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01book > 武侠 > 道高一万丈 > 第十一章 主动上门的客人

袭明从旅馆出来以后,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胸口,只觉得非常沉闷,袭明深呼了一口气,回头望了望二楼王明远的房间。

袭明自认为已经做到了他所有能做的事情,至于接下来王明远怎么去抉择,他不想管也不能管。

袭明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8点,上去了还不到半小时,袭明心想,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情,不如继续去摆摊。

袭明有了决定,拿出手机来给卿卿发了一条信息说了一声,又转身上了一辆出租车朝着滨江道驶去。

一个小时以后,袭明也算见识了津城的早高峰一点不比京城要差。

下车以后袭明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身上打上一道清凉符。

慢悠悠的走到天桥上,袭明一眼就看到了卖宠物的大哥,袭明也没多想,径直走了上去,主动打了个招呼:“大哥,早。”

卖宠物的大哥看到袭明也很兴奋,许是觉得,好久没出现这么个有意思的人了。

连忙回答道:“早,早,老弟今儿没事啊,这么早就来了。”

“嗯,大哥,我看你这卖的还挺杂的,兔子,乌龟,小猫小狗还有鱼。”袭明一边整理摊位一边跟大哥寒暄,还是昨天那些东西,一点一点从包里掏出来。

“嗨,这不是保不齐大伙喜欢什么,一个人一个爱好不是。老弟,有喜欢的不,喜欢啥跟大哥说,送你一个!”大哥看着袭明这么主动,也开始进行人情往来那一套了。

“大哥不用不用,我伺候自己都伺候不过来,哪能伺候它们,大哥我看你这兔子没啥精神,是不是太热了,都晒的有点蔫了。”袭明赶忙推辞道,他是真怕大哥从笼子里拎出个什么东西塞到自己手里。

“呦,还真是,谢谢啊老弟。”大哥赶忙道句谢然后伺候自己的兔子去了。

袭明也不见怪,今天袭明还多带了一把遮阳伞,不热是不热了,但是紫外线还是很厉害的,最好是要遮住一点。

一个上午,袭明的摊位前都没有做成一单生意,旁边的大哥还安慰袭明不要着急,总会有生意的,袭明也不没有说什么,只是在心里暗想,我这做一单生意不比你卖那么多只兔子要赚钱,你还安慰上我了老弟。

就算有清凉符的存在可以使袭明免受高温的困扰,可看着高悬的太阳袭明心里还是没由来的一阵烦躁,他还是会去不由自主的去想到王明远,怒其不争,哀其不幸,袭明也想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总是沉默寡言,但关键时刻,一定是父亲第一个出来支持自己。袭明想到这里,不禁轻轻叹了口气,甩了甩头,把这些杂乱的想法甩了出去,随即继续坐在马扎上放空。

也不知道是谁发现的至理,上午总是比下午短暂,一个上午的时间转瞬即逝,袭明中午让卖宠物的大哥帮忙看了会摊,去旁边随便找了家面馆对付了一口,袭明是北方人,对面食有着很深的执念。

中午给卿卿打了个电话,最近确实有点忙,有点忽略了卿卿,袭明想着下午再待几个钟头,没事的话今天就早点回去。

大伙都知道,你想什么,就不来什么,袭明的想法很美好,事实却偏偏不如人意。

下午两点钟刚过没多久,一个西装革履、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旁边还跟着一个小跟班,瘦高个,大夏天还留着大长头发。给袭明的第一感觉是,大大怪将军和小小怪下士。

二人一上了天桥便四处张望,还是那个瘦高个眼神好使一点,看到了袭明的摊位,马上殷勤地跟身边的“老板”汇报,胖男人的视线也随着瘦高个男人手指的方向看过来,袭明还有点懵:“啊?冲我来的?”

两人步履匆匆的来到了,袭明摊位前,胖男人笑着率先开口了:“小师傅,您好,在下李建奎,请问,昨天,您是不是给一位老人测了个字?”

袭明虽然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不是,您误会了,是这样,那位老爷子,是我一个长辈,最近要做手术了,我今天上午去看了看他。陪老爷子聊天的时候,说道昨天您给他算了个字,老爷子觉得您挺神的,恰好我最近遇见点事,老爷子就点了我一句,让我来您这看看,所以我今天过来是想央您帮我看看,我最近是怎么了,做什么都不太顺。”胖男人李建奎赶忙解释道。

这个天气,又说了这么多话,李建奎脸上早挂满了汗珠,旁边的瘦高个赶忙拧开一瓶水,递了上来。李建奎也不客气,一仰头,一瓶水就进了肚子。

袭明见有客上门,坐正了身体,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伸手虚引道:“请坐。”

李建奎看到袭明这幅做派,心中的轻视和怀疑也消去了一部分,这才像样子吗,比一开始靠着栏杆、翘着二郎腿那个样子强多了。

李建奎坐下以后,身边的瘦高个男人赶紧站在他身后替他挡光,袭明看到了,把伞递了过去,瘦高个男人连忙道谢:“谢谢师傅,谢谢师傅。”这一举动又让李建奎心生好感。

袭明这才又开开口道:“李先生,您最近遇到了什么问题,您请说。”

李建奎赶忙开口:“师傅,我也没遇到什么要命的问题,我就是生活中最近老是有点各种各样的小问题,比如下台阶摔跤啊,在外面张嘴说话被风顶了啊还有最近睡眠总是不好,您看我这黑眼圈。”

袭明看了看,确实,比王明远的黑眼圈都要明显一点。

“其实一开始我也没在意,不过我最近有个小单子被人撬了,我才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劲,最近好像倒霉的事确实挺多的,所以我才赶紧想着找人帮我破破,这不上午才听说您,下午我就赶紧来了,一点都没耽误,呵呵。”王建奎一看就是生意场上待多了,早就练就了一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

袭明嗯了一声,继续道:“李先生,麻烦把您的八字告诉我。”

说罢,旁边的瘦高个连忙递上一张纸。李建奎笑着解释说:“师傅,都写在上面的,您受累过过眼。”

袭明呵呵一笑,还挺懂行,知道八字这个东西不能轻易付诸于口,以免被有心人听到算计。看来今天得拿出点真本事了,才能拿下李老板这条“大鱼”。

袭明打开纸条,上面写着“丁巳年九月初九,辰时。”

袭明看到纸条上的信息后,在心中盘算了起来:“属蛇的,1977年重阳节生,火蛇命,这命格,从商从政都无往而不利啊,可能有点好色,但是财运亨通,怎么会流年不利呢,不应该啊,嗯,有了,看看面相。”

想到此处,袭明抬头看了看李建奎的面相,不看不要紧,一看天庭晦暗没有光泽,面色骤枯,这还用想什么,一准是祖坟的问题。

袭明当下便开口道:“李老板,你的八字没有问题,天生主财,至于你遇到的事嘛,嗯,我猜是祖坟的问题。”

这下子李建奎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怀疑顿时又上来浮上了心头:“祖坟,祖坟没问题啊,当时都请了风水先生看过了,实不相瞒,我这么多年生意越做越大,跟祖坟也有关系,师傅,麻烦您在好好看看。”

袭明一看李建奎这个态度,摆明了就是不信任自己,那好,今天就得给他上一课了,语气也变得不善起来:“李老板,别这么笃定嘛,你的祖坟就算是让风水先生帮你指点过了,也保不齐今天会出现问题,你能保证你家祖坟下面不会长点杂草,你能保证你家祖坟的墓碑永远金刚不坏,形路水树风,你就能保证一辈子不出问题?真是笑话,你印堂都黑成什么样了,你不信,让你旁边这位大哥看一看。诺,大哥,看看你老板发际正中之下,有一点光泽吗”

旁边的瘦高个赶忙看看自己家老板印堂的情况,看了没有三秒钟,便犹豫着开口:“好像,是,是跟之前不太一样,是有点暗老板,不信,您自己照照镜子。”

李建奎一听这话哪里还坐得住,赶忙站来气又作揖又鞠躬:“师傅,师傅您消消气,不是我不信任您,主要是最近几年有钱以后,遇上的假的有点多。我没说不信您不是,我这不是不懂,还得您指点我。”

袭明一看李建奎都做到这份上了,也不好发作,语气平缓了一些,继续开口道:“李老板,你们家谁离祖坟离得近,可以打个电话,问一问嘛。”

李建奎听到袭明这么说,连忙告罪了一声,跑到了一边去打电话,瘦高个男人赶忙撑着伞追了过去。袭明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旁边卖宠物的大哥是真服气了,对着袭明说道:“老弟啊,本来我不信这玩意,觉得是骗人的,这两天看你这几手,好像还真有点东西,要不,你给大哥算一卦?”

袭明笑呵呵的回答道:“大哥,刚来那会说送你一卦,你不要,这会倒上赶着让我算了。”

卖宠物的大哥嘿嘿尴尬一笑,刚要继续说些什么,只见李建奎火急火燎的坐在了凳子上。

现在的李建奎脸上,就连刚才赔礼道歉时的假笑假客气全都消失不见了,脸上全是焦急的神色,眉毛都快拧成麻花了:“师傅,啊不,大师,大师您真是神了,刚才真是多有得罪,您多包涵,别跟我一般计较,我是个文盲,没什么文化,刚才说了什么还请您别在意,我给您赔礼道歉了,还请您帮帮我吧。”说罢,站起来,朝着袭明深深鞠了一躬。

这才像是个求人的态度,李建奎态度的转变也让袭明心中暗爽,毕竟是个18岁的年轻人,有时候意气用事一点,也不见得是坏事,袭明慢慢开口道:“没事,我不在意,你打完电话了,什么事,慢慢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