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01book > 玄幻 > 谁家魔王会跟勇者一起冒险啊 > 第132章 换人

或许是受到台下那人的吐槽,擂台上一直进攻的冒险者突然说道,“我放弃。”

那位冒险者跳下擂台,头也不回地走了。

经过片刻的等待,见无人再次挑战,那位藏身盾后的勇士终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她拥有一头如海洋般深邃的蓝发,与清澈的蓝眸相映生辉,高高束起的马尾随风轻摆。尽管只是坚守阵地,她的脸颊已泛起战斗的红晕,额头微微沁出汗珠,显然,即使是防御也需付出巨大的努力和汗水。

npc信息

姓名:杰洛洛·爱尼尔

状态:亢奋、疲惫

威胁级别:中

所属阵营:秩序善良

等级:32

职业:普通职业耐受者(d);一级职业御盾者(c)

性别:女

种族:人族(美欧)

身份:无

年龄:21

好感度:-8

会是她吗,陈阳心中暗自揣摩,但他还需要再观察一下。

\"是否仍有勇士愿意上前一步?\"

杰洛洛的声音虽带着一丝疲惫的沙哑,却在颤抖中透露出难以抑制的兴奋。她的身躯或许已显疲态,但那股渴望战斗的热情如同燎原之火,燃烧得愈发旺盛,仿佛在呼唤着下一个对手的到来。

杰洛洛的视线如同探照灯一般在人群中游走,每触及一人,他们便纷纷摇头或摆手,示意不愿应战。当她的目光最终落在陈阳身上时,她的眼中并未闪现出期待的光芒。

陈阳,这位等级尚浅的新手,在她的心中似乎构不成任何威胁,他的攻击在她坚固的防御面前,恐怕连挠痒都算不上。

杰洛洛感到有些扫兴,但很快她就注意到,陈阳身旁的可奈儿神情有些不对劲。直觉如细弦般绷紧,暗示着面前的男人可能藏有不轨之心,身为一个充满正义感的人,她决意要介入调查,揭开真相的面纱。

杰洛洛轻轻地将盾牌倚靠在一旁,随手拂去额前的汗珠,身姿轻盈地跃下擂台,步伐坚定地径直走向陈阳。

陈阳对杰洛洛的突然靠近感到意外,他的目光不自觉地飘向了旁边的可奈儿,心中涌起了一丝疑惑。

难道她们之间有着某种未知的联系?这个念头在陈阳脑海中一闪而过,让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然而,陈阳那微微皱起的眉头落在杰洛洛眼中,却被解读成了心虚的信号。

这一误解让她更加坚信自己的想法,于是果断地伸手抓住陈阳的手臂,以一种半命令半威胁地语气说道:“那么,就是你了。”

陈阳对杰洛洛突如其来的强势举动感到一丝不悦,他觉得这不仅显得失礼,而且杰洛洛身上尚未消散的汗味也随之袭来,钻入他的鼻孔,让他不禁微微皱了皱鼻子。

“松手。”陈阳生硬地说。

然而,杰洛洛似乎全然不顾陈阳的不满与抗拒,她一心只想将他拉上擂台,以此为契机,给旁边的可奈儿创造一个逃脱或是求助的空间。她的行动坚定而迅速,仿佛已经预见了接下来的一切。

尽管杰洛洛的攻击力微乎其微,但在牵制对手和防守方面的能力却远超同级的冒险者。她对自己的控制技巧信心满满,深信陈阳绝无可能在她的掌控之下挣脱束缚。

然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杰洛洛所自信的那般,陈阳若真有心,他完全可以凭借影铠的数值加成和待狩的锋利,趁其不备发动突袭。

毕竟,杰洛洛虽身披全副盔甲,却因需要呼吸的顺畅而未佩戴头盔,这无疑在她坚硬的防线中留下了一处脆弱的缺口。

在权衡了种种利弊之后,陈阳做出了让步,解开了束缚可奈儿的丝线,并被杰洛洛强行地拉上擂台。

“诶?”

可奈儿一脸茫然,她只知道缠绕在手臂上的丝线骤然松开,而远处的杰洛洛正不停地眨眼,似乎在催促她赶快行动。

可奈儿心中涌起一丝逃脱的念头,但直觉告诉她,事情恐怕没那么容易。尽管眼前的局势看似对她有利,可奈儿仍然犹豫不决,因为她无法确定陈阳是否留有后手。

当陈阳被拽上擂台的那一刻,杰洛洛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扫向了可奈儿。她看到那个女孩依旧呆站在那里,脸上挂着的犹豫不决像是一层薄雾,笼罩在她的周围。

杰洛洛有些不理解可奈儿为何还傻愣在原地,她的急切几乎要从胸腔里蹦出来,如果环境允许,她一定会放声疾呼,让可奈儿立刻逃离,摆脱陈阳的掌控。

她坚信,必定是陈阳施加的压力,才让可奈儿如此踌躇不前。杰洛洛在心底暗自咒骂,对这个男人的手段充满了愤怒。

“叮,杰洛洛对你的好感度-5,现好感度-13,处于冷淡阶段。”

陈阳无需系统的告知,也能从杰洛洛紧握他手臂的力度中感受到她愈发强烈的反感。她的手指仿佛铁钳一般,力量不断加大,似乎在无声地宣泄着对他的不满,甚至带着一丝想要将他手臂捏断的狠意。

“打赢我,体面地拿着奖金走下去,输了,狼狈地滚下去。”

杰洛洛的眼神坚定而锐利,她没有留给陈阳半点回旋的余地。

她用力一推,将陈阳推向了场地的另一端,紧接着,她迅速拾起旁边的盾牌,那动作流畅而果断,盾牌在她手中稳如泰山,预示着她已经做好了全面防御和随时反击的准备。

场下的观众,原本已准备离去的脚步,因杰洛洛突如其来的转变而停滞。

他们的眼中闪烁着新奇与期待的光芒,因为在这几天里,他们从未目睹杰洛洛全情投入战斗的模样。

别说全力以赴,还从未有人能让杰洛洛主动进攻,一直以来,她总是以坚韧的盾牌作为自己的标志,以坚不可摧的防御姿态屹立不倒。

如今,她手持盾牌,却散发着进攻的气息,这让观众们的好奇心被彻底点燃。他们迫切想知道,这位以守为名的战士,究竟会以何种方式发起她的第一波攻击。

但也有极个别观众有些不满,“对一个小孩这么认真,难不成我们还不如这个小孩?”

“小心,我要进攻了。”

杰洛洛的声音冷静而克制,尽管她心中对陈阳的厌恶如同潮水般汹涌,但她仍然选择遵守战斗的礼节,提前发出警示。

陈阳取出无锋剑,将剑横在身前,身体微微下沉,形成了一个稳固而警觉的防御姿态。

陈阳心如明镜,深知此刻的局面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即便他在接下来的交锋中选择低头认输,杰洛洛心中的怒火也不会因此平息。

在仔细观察了陈阳的防守姿态后,杰洛洛的双眼犹如猎豹锁定猎物一般锐利。她紧握着手中的盾牌,身体低伏,蓄势待发。

突然间,她爆发出惊人的速度,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携带着不可阻挡的力量,直扑向陈阳。

她的动作迅猛而精准,每一次脚步落地都像是鼓点般敲击在战场上,宣告着攻击的开始。在这一刻,她不再是那个言语间充满挑衅的女子,而是一位真正的战士,她的目标只有一个——找到陈阳防线的缺口,用她的力量和技巧给予致命一击。

杰洛洛虽然在攻击技巧上并不出众,但她那股子蛮力和坚不可摧的意志却是无人能敌。面对陈阳这样等级远低于她的对手,她的冲击力更是如同山岳崩塌,势不可挡。

陈阳心中明了,如果选择与这股力量正面对抗,无异于螳臂当车,后果不堪设想,极有可能被这股巨力撞击得五脏六腑移位,甚至当场昏迷。他必须在杰洛洛的攻势到来之前,迅速判断形势,找到躲避或是化解这致命一击的方法。

擂台的空间虽不算狭小,但对于此刻的陈阳而言,却显得格外局促。

尽管杰洛洛给人的印象并非心思细腻,然而她在战术布置上却展现出了出人意料的精妙与机敏。她巧妙地利用之前的推搡,将陈阳逼至擂台的一隅,此刻,陈阳宛如被困在笼中的猎物,四周皆是难以逾越的界限。

杰洛洛的直撞攻击虽然简单,却因地制宜,恰到好处地限制了陈阳的活动空间,使他无法施展灵活的闪避技巧。

这一击之下,陈阳似乎无处遁形。

如果陈阳能够巧妙地闪避这一击,那么杰洛洛将因自身的强大冲力而难以刹住脚步,极有可能因此失足跌落擂台,从而自食其果。

但在杰洛洛看来,除非陈阳会飞,或者突然变成蚂蚁般大小,她几乎想象不出,在这样的绝境中,陈阳还能有何种手段能够避开这雷霆万钧的一击。

“很抱歉,但请你好好地睡一觉吧。”

杰洛洛的速度再次加快,她如同一辆马力全开的重型货车,轰鸣着向陈阳冲去,速度之快,仿佛连风都在为她让路,空气中回荡着她冲锋陷阵的呼啸声。这一击,就算是先前的其他挑战者,也要避其锋芒。

几乎所有旁观者的脑海中都已经预演了陈阳即将被撞飞的画面,唯一的争议点似乎只在于他被撞出去的距离能达到多少。

然而,就在众人准备目睹一场预期中的壮观场面时,下一刻,他们的眼睛瞪得如同铜铃,满是不敢置信

。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撞击巨响,紧接着是一连串刺耳的金属摩擦地面声,杰洛洛竟然如同失控的保龄球,一路翻滚着,最终滑行出了五十余米的距离,直至狠狠地撞上了街道尽头的护栏,这才勉强止住了身形。

杰洛洛心中的算盘打得固然巧妙,陈阳也确实不会飞,也不能变小,可凭借丝线,他还是可以短暂地停留在空中的。

陈阳只是轻轻一跃,即便他的脚尖与杰洛洛那坚不可摧的盾牌之间仅隔着几分米的距离,但正是这段看似微不足道的缝隙,却成了杰洛洛无论如何也无法逾越的天堑。

“败,败了?”

谁曾料想,这场战斗竟会演绎出如此戏剧化的转折?被其他人打上无法击败标签的杰洛洛,如今却因一次判断上的小小疏忽,便像一个保龄球一样,狼狈地滚出擂台,输掉了比赛。

“咳咳......”

杰洛洛略带窘迫地拂去身上的尘土,她的脸颊上泛起了大片的红霞,在这个令她羞愧难当的时刻,她感到自己的心跳加速,每一次跳动都在提醒她刚刚犯下的低级错误。

她的目光四处游移,似乎在寻找一个能够容纳她羞耻感的隐秘角落,哪怕是地面上最微小的缝隙,此刻对她来说也是逃避现实的避难所。

或许是出于对杰洛洛最后的尊重,周围的观众并没有过多停留,而是默默地散去,为她留下了最后一丝尊严的空间。

作为本场胜利者的陈阳也同样如此,静静地站在擂台上,目光平静如水,没有对杰洛洛施以任何嘲讽或是轻蔑的言语。

尽管内心波涛汹涌,不甘与挫败感交织,杰洛洛依然坚定地接受了这次失利的现实。

她深吸一口气,像是要把所有的情绪都吸入肺腑,然后缓缓吐出,将心情调整至平和。既带着一丝不服输的锐气,又透露出坦荡的认输之意:“我承认,这一次,是我输了。”

但随后,杰洛洛的表情一变,狡黠地说:“现在你作为守擂主,就要一直守到下一个挑战者,只有他将你打败后,才能离开哦。”

“那......”

“别想着轻易投降,规则不允许;已经挑战过的选手也不得再次参赛,这是铁律。此外,只有在夜幕降临,八点过后的钟声敲响,你才能获得短暂的休息。”

虽然过程不符合杰洛洛想的那样,但结果却差不多。在陈阳输下比赛之前,他无法干涉可奈儿的任何行为。

于是,陈阳只能目送杰洛洛带着可奈儿离开。

随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外,陈阳转而凝视着空旷的擂台,四周静悄悄的,仿佛连空气都凝固了。

没人也要继续守着吗?

陈影偷笑道:“守着吧,毕竟有不少钱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