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01book > 武侠 > 道高一万丈 > 第一章 新的开始

浮来山上,无数棵银杏树拔地而起,即使在八月这个晴空万里如云,阳光照的人欲仙欲死的日子里,站在树荫下也丝毫感觉不到炎热。在山林之中,坐落着一座破落的道观,不同于大多数的道观,这座道观院墙并非是朱红色,而是乳白色。

只见道观门口的对联上写着“好大胆敢来见我,快回头切莫害人”,抬头望去,一副写有“一气观”的木制牌匾立于大门正上方,虽稍显破落,但气势十足。

“师父,别,别追了,你这个岁数,万一摔一跤,影响你的身体事小,影响我下山可是大事,唉唉唉,别动手,别动手,你要实在生气,我把二师兄叫过来让你打一顿好了。”只见观内一穿紫袍着玄冠的年轻道士正在抱头鼠窜,后面跟着一个看上去五十左右的中年道人,道人面容青癯,身着黄袍,只见中年道人满脸狰狞,手持一根烧火棍,恨不得将前面年轻道士当场打杀。

“你这畜生,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平日里就你二师兄对你最好,你现在就这么回报你二师兄,混账东西,还不赶紧把衣服给老子脱了,这衣服也是你能穿的?”

“哈哈哈”,年轻道人丝毫没有悔过的意思,“师父,就我这水平,估计这辈子都没机会凭自己的本事穿上这身衣服了,现在让我过过瘾吧哈哈哈哈,我保证就这一次,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袭明,你还想有下次,你再跑,我保证道观的狗吃饱了都没有你的饭吃!”中年道人道咬牙切齿的发出威胁。

“好好好,给你给你,我现在就脱”,年轻道士一边说着一边脱去了身上的道袍和道冠,“师父,那咱们中午吃啥,是吃牛肉不,师父我最听你话了,能不能把里脊肉都留给我吃,我正长身体呢。”

“你这小王八蛋,你声音再大点,让别人都听见咱们吃牛肉,道观也别开了,我带着你们几个去大街上要饭得了。”中年道人赶忙抢过道袍,面色不善地瞪了年轻道人一眼,转头向正殿走去,神色凝重的将到道袍供奉到祖师神像前,嘴里念叨着:“弟子不孝,弟子不孝,祖师莫怪,祖师莫怪”。

“好了好了师父,咱们这个破地方,哪儿会有人来,要不是收了我当徒弟,早在十几年以前就该关门了。”袭明一脸满不在乎的回答道。

“呸,我要知道你是这么个德行,十几年以前我就算把道观关了,饿死,我都不会收你当徒弟。”中年道人毫不留情的还击。听到这话,袭明也没有丝毫在意,回答道:“师父,我马上就要下山去上大学了,以后能来孝敬你的机会就少了,再说现在还当着祖师爷的面,能不能不骂我了?”

听罢,中年道人冷冷一笑:“呵呵,您平时来的也不多啊,除了每年的寒暑假,平时的周末节假日我三请五请都请不到您,您还是下山和您的小女朋友双宿双飞去吧,祖师爷也不敢劳您大驾啊。”

袭明听完,转头对中年道人说:“师父,我可是一片真心实意啊,我对咱们一气观,可是有感情的,什么小女朋友,普通的,普通的青梅竹马罢了。”

“感情,什么感情?感情就是趁你二师兄睡觉,在你二师兄的脸上画乌龟,把狗的饭换成屎,拿着刀刮祖师爷的神像?你管这叫有感情,哦,原来这就是你对感情的定义啊。”中年道人一开口,阴阳怪气的味道就弥漫了整个大殿。

袭明低头嘿嘿一笑:“师父,这不是年轻不懂事嘛,我这不是知错就改了吗。”

中年道人收敛神色:“袭明,穿戴整齐,净手,面朝师祖神像,跪下!”

听到中年道人的话,袭明收敛神色,穿上了自己的蓝色得罗,面朝神像,站在拜垫前,一面躬身,一面双手于腹前合抱,左手离开右手捂心,从容俯身,右手按跪垫,两膝下跪,俯伏叩首,头磕在双手背上,抬头,左手收回捂心,右手用劲,慢慢起身,右手随之收回。如此重复两次,面朝神像,恭敬肃立。

中年道人在一旁开口:“弟子吴通拜见祖师,祖师容禀,今一气观一百三十五代弟子袭明,年满十八,正当下山历劫,以期道行圆满,传吾上清一脉无上大道,请祖师爷示下。”

话音落下,殿门紧闭,却有一缕清风拂过,中年道人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自己跟祖师爷说吧。”

袭明正色开口:“弟子于十三年前,始,仰望师门之威,心慕先生之德,欢喜赞叹,皈依道门。时光荏苒,十三年已逝,今承一炁化三清上清居禹馀天真登上清境元气所成日灵宝君灵宝天尊妙有上帝教化,蒙祖师庇佑,得恩师垂怜,幸以允纳,拜入门下,今弟子顿首而告:‘自今日起恭敬执礼,谨遵师训,恪守教规,遵纪守法、洁身自爱、德才兼修。不助不忠不孝之人;不坏道教清律之规;不谤恩师玄门之誉;不行作奸犯科之事。谨以立誓,有祖天师及历代天师为证;如有违背,修真路断,道法不灵,财富不得,福佑远离。今誓已毕,定当程门立雪,奋发有为,锐意进取,光大师门。吾师道高德馨,躬身垂范,谨当身受训诲,没齿难忘。先生引领,夫复何求?于此,情出本心,绝无反悔。’”说完,再叩首。

“好了,给祖师爷上炷香吧。”中年道人此时看向弟子的目光和之前截然不同,一脸的满足与欣慰。上完香后,二人一前一后出了大殿,谁都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灵宝大天尊神像被阳光照射,嘴上好像也带着一抹笑意。

二人来到了斋堂,里面的八仙桌上,早就已经摆满了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桌子中间赫然放着一道西红柿牛肉汤,光看颜色就让人食欲大增。“哎呀,我最亲爱的二师兄啊,你说说我走了以后吃不到你做的饭可怎么办啊?”袭明一出大殿,就瞬间恢复了本性,中年道人气的不轻,一甩袖子率先落座。只见一身形高壮,面相憨厚的青年道人笑着端上一盆米饭,“呵呵,小师弟,没事,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我去看你。”说完,又给每一个人的碗里盛满了饭,最后才把剩下的米饭连盆端到了自己面前。

袭明得寸进尺:“看看,看看什么叫亲师兄,这师父是亲的吗?”

中年道人使劲把碗墩在桌子上:“你不吃就滚出去,再说话赶紧滚蛋。”

袭明也不搭话,只是接下来的动作就变成了不断对付面前的饭菜。一饭无话。

吃完饭后,师徒三人来到了院子里,相视无言,行李已经摆在了离道观门口最近的树下。中年道人率先开口:“袭明,一般修道之人大多只在山上清修,下山游历是清修后历劫求道之行,对你来说,你可能感觉这次下山跟之前寒暑假结束回去上学没什么大的区别,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你今天下山,意味着从今往后你可以以道士的身份行事,我上清一脉的道法我已经都教给你了,但这些只是术,什么是道,你要求什么样的道,需要你自己去探寻,术只是辅佐你求道的方法,不可过度重术而轻道,你要切记天道无情,万物有情,还有,一定一定要记得,千万不要人前显圣,否则,后果你知道的。”

袭明收敛了一点笑容,但嘴角还是微微勾起:“好的好的,行行知道了,听过很多次了,你就放心吧师父,不会给你丢人的。”

吴通道人听罢,叹了一口气:“袭静,替我送送老三吧。”在这个师父心里,这个最小的徒弟哪哪都好,就是行事太过于跳脱,以后可能会吃大亏,看弟子面相,算了,还是别看了,会嫉妒。

袭静道人一手拎着行李箱,一手搂着袭明:“老三啊,这么大了,得懂点事了,别老惹师父生气,师父最喜欢的就是你,没事多给师父打打电话昂,想我腌的咸菜了就跟我说,老大最近不在,他昨天晚上还给我打了个电话问你什么时候离观,别看他老欺负你,你有点啥事,他比谁都冲在前面。”

袭明听完有点感动,但还是嘴硬道:“师父最疼的是你,你没看吃饭的时候你说下山去看我,老头在那吹胡子瞪眼的,还有老大,他那是记挂我嘛,他就是嫌弃我走了没人替他背黑锅了。”

“哈哈哈哈哈哈,老三啊老三……”袭明一边换成短袖短裤,一边打断到:“别说了,师兄,东西给我吧,我自己下山就行,不用送了啊,你跟老头保重身体,别让他吃牛肉,我吃不到,对我不好。”

说罢,迈出了观门,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地向山下走去。身后只听见旺旺两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没有了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