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01book > 现代言情 > 重回八零,小辣妻生财有道 > 第6章 张老三,你为什么跟我结婚?

张正宗看着陆元元灰头土脸的样子,不由抬起手,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泥。

陆元元嘿嘿一笑,整齐又白净的牙齿,明净的笑容,让他晃了下神。

“回家吧。”

陆元元身上脏兮兮的,她想回去洗个澡,再给母兔安个窝。

张正宗嗯了声,扭头往前走,怕陆元元又没跟上,就回头看了看。

见陆元元抱着兔子一走一滑,不由停下脚步。

“我背你。”

陆元元一怔,放眼望去,意识到回家一段路还长着呢,连忙小鸡啄米般点头。

张正宗弯下腰。

陆元元迟疑几秒,蹬着腿跳到他背上。

一只细长的胳膊搂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则抱着兔子。

母兔大概是折腾累了,这会很乖巧地窝在她怀里。

张正宗双手横握着那把黑色的雨伞,刚好顶住陆元元的屁股。

背上柔软的一团,让一向清心寡欲的他心脏忽然乱跳起来。

他僵了下,将人往上托了托,大步往家走。

一路上,两人也没怎么说话。

陆元元却想了很多。

大多都是前世的剪影。

她和张正宗凑合着过了几十年,婚姻没什么幸福可言。

最后离婚,还是她提出来的。

如果这辈子依然如此,岂不是废了。

重生一次,陆元元还没想好该怎么过。

尤其是离婚时,张正宗出于什么原因推了她一把,她想弄清楚。

陆元元凑到张正宗耳边,小声问,“张老三,你为什么跟我结婚?”

张正宗身体一僵,心头涌动。

他紧抿着唇,没有吭声。

见男人沉默无语,陆元元也不再自讨没趣。

两人快到家门口时,陆元元也不好意思让张正宗继续背着,要求他将自己放下来。

张正宗没再坚持,找了个石墩放下陆元元。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院门往堂屋走去。

青瓦屋顶,并排三大间。

墙壁大部分用黄泥土砖垒成,只有承重的墙基才砌青砖或者条石。

三间房子正中央是堂屋,左右偏房又分隔成两小间,左边两间隔出的小房间分别给了张正伟和张正云两口子。右边隔出的两间是老太太张刘氏的睡房和张正宗的婚房。

堂屋右侧有个木梯直通楼上,也就是所谓的二楼,其实是用木板拼凑成的楼板间,家里十几口人,统共四间房,根本不够用,张大成夫妇就只能在楼板间蜗居一下。

厨房和柴房在披屋。

下雨天,一家人围在堂屋的八仙桌前家长里短。

这个年代的男人普遍喜欢抽旱烟。

尤其是公公张大成烟瘾很大,日常拿着烟斗,坐在板凳上嗦烟,桌上泡着一茶缸子绿茶,腾腾冒着热气。

婆婆汪桂兰拿着小板凳坐在门口,精细地挑拣着从地里摘回来的青菜。

想着张正宗出去有一会了,不由嘀咕了句,“怎么还不回来?”

周琴嗤笑,“新媳妇进门想表现自己,非说要去捡担柴火回来,跟她说了要下雨别去,就是不听,为了出风头,可不听我们这些人的劝。”说完看了眼陈美丽。

陈美丽自然意会大嫂的意思,便随意附和了句,“是啊。”

汪桂兰不高兴地板着脸,埋怨,“打进门我就不喜欢老三家的,瘦得跟个猴似的,能干什么事?昨天挑担粪去菜地,就把我那些菜给祸害没了。”

“真不明白,老三看上她啥了?”周琴拍了拍怀里小宝的屁股,无语地摇了摇头。

陆元元走到门口,刚巧听到这么一句。

张正宗微微皱眉,拉着她的手进屋。

随着两人进门,屋内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趴在桌子上涂鸦的张招娣注意到陆元元怀里的兔子,连忙放下铅笔头,巴巴跑过来,瞪着圆圆又水润的眼睛问,“呀,哪来的兔子啊?”

“婶子抓的。”

陆元元笑着弯下身子,好让张招娣的小手能够得着怀里的兔子。

张招娣轻轻抚摸母兔湿漉漉软乎乎的毛,“婶子,在哪里抓的呀?”

陆元元指了指门外,远远一片山林隐在朦胧的雾中,看不真实。

“就在那座山里面。”

张招娣扭头向张正云,“爸爸,改明儿你也去抓一只兔子回来,好吗?”

张正云嗯了声,盯着兔子心里却有了别的想法。

算下来,一家老小有些日子没动大荤,这只肥硕的野兔来得正是时候。

张正云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大哥张正伟,两人心照不宣地交流了眼神。

汪桂兰瞅了眼院子里,没看到柴火,就问,“不是上山砍柴吗,柴呢?”

婆婆不关心她浑身湿透也就算了,还埋怨她没背柴回来。

陆元元叹了声气,不温不热地回了句,“这不下雨了嘛。”

汪桂兰被噎了下。

敏感的她感觉到新媳妇态度不好,一张略显苍老的脸登时就垮下来。

周琴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多嘴道,“下雨不影响你抓兔子,倒是影响你砍柴了?”

陆元元瞪了周琴一眼。

周琴背脊发毛。

记得这个弟媳刚进门那会,眼神柔柔弱弱的,对谁都充满畏惧。

怎么今天一下子就变了?

像浑身长了刺般,见人都想扎一下。

陈美丽默默看了会笑话,然后见机故作好人,“弟妹啊,身上都湿了,赶紧回屋换身干爽的衣裳。”

陆元元身上湿答答的,难受的很,要不是张招娣噔噔跑过来,摸着兔子不撒手,不然进门时就直接钻进卧室换衣服去了。

“赶紧去换衣服吧。”张正宗道。

陆元元嗯了声,想着换衣服不用多久,就对张招娣说,“招娣啊,婶子把兔子放这儿,你看好别让它跑咯。”

她小心翼翼地将兔子放到地上。

张招娣用小手拍着胸脯保证,“知道啦,婶子。”

陆元元放心地去了右侧靠最里头的房间。

张正宗则去了披屋,脱下蓑衣挂在柴房的墙头钉上。

张正伟一看机会来了,他走向张招娣,“招娣啊,想不想吃兔子肉?”

张招娣才五岁,小脑袋单纯,经不住大伯这么一问,用甜甜的奶音爽朗地回了句,“想。”

“兔子大伯抱走,等下让大妈和奶奶给你炖兔子肉?”

没等张招娣同意,张正伟就抓住兔子的两只耳朵提了起来。

“嚯,还不轻。”

汪桂兰瞅着灰兔的肚子,“怕是一只母兔吧,我看别宰了,留着生小兔吧,以后不就有的吃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