这个马军还是对袭明有这种排斥感,这就有点问题了。随后,袭明也装作乐呵呵的样子,和一样旁的村民搭起了话。

一行人下了山,刚走到村口。严力就引着众人来到了李建奎家的院子,两个大圆桌早已经摆在了院子里,桌子上的菜更是不少于二十道,没有什么青菜萝卜,一水的大鱼大肉。乡亲们见了也是喜笑颜开,把筐一个个的靠着院墙码成一排,纷纷落座。

“乡亲们,今天我爹身体不舒服,在床上躺着,我代我爹,代我们谢谢大伙!别的不多说了,大伙吃好喝好。严力,把酒搬上来。”

说罢,严力赶忙抬酒,大家看见酒瓶都惊呆了,一水的高度飞天茅台,大伙虽然在黔州,但平时也很少有机会喝到这些东西。

嘴里的恭维话像不要钱一样脱口而出。

“大奎啊,太客气了,不至于,不至于。”

“大奎哥,我还没喝过这么好的酒,谢谢大奎哥。”

人越老越精这句话还真没说错,在年轻人们客套的时候,村里的老人们已经在往自己的杯子里倒酒了,年轻人们也逐渐反应了过来,连忙加入了战场。

一时间,你来我往,觥筹交错,好一副宾主尽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