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01book > 武侠 > 道高一万丈 > 第十二章 受人之托

李建奎等的就是袭明这句话,赶忙解释道:“师傅,我刚才,给我爹打了个电话,他在老家住着,离祖坟近,我问了问他家里最近有什么事,他说最近就是有点倒霉,大事到没有,就是小事不断,什么喝凉水塞个牙啊,什么被房上的瓦砸了一下啊,还有他吃饭呛到了,幸亏旁边有人会那个什么什么拉姆克法才没事。”

一旁的瘦高个连忙解释道:“海姆立克急救法。”李建奎脸色不善地瞪了他一眼,瘦高个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闭上了嘴站在旁边一言不发。

李建奎继续说道:“对,就是那个海姆立克急救法,这么一看,我爹情况比我还严重,他也真是的,出了事也不跟我说。师傅,可能真的是您说的那个问题,可是,可是我想不通啊,我们家祖坟在山里,没跟公墓在一块,那地方很难走,村里知道的都没两家,知道的那几家都是我们自己院里的,也不会有问题,师傅你看这。”

袭明回答道:“问题就出在祖坟上,可具体出了什么问题,我也不清楚,除了我刚才说的那些,风水还有可能被别的什么外物影响,具体什么问题,我看不到,也不好说。”

李建奎一听这话急了:“师傅,师傅,可别不好说啊,我这等着您救命呢,您是有什么顾虑吗?哦对了,严力,卡,卡呢,在你身上。”

一旁的名叫严力的瘦高个赶紧从身上摸出一张银行卡来,递了出去。

李建奎解释道:“师傅,这卡里有十万块钱,您别嫌少,这是定金,等事情办完了,我必有重谢。”

一旁卖宠物的大哥听见这话,眼睛都红了,看见李建奎在看他,赶忙咽了口吐沫把头转向了别处。

袭明一看这种情况,淡淡的推辞道:“李老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不到跟前去,我也没法判断有什么情况啊,而且我也去不了,我还是个学生,平时还得上课,你说,我怎么跟跟学校请假,难道让我跟学校说,我去帮人算算命,改善改善祖坟风水?李老板,问题告诉您了,您找人去解决就行。”

李建奎一听赶忙站起来,说着摆出一副跪下磕头的姿势,袭明这两天都练出来了,赶忙拉住了李建奎:“李老板,这里这么多人,你这是干什么?”

李建奎赶忙说道:“师傅,先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狗眼看人低,这行的规矩我也懂,一事哪能烦二主,还请师傅您帮帮我吧。”现在的李建奎,脸上俱是苦色。

袭明叹了口气,说道:“李老板,我没有记恨你的意思,而是我真的还是个学生,真的没法请假啊!”

李建奎一看事有转机,连忙打棍随蛇上:“敢问师傅您叫什么,哪个学校的,这事我来解决。”

“袭明,南津大学电子信息工程学院,李老板,你这么神通广大?”袭明调侃道。

“在您面前我哪敢提什么神通广大,要说神通广大,您才是真正的神通广大,您稍等一会,我在南津正好有点关系,您放心,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若是别人看到李建奎现在的神态,说一句谄媚,丝毫不为过。

李建奎叫着严力又到了一边,只听李建奎电话嗯嗯啊啊,好的感谢了好一阵,挂断电话后长舒一口气。

李建奎看到袭明,嘿嘿一笑:“袭师傅,事情办妥了,不过得委屈您一下,我跟那边说的是,您是我的侄子,来帮我盯几天家里装修,真是不好意思了。”

袭明哂心一笑:“不在意,不在意,李老板办事还是稳妥的。李老板,你这事我应了,不过有个条件要说在前面。”

李建奎立马站正了身姿,这幅样子和身形,好像邻国的那位将军,连忙表态道:“你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您请说。”

袭明看着李建奎,想了想,逗他没意思,还是照实说道:“李老板,放心,我只想让你答应我,到了你老家那边,不管有什么事,都要听我的,你要是再怀疑我,我扭头就走,您另请高明,怎么,我的条件不算过分吧。”

“不过分,不过分,我保证都听您的,那您看,咱们什么时候走合适?”李建奎拍着胸脯,一脸信誓旦旦的样子。

“明天就可以,我一般8点起床,咱们怎么去,哪会合?”袭明问道。

“哪能让您去操劳这点小事情,严力,你留袭师傅一个联系方式,明天去学校门口去接袭师傅,哦对了,袭师傅,还得麻烦您的身份证号,我一会就安排人订机票,我家在……”还没等李建奎说出来,袭明接口道:“黔州,白云山附近。”

一时间,李建奎惊呆在当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李建奎当下心中大定,站起来,深深鞠了一躬:“师傅,拜托了。”

袭明点了点头,随即李建奎带助理严力着转头离去。

等二人走后,袭明也没有了再待下去的心思。还有一些道具要准备一下,袭明当下里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学校。

这时候卖宠物的大哥在一旁一脸便秘的样子,让袭明不禁看的有点好笑。

“大哥,咱们也算是一回生,二回熟了,也算半个朋友,想问什么,想算什么,直接就行,放心,我说了送你一卦,就绝对不会收钱。”袭明开口替大哥解了围。

卖宠物的大哥闻言大喜:“哎呀兄弟,啊不是,小师傅,我给钱,我给钱。”说着就拿出手机来扫袭明未收起来的二维码。

袭明自认为已经眼疾手快了,却还是慢了一步,手机提示到账200元。

袭明不禁哭笑不得:“哎,大哥,不是你。”

大哥一脸媚相:“应该的,应该的,别客气。”

袭明见状:“大哥是想问事业还是健康?”

卖宠物大哥回答道:“不用叫大哥,我姓刘,单名一个回,喊我老刘就行。那啥,师傅,我想问一问我这个,姻缘,我这岁数也挺大了,还没娶上媳妇,不光家里着急,我自己也挺着急的。”

听完这话以后袭明还是震惊了一下,刘回的长相看起来得有四十多岁了,没想到还是个老光棍,想到这袭明又仔细地看了看刘回的面相,山根尖细,额头饱满,下巴短小,嗯,不怪刘哥找不着媳妇。

袭明即使心里已经稍微有点憋不住笑了,脸上依然还是那副云淡风轻样子。

袭明看着刘回一副惴惴不安的样子,也暂时收起了逗逗他的心思,但只是例行公事也没什么意思,袭明开口说道:“刘哥,八字啊,不给我怎么算,打算听我忽悠忽悠。”

刘回赶忙开口:“老……,师傅,我是1984年3月18日晚上10点左右出生的,这够吗。”

说完以后,刘回紧张的看着袭明,静待自己命运的审判。

袭明听到刘回报的八字,心中暗想,这个命格,日主辛金生于卯月不得令,坐下亥水泄身,命局中地支水旺生月令旺木,甲木透天在年,同事月柱有虚透丁火,木生助克日主的里面较强,时柱己土生扶辛金,但日主依然弱,取金、土为喜用神。

想到这个地方,袭明缓缓开口:“刘哥,你日主辛金,性格细腻执着,重感情,婚姻宫入伤官,且时柱透出偏印贴身,说明你对感情很敏感,很容易相信别人,容易空想,是个完美主义者,容易被对方言语所迷惑。但是伤官旺的特点是,双方相处久了就会挑出很多毛病,即便对方很优秀。另外月柱七杀透出,婚姻宫落伤官且伏吟,说明眼里容不下沙子,对待感情很强势。刘哥,你多年来,每段感情应该都不太顺,我这么看着,是桃花煞,得想个法子破一破。”

其实刘回哪能听懂袭明说的这些个专业术语,他只是听到了袭明说他姻缘不好,概括他这么多年的感情又没有什么大差错,听袭明额的意思,这最后,好像还有的办法补救。

赶忙道:“师傅,师傅,帮帮我。”眼中满是紧张与期待。

袭明也不故弄玄虚,直言不讳道:“刘哥,别急,你这个八字我知道了,我一会联系一下我师父,给你敕一道符,在观里供几天,再让我师父给你发过来,到时候我告诉你注意事项就行,不是什么大事。”

刘回听到这,不由得大喜过望,激动加上热,整个人的面相呈现出了一种怪异的潮红色,就像是酒精过敏的人的酒后反应,赶忙拽着袭明的胳膊晃来晃去:“谢谢谢谢,师傅,太感谢你了,这符多少钱,我买,啊,不是,我,我就想结个善缘。”

刘回提钱会激怒到袭明,赶忙改口道。

袭明也不在意刘回的做法,他不懂规矩,自己懂规矩就行,于是又开口劝解道。

“刘哥,先坐先坐,你看你热的,赶紧喝口水,刘哥,是这样,我收过你的卦金了,这个符,就不要钱了,费不了什么事的,之前不是还要免费送你一卦,咱们以后少不了要栉比相邻,这个符,就当咱们互相帮助了。”

此时的袭明,眼中一片真诚,刘回闻言也有点感动,刚坐下打开印着富光和帆船的水杯盖,就打算再站起来谢谢袭明,袭明赶忙摁住他。

“刘哥,我今天有事先走,你留我个联系方式,我跟我师父说完了联系你,别往心里去,不是啥大事。”

袭明生怕刘回再给自己来一次什么出格的举动,赶忙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让刘回拨通后,又是一溜小跑从天桥跑到了地铁站,直奔南津大学的方向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