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01book > 玄幻 > 大内御猫,从虎形十式开始! > 第480章 人即欲望

第480章 人即欲望

西市,淘宝摊。

原本人不多的小巷里,如今却是挤了个人满为患。

以前都是摊主比买家多,现在完全是掉了个个儿。

淘宝摊如今生意火爆,一个摊位前就有几十個人围着,争抢五十两价位的古董。

这些人也不管是什么模样,什么货色,只要是放到五十两摊位上的,就一哄而上,拼一个眼疾手快。

四皇子挤在人群中,眉头紧皱的看着这些疯狂抢购古董的买家,对一旁的钱老板问道:

“这里的生意以前就这么好吗?”

“四爷,这怎么可能!”钱老板急道。

“以前这里门可罗雀,卖货的比买家多,淘宝摊的生意要真的一直这么火爆,我还开什么古董店啊?”

钱老板看着这些摊主,将那些劣质的古董,五十两五十两的出的飞快,眼睛都要红了。

再想想自己这几天的“生意”,简直是人比人气死个人。

可四皇子看了看,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这些东西既然在黑市价格远高于五十两,这些摊主为什么不私下卖,还要低价卖给这些人?”

四皇子怎么想,这背后都是有人在捣鬼,不是正常的现象。

这一点也不难猜测,毕竟御花园的比赛一开始,淘宝摊的生意就被引爆,实在是太容易让人联想了。

只是这样的手笔,却是出乎了四皇子的预料。

按照钱老板所得到的消息,前面三天就已经有人砸下去至少十万两银子了,再看今日的火爆场面,只怕很快就要突破到二十万两了。

拥有这样实力的,四皇子只能是想到能联合起小豆丁们的八皇子。

可四皇子想了想,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单纯把钱砸下去是赚不到利润了,想要赚钱,之后还要有能力稳住市场的同时出货,否则炒起来的货砸在手上,必然是要亏损的,甚至还会血本无归。

而想要稳定市场出货,还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这前后加起来,恐怕所有皇子皇女手上的钱加一块都做不到。

对于四皇子的问题,钱老板立即答道:

“四爷,您有所不知。”

“摊主们卖的这些古董,大多是临时充数的,这一次的消息吸引来了不少外行,根本分辨不出古董的不同来,都只是想趁着机会捞一笔而已。”

“我们这开古董店的不少同行,都参与了进来,他们不跟着炒这些古董,而是趁机出掉自己的存货,反正五十两的价格有盈利的,都能拿到这里来买,总有不识货的来上当。”

“存货处理完了,不也还能赶制一批吗?”

“这样,我们怎么也亏不了,甚至有赚无赔。”

钱老板想方设法的想要打动四皇子,反正之前的那“生意”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再做了,继续下去,他这偌大的家产也不够四皇子折腾的。

“那好吧,先将你店里的存货都拿来处理一下。”

四皇子总算松口,让陈老板也不禁松了一口气。

“四爷,您说我们用不用也赶制一批古董?”

“小的倒是认识一些这方面的行家。”

四皇子想了想,最终说道:“先做五千两的看看吧。”

钱老板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接着就换成了讨好的笑容:“好,都听四爷您的。”

可就在此时,四皇子看到做淘宝摊生意的巷子里,还有一些大汉在管理秩序,一眼就认出这些都是金钱帮的人。

“这里是金钱帮负责管理的吗?”四皇子问道。

“没错,一直都是。”钱老板点点头,接着说道:“估摸着是因为这几天太热闹的原因,派人来管理秩序了。”

“呵呵,这些摊主一直给金钱帮交着管理费,倒是难得有一天享受到了相应的服务。”

……

四海赌坊。

李玄正在这里听着朱仕民的汇报。

安康公主和玉儿按照李玄之前所说的一样,这几天正在京城四处游玩。

比赛的事情,安康公主全权交给了李玄处理,倒也不用她自己操心了。

“阿玄大人,已经按照吩咐,控制好了市面上的货源,今日还要继续扫货吗?”朱仕民问道。

“扫,但我们减小力度,今日只扫三万两的货,而且让你的人继续做好挑选的假象,尽可能不要让其他人找出规律来。”

“还有,第一批赶制的假货,可以放出来了,一定要让你的人全都买下来,一件都别放到市面上,然后从明天开始再一点点的往外放,一开始就放十分之一就好。”

李玄悠闲的晃着尾巴,百无聊赖的对朱仕民吩咐起这些细节。

朱仕民按照自己丰富的经验,本以为一开始就猜到了李玄要做什么。

可逐渐的他发现,自己竟然小瞧了这只黑猫。

李玄眼下正在做的,不仅仅是一场简单的操作。

通过前三天的扫货,市面上淘宝摊的五十两古董,几乎全都被掌握在了他们的手里。

但这个东西,他们还远不做到垄断,毕竟总有新的古董进入淘宝摊,仅仅能造成一段时间市场上的真空罢了。

想要自然补充这些空出来市场,原本是要一段时间的。

但由于李玄又让他们放出了各种不同的谣言,让市场迅速火热了起来,让不少人参与其中,想要来分一杯羹。

正所谓无奸不商,西市这些做古董生意的哪个又是蠢蛋,想赚他们的钱并不容易。

但贪心又无能的人总是不缺的。

他们赌坊里的客人几乎都满足这个要求。

因此淘宝摊的消息也迅速吸引了大量京城里的投机客,跟着一起来推动这个市场。

眼下的这个情况,他们将市场上扫来的货物,慢慢的在黑市出掉的话,也是能小赚一波的。

由于他们的本钱多,这波小赚也是好几万两银子。

但显然李玄的胃口不止如此。

第一天的时候,李玄就让朱仕民控制了一批专业仿制古董的人。

金钱帮原本也有这个业务,但李玄嫌人手不足,又让朱仕民找了一批过来,让他们按照要求日夜不停的赶制生产,如今已经攒下了几百件仿制古董。

朱仕民先前听了李玄的吩咐,已经大概猜到他之后要做什么,也是让他感到震惊的原因。

而李玄接下来的话,也是印证了他的猜想。

“慢慢的将交易的中心从淘宝摊转移到黑市,然后只交易我们自己手上的古董,把之前淘来的古董找合适的价格一点点出掉,最后只用我们仿制出来的那批古董进行交易。”

“我们自己拿出来卖,然后我们自己再都买回来,只留下交易的记录,不留下任何银两和古董。”

朱仕民已经默默的拿出纸笔来记了,生怕错漏了哪个环节。

看到小民子如此虚心,李玄也是满意的点点头。

这几天小民子办事还是很靠谱的。

“最后,等人们意识到我们手上的就是价值千金的‘真古董’时,就着手加价处理给他们,直到我们将手上的仿制古董全部出完,至于之后的事情就跟我们没有关系了。”

“这生意要快,唯一的标准就是市场上的情绪,情绪到了就往下推进,直到完成抽身离开。”

“否则,若是情绪消退,可就要有人清醒过来了。”

“到时候进行交易,推高价格的时候,我会来亲自指点,这可是一门大学问。”

李玄不禁露出一丝缅怀的笑容,接着对朱仕民问道:“小民子,你有任何问题吗?”

朱仕民听着这“左手倒右手”的逆天生意,如痴如醉。

听到李玄问自己,想想了问道:“大人,仿制工坊的人日夜不断,已经快不行了,要不要再补充一些人?”

“不必,让他们三班倒,放缓赶制就行。”

“那岂不是要耽误大人的大事?”朱仕民现在比李玄都着急。

李玄摇摇头,解释道:“仿制古董多了也没用,主要推高价格还是需要我们手上的资金,就跟拍卖一样,只要最后有人接手,能把价格推到多高,全看我们自己的实力。”

李玄如此比喻,朱仕民立即明白了其中的门道。

“当然了,仿制古董越多,越容易找到最后接盘的人。”李玄不忘补充一句。

“阿玄大人,小民子想要为大人分忧,又怕误了大人的大事,不知该出力多少比较合适?”

朱仕民一双亮闪闪的眼睛,满脸期待的对李玄问道。

李玄用力的抿住嘴巴,憋住笑容。

前几天朱仕民还一副很怕李玄借钱的模样,现在知道了这生意怎么做,倒是要上赶着给李玄分忧了。

但朱仕民这几天的态度绝对没得说,虽然没有出钱,但出人出力是一点都没有含糊。

“随你吧,反正这么大的京城,总不缺最后接盘的冤大头的。”

“大人,多少钱都行吗?”朱仕民愣了一下,忍不住追问道:“难道就不怕价格推的太高,没人敢接吗?”

李玄不禁笑了笑,反问道:

“你在这赌坊里,见过多少赢了就收手的人?”

“欲心难厌如溪壑,财物易尽若漏卮。”

“人只一念贪私,便销刚为柔,塞智为昏,变恩为惨。”

“我们做的只是激发起人的贪念罢了,之后的事情便顺其自然。”

“能赢钱抽身的,算他本事。”

“但大多数人都只会被贪念吞噬得一无所有罢了。”

朱仕民回想起自己在赌坊内看到的例子,知道李玄所言不假。

他不禁心中感慨一声,一只猫对人性竟然都有如此理解。

“小民子眼下可抽调出二十万两资金,但需要禀报总管大人,获得同意。”

“但以阿玄大人的计划,想必总管大人没有拒绝的理由。”

朱仕民给出了一个自己想要出资的额度。

对此,李玄点点头,答应了他。

“嗯,我这边现钱差不多都用差不多了,但手上还有一批房契。到时候,需要你帮我周转一下。”

“你放心,不会让伱吃亏的。”

若是换了第一天,朱仕民对李玄的话可能还会半信半疑,但现在他对李玄的话只有坚信不疑。

“谨遵大人之命!”

……

接下来的几日,淘宝摊的生意越发火热,这消息也是越传越广,渐渐在京城的贵族圈里传开。

这一日,大皇子三兄妹正在张府用早膳。

他们这几日出宫时,都是直接住在母妃的家族里。

“四弟,最近京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的金鹏王朝你听说了吗?”大皇子问道。

“大哥,四哥。这事儿我也听说了,几千年前一统西域的金鹏王朝遗迹再现,出土了一批古董流入京城,听说这其中还藏着金鹏王朝的宝藏隐秘,谁能得到宝藏谁就能得到富可敌国的财富!”六皇女在一旁兴奋的说道。

出宫做生意的事情,他们都交给了四皇子去办,毕竟这是四皇子的长项,大皇子和六皇女也都很相信他。

因此,大皇子和六皇女这几天过的日子倒是和安康公主差不多,出宫游山玩水罢了。

而负责做生意的四皇子自然不可能没有听说此事,甚至知道的比大皇子他们早的多。

“我也听说过,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老八干的好事,可这阵仗越来越大,只怕不是我们中的人做的。”

大皇子和六皇女一听这话,不禁对视一眼。

六皇女想了想,试探性的问道:“四哥,我听说金鹏王朝的古董流入京城时,都没有人认识,只卖几十两银子,可如今都被卖到几千两了,是真的吗?”

四皇子放下了筷子,叹息一声之后,答道:

“据我所知,是这样的。”

“这些古董一开始在西市淘宝摊贩卖,那里最贵的古董才五十两银子。”

“后来被有心人搜刮,把市面上大部分的金鹏王朝相关的古董买走,如今在黑市仅有一小部分还在交易,昨天更是卖出了一件二千八百两银子的天价。”

“就这样,现在还有价无市呢,价格一路飞涨呢。”

听了这话,六皇女忍不住心动起来。

“四哥,我们手上的钱,是不是也能做做这个生意?”

四皇子无奈的解释道:“六妹,四哥也试过的,曾经叫人仿制一批出来卖,结果只在淘宝摊赚了点小钱。”

“等到后面黑市交易火起来的时候,大家也都识货了,知道如何辨别金鹏王朝的古董,再仿制起来就不容易了。”

“据我所知,京城里几家做古董生意的都曾试着仿制过,但都不怎么成功,似乎那些买家有特殊的办法辨别真假。”

老实说,四皇子现在也有些后悔。

他当初投入五千两仿制古董卖到淘宝摊,只是赚了两千两银子而已。

按照回报周期来算,这生意是不错的,四皇子若是有心,还可以继续,只不过现在淘宝摊的生意远不如黑市火爆,恐怕盈利没有一开始那么大了。

如今黑市流传金鹏王朝的古董,可谓是一天一个价,节节攀升,让那些前期买到真货的人,现在有了几十上百倍的收益。

这让四皇子总是忍不住去想,如果当初他用自己身上的十万两银子梭哈,那往最少了算,翻了五十倍的话,如今也有五百万两银子。

有了五百万两银子,这个月的比赛他们还不手拿把掐,甚至还够三兄妹一夜暴富的了。

四皇子现在不说肠子都悔青了的,至少也是难受至极。

尤其是在钱老板面前,四皇子最近的气势都不免弱了几分,都不好继续狠狠剥削人家。

“唉——”

但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四皇子也只能仰天长叹。

可就在此时,六皇女却是神秘兮兮的说道:

“四哥,我这有门路买到几件金鹏王朝的古董,我们要不要拿下?”

“最后,等人们意识到我们手上的就是价值千金的‘真古董’时,就着手加价处理给他们,直到我们将手上的仿制古董全部出完,至于之后的事情就跟我们没有关系了。”

“这生意要快,唯一的标准就是市场上的情绪,情绪到了就往下推进,直到完成抽身离开。”

“否则,若是情绪消退,可就要有人清醒过来了。”

“到时候进行交易,推高价格的时候,我会来亲自指点,这可是一门大学问。”

李玄不禁露出一丝缅怀的笑容,接着对朱仕民问道:“小民子,你有任何问题吗?”

朱仕民听着这“左手倒右手”的逆天生意,如痴如醉。

听到李玄问自己,想想了问道:“大人,仿制工坊的人日夜不断,已经快不行了,要不要再补充一些人?”

“不必,让他们三班倒,放缓赶制就行。”

“那岂不是要耽误大人的大事?”朱仕民现在比李玄都着急。

李玄摇摇头,解释道:“仿制古董多了也没用,主要推高价格还是需要我们手上的资金,就跟拍卖一样,只要最后有人接手,能把价格推到多高,全看我们自己的实力。”

李玄如此比喻,朱仕民立即明白了其中的门道。

“当然了,仿制古董越多,越容易找到最后接盘的人。”李玄不忘补充一句。

“阿玄大人,小民子想要为大人分忧,又怕误了大人的大事,不知该出力多少比较合适?”

朱仕民一双亮闪闪的眼睛,满脸期待的对李玄问道。

李玄用力的抿住嘴巴,憋住笑容。

前几天朱仕民还一副很怕李玄借钱的模样,现在知道了这生意怎么做,倒是要上赶着给李玄分忧了。

但朱仕民这几天的态度绝对没得说,虽然没有出钱,但出人出力是一点都没有含糊。

“随你吧,反正这么大的京城,总不缺最后接盘的冤大头的。”

“大人,多少钱都行吗?”朱仕民愣了一下,忍不住追问道:“难道就不怕价格推的太高,没人敢接吗?”

李玄不禁笑了笑,反问道:

“你在这赌坊里,见过多少赢了就收手的人?”

“欲心难厌如溪壑,财物易尽若漏卮。”

“人只一念贪私,便销刚为柔,塞智为昏,变恩为惨。”

“我们做的只是激发起人的贪念罢了,之后的事情便顺其自然。”

“能赢钱抽身的,算他本事。”

“但大多数人都只会被贪念吞噬得一无所有罢了。”

朱仕民回想起自己在赌坊内看到的例子,知道李玄所言不假。

他不禁心中感慨一声,一只猫对人性竟然都有如此理解。

“小民子眼下可抽调出二十万两资金,但需要禀报总管大人,获得同意。”

“但以阿玄大人的计划,想必总管大人没有拒绝的理由。”

朱仕民给出了一个自己想要出资的额度。

对此,李玄点点头,答应了他。

“嗯,我这边现钱差不多都用差不多了,但手上还有一批房契。到时候,需要你帮我周转一下。”

“你放心,不会让伱吃亏的。”

若是换了第一天,朱仕民对李玄的话可能还会半信半疑,但现在他对李玄的话只有坚信不疑。

“谨遵大人之命!”

……

接下来的几日,淘宝摊的生意越发火热,这消息也是越传越广,渐渐在京城的贵族圈里传开。

这一日,大皇子三兄妹正在张府用早膳。

他们这几日出宫时,都是直接住在母妃的家族里。

“四弟,最近京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的金鹏王朝你听说了吗?”大皇子问道。

“大哥,四哥。这事儿我也听说了,几千年前一统西域的金鹏王朝遗迹再现,出土了一批古董流入京城,听说这其中还藏着金鹏王朝的宝藏隐秘,谁能得到宝藏谁就能得到富可敌国的财富!”六皇女在一旁兴奋的说道。

出宫做生意的事情,他们都交给了四皇子去办,毕竟这是四皇子的长项,大皇子和六皇女也都很相信他。

因此,大皇子和六皇女这几天过的日子倒是和安康公主差不多,出宫游山玩水罢了。

而负责做生意的四皇子自然不可能没有听说此事,甚至知道的比大皇子他们早的多。

“我也听说过,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老八干的好事,可这阵仗越来越大,只怕不是我们中的人做的。”

大皇子和六皇女一听这话,不禁对视一眼。

六皇女想了想,试探性的问道:“四哥,我听说金鹏王朝的古董流入京城时,都没有人认识,只卖几十两银子,可如今都被卖到几千两了,是真的吗?”

四皇子放下了筷子,叹息一声之后,答道:

“据我所知,是这样的。”

“这些古董一开始在西市淘宝摊贩卖,那里最贵的古董才五十两银子。”

“后来被有心人搜刮,把市面上大部分的金鹏王朝相关的古董买走,如今在黑市仅有一小部分还在交易,昨天更是卖出了一件二千八百两银子的天价。”

“就这样,现在还有价无市呢,价格一路飞涨呢。”

听了这话,六皇女忍不住心动起来。

“四哥,我们手上的钱,是不是也能做做这个生意?”

四皇子无奈的解释道:“六妹,四哥也试过的,曾经叫人仿制一批出来卖,结果只在淘宝摊赚了点小钱。”

“等到后面黑市交易火起来的时候,大家也都识货了,知道如何辨别金鹏王朝的古董,再仿制起来就不容易了。”

“据我所知,京城里几家做古董生意的都曾试着仿制过,但都不怎么成功,似乎那些买家有特殊的办法辨别真假。”

老实说,四皇子现在也有些后悔。

他当初投入五千两仿制古董卖到淘宝摊,只是赚了两千两银子而已。

按照回报周期来算,这生意是不错的,四皇子若是有心,还可以继续,只不过现在淘宝摊的生意远不如黑市火爆,恐怕盈利没有一开始那么大了。

如今黑市流传金鹏王朝的古董,可谓是一天一个价,节节攀升,让那些前期买到真货的人,现在有了几十上百倍的收益。

这让四皇子总是忍不住去想,如果当初他用自己身上的十万两银子梭哈,那往最少了算,翻了五十倍的话,如今也有五百万两银子。

有了五百万两银子,这个月的比赛他们还不手拿把掐,甚至还够三兄妹一夜暴富的了。

四皇子现在不说肠子都悔青了的,至少也是难受至极。

尤其是在钱老板面前,四皇子最近的气势都不免弱了几分,都不好继续狠狠剥削人家。

“唉——”

但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四皇子也只能仰天长叹。

可就在此时,六皇女却是神秘兮兮的说道:

“四哥,我这有门路买到几件金鹏王朝的古董,我们要不要拿下?”

“最后,等人们意识到我们手上的就是价值千金的‘真古董’时,就着手加价处理给他们,直到我们将手上的仿制古董全部出完,至于之后的事情就跟我们没有关系了。”

“这生意要快,唯一的标准就是市场上的情绪,情绪到了就往下推进,直到完成抽身离开。”

“否则,若是情绪消退,可就要有人清醒过来了。”

“到时候进行交易,推高价格的时候,我会来亲自指点,这可是一门大学问。”

李玄不禁露出一丝缅怀的笑容,接着对朱仕民问道:“小民子,你有任何问题吗?”

朱仕民听着这“左手倒右手”的逆天生意,如痴如醉。

听到李玄问自己,想想了问道:“大人,仿制工坊的人日夜不断,已经快不行了,要不要再补充一些人?”

“不必,让他们三班倒,放缓赶制就行。”

“那岂不是要耽误大人的大事?”朱仕民现在比李玄都着急。

李玄摇摇头,解释道:“仿制古董多了也没用,主要推高价格还是需要我们手上的资金,就跟拍卖一样,只要最后有人接手,能把价格推到多高,全看我们自己的实力。”

李玄如此比喻,朱仕民立即明白了其中的门道。

“当然了,仿制古董越多,越容易找到最后接盘的人。”李玄不忘补充一句。

“阿玄大人,小民子想要为大人分忧,又怕误了大人的大事,不知该出力多少比较合适?”

朱仕民一双亮闪闪的眼睛,满脸期待的对李玄问道。

李玄用力的抿住嘴巴,憋住笑容。

前几天朱仕民还一副很怕李玄借钱的模样,现在知道了这生意怎么做,倒是要上赶着给李玄分忧了。

但朱仕民这几天的态度绝对没得说,虽然没有出钱,但出人出力是一点都没有含糊。

“随你吧,反正这么大的京城,总不缺最后接盘的冤大头的。”

“大人,多少钱都行吗?”朱仕民愣了一下,忍不住追问道:“难道就不怕价格推的太高,没人敢接吗?”

李玄不禁笑了笑,反问道:

“你在这赌坊里,见过多少赢了就收手的人?”

“欲心难厌如溪壑,财物易尽若漏卮。”

“人只一念贪私,便销刚为柔,塞智为昏,变恩为惨。”

“我们做的只是激发起人的贪念罢了,之后的事情便顺其自然。”

“能赢钱抽身的,算他本事。”

“但大多数人都只会被贪念吞噬得一无所有罢了。”

朱仕民回想起自己在赌坊内看到的例子,知道李玄所言不假。

他不禁心中感慨一声,一只猫对人性竟然都有如此理解。

“小民子眼下可抽调出二十万两资金,但需要禀报总管大人,获得同意。”

“但以阿玄大人的计划,想必总管大人没有拒绝的理由。”

朱仕民给出了一个自己想要出资的额度。

对此,李玄点点头,答应了他。

“嗯,我这边现钱差不多都用差不多了,但手上还有一批房契。到时候,需要你帮我周转一下。”

“你放心,不会让伱吃亏的。”

若是换了第一天,朱仕民对李玄的话可能还会半信半疑,但现在他对李玄的话只有坚信不疑。

“谨遵大人之命!”

……

接下来的几日,淘宝摊的生意越发火热,这消息也是越传越广,渐渐在京城的贵族圈里传开。

这一日,大皇子三兄妹正在张府用早膳。

他们这几日出宫时,都是直接住在母妃的家族里。

“四弟,最近京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的金鹏王朝你听说了吗?”大皇子问道。

“大哥,四哥。这事儿我也听说了,几千年前一统西域的金鹏王朝遗迹再现,出土了一批古董流入京城,听说这其中还藏着金鹏王朝的宝藏隐秘,谁能得到宝藏谁就能得到富可敌国的财富!”六皇女在一旁兴奋的说道。

出宫做生意的事情,他们都交给了四皇子去办,毕竟这是四皇子的长项,大皇子和六皇女也都很相信他。

因此,大皇子和六皇女这几天过的日子倒是和安康公主差不多,出宫游山玩水罢了。

而负责做生意的四皇子自然不可能没有听说此事,甚至知道的比大皇子他们早的多。

“我也听说过,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老八干的好事,可这阵仗越来越大,只怕不是我们中的人做的。”

大皇子和六皇女一听这话,不禁对视一眼。

六皇女想了想,试探性的问道:“四哥,我听说金鹏王朝的古董流入京城时,都没有人认识,只卖几十两银子,可如今都被卖到几千两了,是真的吗?”

四皇子放下了筷子,叹息一声之后,答道:

“据我所知,是这样的。”

“这些古董一开始在西市淘宝摊贩卖,那里最贵的古董才五十两银子。”

“后来被有心人搜刮,把市面上大部分的金鹏王朝相关的古董买走,如今在黑市仅有一小部分还在交易,昨天更是卖出了一件二千八百两银子的天价。”

“就这样,现在还有价无市呢,价格一路飞涨呢。”

听了这话,六皇女忍不住心动起来。

“四哥,我们手上的钱,是不是也能做做这个生意?”

四皇子无奈的解释道:“六妹,四哥也试过的,曾经叫人仿制一批出来卖,结果只在淘宝摊赚了点小钱。”

“等到后面黑市交易火起来的时候,大家也都识货了,知道如何辨别金鹏王朝的古董,再仿制起来就不容易了。”

“据我所知,京城里几家做古董生意的都曾试着仿制过,但都不怎么成功,似乎那些买家有特殊的办法辨别真假。”

老实说,四皇子现在也有些后悔。

他当初投入五千两仿制古董卖到淘宝摊,只是赚了两千两银子而已。

按照回报周期来算,这生意是不错的,四皇子若是有心,还可以继续,只不过现在淘宝摊的生意远不如黑市火爆,恐怕盈利没有一开始那么大了。

如今黑市流传金鹏王朝的古董,可谓是一天一个价,节节攀升,让那些前期买到真货的人,现在有了几十上百倍的收益。

这让四皇子总是忍不住去想,如果当初他用自己身上的十万两银子梭哈,那往最少了算,翻了五十倍的话,如今也有五百万两银子。

有了五百万两银子,这个月的比赛他们还不手拿把掐,甚至还够三兄妹一夜暴富的了。

四皇子现在不说肠子都悔青了的,至少也是难受至极。

尤其是在钱老板面前,四皇子最近的气势都不免弱了几分,都不好继续狠狠剥削人家。

“唉——”

但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四皇子也只能仰天长叹。

可就在此时,六皇女却是神秘兮兮的说道:

“四哥,我这有门路买到几件金鹏王朝的古董,我们要不要拿下?”

“最后,等人们意识到我们手上的就是价值千金的‘真古董’时,就着手加价处理给他们,直到我们将手上的仿制古董全部出完,至于之后的事情就跟我们没有关系了。”

“这生意要快,唯一的标准就是市场上的情绪,情绪到了就往下推进,直到完成抽身离开。”

“否则,若是情绪消退,可就要有人清醒过来了。”

“到时候进行交易,推高价格的时候,我会来亲自指点,这可是一门大学问。”

李玄不禁露出一丝缅怀的笑容,接着对朱仕民问道:“小民子,你有任何问题吗?”

朱仕民听着这“左手倒右手”的逆天生意,如痴如醉。

听到李玄问自己,想想了问道:“大人,仿制工坊的人日夜不断,已经快不行了,要不要再补充一些人?”

“不必,让他们三班倒,放缓赶制就行。”

“那岂不是要耽误大人的大事?”朱仕民现在比李玄都着急。

李玄摇摇头,解释道:“仿制古董多了也没用,主要推高价格还是需要我们手上的资金,就跟拍卖一样,只要最后有人接手,能把价格推到多高,全看我们自己的实力。”

李玄如此比喻,朱仕民立即明白了其中的门道。

“当然了,仿制古董越多,越容易找到最后接盘的人。”李玄不忘补充一句。

“阿玄大人,小民子想要为大人分忧,又怕误了大人的大事,不知该出力多少比较合适?”

朱仕民一双亮闪闪的眼睛,满脸期待的对李玄问道。

李玄用力的抿住嘴巴,憋住笑容。

前几天朱仕民还一副很怕李玄借钱的模样,现在知道了这生意怎么做,倒是要上赶着给李玄分忧了。

但朱仕民这几天的态度绝对没得说,虽然没有出钱,但出人出力是一点都没有含糊。

“随你吧,反正这么大的京城,总不缺最后接盘的冤大头的。”

“大人,多少钱都行吗?”朱仕民愣了一下,忍不住追问道:“难道就不怕价格推的太高,没人敢接吗?”

李玄不禁笑了笑,反问道:

“你在这赌坊里,见过多少赢了就收手的人?”

“欲心难厌如溪壑,财物易尽若漏卮。”

“人只一念贪私,便销刚为柔,塞智为昏,变恩为惨。”

“我们做的只是激发起人的贪念罢了,之后的事情便顺其自然。”

“能赢钱抽身的,算他本事。”

“但大多数人都只会被贪念吞噬得一无所有罢了。”

朱仕民回想起自己在赌坊内看到的例子,知道李玄所言不假。

他不禁心中感慨一声,一只猫对人性竟然都有如此理解。

“小民子眼下可抽调出二十万两资金,但需要禀报总管大人,获得同意。”

“但以阿玄大人的计划,想必总管大人没有拒绝的理由。”

朱仕民给出了一个自己想要出资的额度。

对此,李玄点点头,答应了他。

“嗯,我这边现钱差不多都用差不多了,但手上还有一批房契。到时候,需要你帮我周转一下。”

“你放心,不会让伱吃亏的。”

若是换了第一天,朱仕民对李玄的话可能还会半信半疑,但现在他对李玄的话只有坚信不疑。

“谨遵大人之命!”

……

接下来的几日,淘宝摊的生意越发火热,这消息也是越传越广,渐渐在京城的贵族圈里传开。

这一日,大皇子三兄妹正在张府用早膳。

他们这几日出宫时,都是直接住在母妃的家族里。

“四弟,最近京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的金鹏王朝你听说了吗?”大皇子问道。

“大哥,四哥。这事儿我也听说了,几千年前一统西域的金鹏王朝遗迹再现,出土了一批古董流入京城,听说这其中还藏着金鹏王朝的宝藏隐秘,谁能得到宝藏谁就能得到富可敌国的财富!”六皇女在一旁兴奋的说道。

出宫做生意的事情,他们都交给了四皇子去办,毕竟这是四皇子的长项,大皇子和六皇女也都很相信他。

因此,大皇子和六皇女这几天过的日子倒是和安康公主差不多,出宫游山玩水罢了。

而负责做生意的四皇子自然不可能没有听说此事,甚至知道的比大皇子他们早的多。

“我也听说过,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老八干的好事,可这阵仗越来越大,只怕不是我们中的人做的。”

大皇子和六皇女一听这话,不禁对视一眼。

六皇女想了想,试探性的问道:“四哥,我听说金鹏王朝的古董流入京城时,都没有人认识,只卖几十两银子,可如今都被卖到几千两了,是真的吗?”

四皇子放下了筷子,叹息一声之后,答道:

“据我所知,是这样的。”

“这些古董一开始在西市淘宝摊贩卖,那里最贵的古董才五十两银子。”

“后来被有心人搜刮,把市面上大部分的金鹏王朝相关的古董买走,如今在黑市仅有一小部分还在交易,昨天更是卖出了一件二千八百两银子的天价。”

“就这样,现在还有价无市呢,价格一路飞涨呢。”

听了这话,六皇女忍不住心动起来。

“四哥,我们手上的钱,是不是也能做做这个生意?”

四皇子无奈的解释道:“六妹,四哥也试过的,曾经叫人仿制一批出来卖,结果只在淘宝摊赚了点小钱。”

“等到后面黑市交易火起来的时候,大家也都识货了,知道如何辨别金鹏王朝的古董,再仿制起来就不容易了。”

“据我所知,京城里几家做古董生意的都曾试着仿制过,但都不怎么成功,似乎那些买家有特殊的办法辨别真假。”

老实说,四皇子现在也有些后悔。

他当初投入五千两仿制古董卖到淘宝摊,只是赚了两千两银子而已。

按照回报周期来算,这生意是不错的,四皇子若是有心,还可以继续,只不过现在淘宝摊的生意远不如黑市火爆,恐怕盈利没有一开始那么大了。

如今黑市流传金鹏王朝的古董,可谓是一天一个价,节节攀升,让那些前期买到真货的人,现在有了几十上百倍的收益。

这让四皇子总是忍不住去想,如果当初他用自己身上的十万两银子梭哈,那往最少了算,翻了五十倍的话,如今也有五百万两银子。

有了五百万两银子,这个月的比赛他们还不手拿把掐,甚至还够三兄妹一夜暴富的了。

四皇子现在不说肠子都悔青了的,至少也是难受至极。

尤其是在钱老板面前,四皇子最近的气势都不免弱了几分,都不好继续狠狠剥削人家。

“唉——”

但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四皇子也只能仰天长叹。

可就在此时,六皇女却是神秘兮兮的说道:

“四哥,我这有门路买到几件金鹏王朝的古董,我们要不要拿下?”

“最后,等人们意识到我们手上的就是价值千金的‘真古董’时,就着手加价处理给他们,直到我们将手上的仿制古董全部出完,至于之后的事情就跟我们没有关系了。”

“这生意要快,唯一的标准就是市场上的情绪,情绪到了就往下推进,直到完成抽身离开。”

“否则,若是情绪消退,可就要有人清醒过来了。”

“到时候进行交易,推高价格的时候,我会来亲自指点,这可是一门大学问。”

李玄不禁露出一丝缅怀的笑容,接着对朱仕民问道:“小民子,你有任何问题吗?”

朱仕民听着这“左手倒右手”的逆天生意,如痴如醉。

听到李玄问自己,想想了问道:“大人,仿制工坊的人日夜不断,已经快不行了,要不要再补充一些人?”

“不必,让他们三班倒,放缓赶制就行。”

“那岂不是要耽误大人的大事?”朱仕民现在比李玄都着急。

李玄摇摇头,解释道:“仿制古董多了也没用,主要推高价格还是需要我们手上的资金,就跟拍卖一样,只要最后有人接手,能把价格推到多高,全看我们自己的实力。”

李玄如此比喻,朱仕民立即明白了其中的门道。

“当然了,仿制古董越多,越容易找到最后接盘的人。”李玄不忘补充一句。

“阿玄大人,小民子想要为大人分忧,又怕误了大人的大事,不知该出力多少比较合适?”

朱仕民一双亮闪闪的眼睛,满脸期待的对李玄问道。

李玄用力的抿住嘴巴,憋住笑容。

前几天朱仕民还一副很怕李玄借钱的模样,现在知道了这生意怎么做,倒是要上赶着给李玄分忧了。

但朱仕民这几天的态度绝对没得说,虽然没有出钱,但出人出力是一点都没有含糊。

“随你吧,反正这么大的京城,总不缺最后接盘的冤大头的。”

“大人,多少钱都行吗?”朱仕民愣了一下,忍不住追问道:“难道就不怕价格推的太高,没人敢接吗?”

李玄不禁笑了笑,反问道:

“你在这赌坊里,见过多少赢了就收手的人?”

“欲心难厌如溪壑,财物易尽若漏卮。”

“人只一念贪私,便销刚为柔,塞智为昏,变恩为惨。”

“我们做的只是激发起人的贪念罢了,之后的事情便顺其自然。”

“能赢钱抽身的,算他本事。”

“但大多数人都只会被贪念吞噬得一无所有罢了。”

朱仕民回想起自己在赌坊内看到的例子,知道李玄所言不假。

他不禁心中感慨一声,一只猫对人性竟然都有如此理解。

“小民子眼下可抽调出二十万两资金,但需要禀报总管大人,获得同意。”

“但以阿玄大人的计划,想必总管大人没有拒绝的理由。”

朱仕民给出了一个自己想要出资的额度。

对此,李玄点点头,答应了他。

“嗯,我这边现钱差不多都用差不多了,但手上还有一批房契。到时候,需要你帮我周转一下。”

“你放心,不会让伱吃亏的。”

若是换了第一天,朱仕民对李玄的话可能还会半信半疑,但现在他对李玄的话只有坚信不疑。

“谨遵大人之命!”

……

接下来的几日,淘宝摊的生意越发火热,这消息也是越传越广,渐渐在京城的贵族圈里传开。

这一日,大皇子三兄妹正在张府用早膳。

他们这几日出宫时,都是直接住在母妃的家族里。

“四弟,最近京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的金鹏王朝你听说了吗?”大皇子问道。

“大哥,四哥。这事儿我也听说了,几千年前一统西域的金鹏王朝遗迹再现,出土了一批古董流入京城,听说这其中还藏着金鹏王朝的宝藏隐秘,谁能得到宝藏谁就能得到富可敌国的财富!”六皇女在一旁兴奋的说道。

出宫做生意的事情,他们都交给了四皇子去办,毕竟这是四皇子的长项,大皇子和六皇女也都很相信他。

因此,大皇子和六皇女这几天过的日子倒是和安康公主差不多,出宫游山玩水罢了。

而负责做生意的四皇子自然不可能没有听说此事,甚至知道的比大皇子他们早的多。

“我也听说过,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老八干的好事,可这阵仗越来越大,只怕不是我们中的人做的。”

大皇子和六皇女一听这话,不禁对视一眼。

六皇女想了想,试探性的问道:“四哥,我听说金鹏王朝的古董流入京城时,都没有人认识,只卖几十两银子,可如今都被卖到几千两了,是真的吗?”

四皇子放下了筷子,叹息一声之后,答道:

“据我所知,是这样的。”

“这些古董一开始在西市淘宝摊贩卖,那里最贵的古董才五十两银子。”

“后来被有心人搜刮,把市面上大部分的金鹏王朝相关的古董买走,如今在黑市仅有一小部分还在交易,昨天更是卖出了一件二千八百两银子的天价。”

“就这样,现在还有价无市呢,价格一路飞涨呢。”

听了这话,六皇女忍不住心动起来。

“四哥,我们手上的钱,是不是也能做做这个生意?”

四皇子无奈的解释道:“六妹,四哥也试过的,曾经叫人仿制一批出来卖,结果只在淘宝摊赚了点小钱。”

“等到后面黑市交易火起来的时候,大家也都识货了,知道如何辨别金鹏王朝的古董,再仿制起来就不容易了。”

“据我所知,京城里几家做古董生意的都曾试着仿制过,但都不怎么成功,似乎那些买家有特殊的办法辨别真假。”

老实说,四皇子现在也有些后悔。

他当初投入五千两仿制古董卖到淘宝摊,只是赚了两千两银子而已。

按照回报周期来算,这生意是不错的,四皇子若是有心,还可以继续,只不过现在淘宝摊的生意远不如黑市火爆,恐怕盈利没有一开始那么大了。

如今黑市流传金鹏王朝的古董,可谓是一天一个价,节节攀升,让那些前期买到真货的人,现在有了几十上百倍的收益。

这让四皇子总是忍不住去想,如果当初他用自己身上的十万两银子梭哈,那往最少了算,翻了五十倍的话,如今也有五百万两银子。

有了五百万两银子,这个月的比赛他们还不手拿把掐,甚至还够三兄妹一夜暴富的了。

四皇子现在不说肠子都悔青了的,至少也是难受至极。

尤其是在钱老板面前,四皇子最近的气势都不免弱了几分,都不好继续狠狠剥削人家。

“唉——”

但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四皇子也只能仰天长叹。

可就在此时,六皇女却是神秘兮兮的说道:

“四哥,我这有门路买到几件金鹏王朝的古董,我们要不要拿下?”

“最后,等人们意识到我们手上的就是价值千金的‘真古董’时,就着手加价处理给他们,直到我们将手上的仿制古董全部出完,至于之后的事情就跟我们没有关系了。”

“这生意要快,唯一的标准就是市场上的情绪,情绪到了就往下推进,直到完成抽身离开。”

“否则,若是情绪消退,可就要有人清醒过来了。”

“到时候进行交易,推高价格的时候,我会来亲自指点,这可是一门大学问。”

李玄不禁露出一丝缅怀的笑容,接着对朱仕民问道:“小民子,你有任何问题吗?”

朱仕民听着这“左手倒右手”的逆天生意,如痴如醉。

听到李玄问自己,想想了问道:“大人,仿制工坊的人日夜不断,已经快不行了,要不要再补充一些人?”

“不必,让他们三班倒,放缓赶制就行。”

“那岂不是要耽误大人的大事?”朱仕民现在比李玄都着急。

李玄摇摇头,解释道:“仿制古董多了也没用,主要推高价格还是需要我们手上的资金,就跟拍卖一样,只要最后有人接手,能把价格推到多高,全看我们自己的实力。”

李玄如此比喻,朱仕民立即明白了其中的门道。

“当然了,仿制古董越多,越容易找到最后接盘的人。”李玄不忘补充一句。

“阿玄大人,小民子想要为大人分忧,又怕误了大人的大事,不知该出力多少比较合适?”

朱仕民一双亮闪闪的眼睛,满脸期待的对李玄问道。

李玄用力的抿住嘴巴,憋住笑容。

前几天朱仕民还一副很怕李玄借钱的模样,现在知道了这生意怎么做,倒是要上赶着给李玄分忧了。

但朱仕民这几天的态度绝对没得说,虽然没有出钱,但出人出力是一点都没有含糊。

“随你吧,反正这么大的京城,总不缺最后接盘的冤大头的。”

“大人,多少钱都行吗?”朱仕民愣了一下,忍不住追问道:“难道就不怕价格推的太高,没人敢接吗?”

李玄不禁笑了笑,反问道:

“你在这赌坊里,见过多少赢了就收手的人?”

“欲心难厌如溪壑,财物易尽若漏卮。”

“人只一念贪私,便销刚为柔,塞智为昏,变恩为惨。”

“我们做的只是激发起人的贪念罢了,之后的事情便顺其自然。”

“能赢钱抽身的,算他本事。”

“但大多数人都只会被贪念吞噬得一无所有罢了。”

朱仕民回想起自己在赌坊内看到的例子,知道李玄所言不假。

他不禁心中感慨一声,一只猫对人性竟然都有如此理解。

“小民子眼下可抽调出二十万两资金,但需要禀报总管大人,获得同意。”

“但以阿玄大人的计划,想必总管大人没有拒绝的理由。”

朱仕民给出了一个自己想要出资的额度。

对此,李玄点点头,答应了他。

“嗯,我这边现钱差不多都用差不多了,但手上还有一批房契。到时候,需要你帮我周转一下。”

“你放心,不会让伱吃亏的。”

若是换了第一天,朱仕民对李玄的话可能还会半信半疑,但现在他对李玄的话只有坚信不疑。

“谨遵大人之命!”

……

接下来的几日,淘宝摊的生意越发火热,这消息也是越传越广,渐渐在京城的贵族圈里传开。

这一日,大皇子三兄妹正在张府用早膳。

他们这几日出宫时,都是直接住在母妃的家族里。

“四弟,最近京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的金鹏王朝你听说了吗?”大皇子问道。

“大哥,四哥。这事儿我也听说了,几千年前一统西域的金鹏王朝遗迹再现,出土了一批古董流入京城,听说这其中还藏着金鹏王朝的宝藏隐秘,谁能得到宝藏谁就能得到富可敌国的财富!”六皇女在一旁兴奋的说道。

出宫做生意的事情,他们都交给了四皇子去办,毕竟这是四皇子的长项,大皇子和六皇女也都很相信他。

因此,大皇子和六皇女这几天过的日子倒是和安康公主差不多,出宫游山玩水罢了。

而负责做生意的四皇子自然不可能没有听说此事,甚至知道的比大皇子他们早的多。

“我也听说过,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老八干的好事,可这阵仗越来越大,只怕不是我们中的人做的。”

大皇子和六皇女一听这话,不禁对视一眼。

六皇女想了想,试探性的问道:“四哥,我听说金鹏王朝的古董流入京城时,都没有人认识,只卖几十两银子,可如今都被卖到几千两了,是真的吗?”

四皇子放下了筷子,叹息一声之后,答道:

“据我所知,是这样的。”

“这些古董一开始在西市淘宝摊贩卖,那里最贵的古董才五十两银子。”

“后来被有心人搜刮,把市面上大部分的金鹏王朝相关的古董买走,如今在黑市仅有一小部分还在交易,昨天更是卖出了一件二千八百两银子的天价。”

“就这样,现在还有价无市呢,价格一路飞涨呢。”

听了这话,六皇女忍不住心动起来。

“四哥,我们手上的钱,是不是也能做做这个生意?”

四皇子无奈的解释道:“六妹,四哥也试过的,曾经叫人仿制一批出来卖,结果只在淘宝摊赚了点小钱。”

“等到后面黑市交易火起来的时候,大家也都识货了,知道如何辨别金鹏王朝的古董,再仿制起来就不容易了。”

“据我所知,京城里几家做古董生意的都曾试着仿制过,但都不怎么成功,似乎那些买家有特殊的办法辨别真假。”

老实说,四皇子现在也有些后悔。

他当初投入五千两仿制古董卖到淘宝摊,只是赚了两千两银子而已。

按照回报周期来算,这生意是不错的,四皇子若是有心,还可以继续,只不过现在淘宝摊的生意远不如黑市火爆,恐怕盈利没有一开始那么大了。

如今黑市流传金鹏王朝的古董,可谓是一天一个价,节节攀升,让那些前期买到真货的人,现在有了几十上百倍的收益。

这让四皇子总是忍不住去想,如果当初他用自己身上的十万两银子梭哈,那往最少了算,翻了五十倍的话,如今也有五百万两银子。

有了五百万两银子,这个月的比赛他们还不手拿把掐,甚至还够三兄妹一夜暴富的了。

四皇子现在不说肠子都悔青了的,至少也是难受至极。

尤其是在钱老板面前,四皇子最近的气势都不免弱了几分,都不好继续狠狠剥削人家。

“唉——”

但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四皇子也只能仰天长叹。

可就在此时,六皇女却是神秘兮兮的说道:

“四哥,我这有门路买到几件金鹏王朝的古董,我们要不要拿下?”

“最后,等人们意识到我们手上的就是价值千金的‘真古董’时,就着手加价处理给他们,直到我们将手上的仿制古董全部出完,至于之后的事情就跟我们没有关系了。”

“这生意要快,唯一的标准就是市场上的情绪,情绪到了就往下推进,直到完成抽身离开。”

“否则,若是情绪消退,可就要有人清醒过来了。”

“到时候进行交易,推高价格的时候,我会来亲自指点,这可是一门大学问。”

李玄不禁露出一丝缅怀的笑容,接着对朱仕民问道:“小民子,你有任何问题吗?”

朱仕民听着这“左手倒右手”的逆天生意,如痴如醉。

听到李玄问自己,想想了问道:“大人,仿制工坊的人日夜不断,已经快不行了,要不要再补充一些人?”

“不必,让他们三班倒,放缓赶制就行。”

“那岂不是要耽误大人的大事?”朱仕民现在比李玄都着急。

李玄摇摇头,解释道:“仿制古董多了也没用,主要推高价格还是需要我们手上的资金,就跟拍卖一样,只要最后有人接手,能把价格推到多高,全看我们自己的实力。”

李玄如此比喻,朱仕民立即明白了其中的门道。

“当然了,仿制古董越多,越容易找到最后接盘的人。”李玄不忘补充一句。

“阿玄大人,小民子想要为大人分忧,又怕误了大人的大事,不知该出力多少比较合适?”

朱仕民一双亮闪闪的眼睛,满脸期待的对李玄问道。

李玄用力的抿住嘴巴,憋住笑容。

前几天朱仕民还一副很怕李玄借钱的模样,现在知道了这生意怎么做,倒是要上赶着给李玄分忧了。

但朱仕民这几天的态度绝对没得说,虽然没有出钱,但出人出力是一点都没有含糊。

“随你吧,反正这么大的京城,总不缺最后接盘的冤大头的。”

“大人,多少钱都行吗?”朱仕民愣了一下,忍不住追问道:“难道就不怕价格推的太高,没人敢接吗?”

李玄不禁笑了笑,反问道:

“你在这赌坊里,见过多少赢了就收手的人?”

“欲心难厌如溪壑,财物易尽若漏卮。”

“人只一念贪私,便销刚为柔,塞智为昏,变恩为惨。”

“我们做的只是激发起人的贪念罢了,之后的事情便顺其自然。”

“能赢钱抽身的,算他本事。”

“但大多数人都只会被贪念吞噬得一无所有罢了。”

朱仕民回想起自己在赌坊内看到的例子,知道李玄所言不假。

他不禁心中感慨一声,一只猫对人性竟然都有如此理解。

“小民子眼下可抽调出二十万两资金,但需要禀报总管大人,获得同意。”

“但以阿玄大人的计划,想必总管大人没有拒绝的理由。”

朱仕民给出了一个自己想要出资的额度。

对此,李玄点点头,答应了他。

“嗯,我这边现钱差不多都用差不多了,但手上还有一批房契。到时候,需要你帮我周转一下。”

“你放心,不会让伱吃亏的。”

若是换了第一天,朱仕民对李玄的话可能还会半信半疑,但现在他对李玄的话只有坚信不疑。

“谨遵大人之命!”

……

接下来的几日,淘宝摊的生意越发火热,这消息也是越传越广,渐渐在京城的贵族圈里传开。

这一日,大皇子三兄妹正在张府用早膳。

他们这几日出宫时,都是直接住在母妃的家族里。

“四弟,最近京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的金鹏王朝你听说了吗?”大皇子问道。

“大哥,四哥。这事儿我也听说了,几千年前一统西域的金鹏王朝遗迹再现,出土了一批古董流入京城,听说这其中还藏着金鹏王朝的宝藏隐秘,谁能得到宝藏谁就能得到富可敌国的财富!”六皇女在一旁兴奋的说道。

出宫做生意的事情,他们都交给了四皇子去办,毕竟这是四皇子的长项,大皇子和六皇女也都很相信他。

因此,大皇子和六皇女这几天过的日子倒是和安康公主差不多,出宫游山玩水罢了。

而负责做生意的四皇子自然不可能没有听说此事,甚至知道的比大皇子他们早的多。

“我也听说过,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老八干的好事,可这阵仗越来越大,只怕不是我们中的人做的。”

大皇子和六皇女一听这话,不禁对视一眼。

六皇女想了想,试探性的问道:“四哥,我听说金鹏王朝的古董流入京城时,都没有人认识,只卖几十两银子,可如今都被卖到几千两了,是真的吗?”

四皇子放下了筷子,叹息一声之后,答道:

“据我所知,是这样的。”

“这些古董一开始在西市淘宝摊贩卖,那里最贵的古董才五十两银子。”

“后来被有心人搜刮,把市面上大部分的金鹏王朝相关的古董买走,如今在黑市仅有一小部分还在交易,昨天更是卖出了一件二千八百两银子的天价。”

“就这样,现在还有价无市呢,价格一路飞涨呢。”

听了这话,六皇女忍不住心动起来。

“四哥,我们手上的钱,是不是也能做做这个生意?”

四皇子无奈的解释道:“六妹,四哥也试过的,曾经叫人仿制一批出来卖,结果只在淘宝摊赚了点小钱。”

“等到后面黑市交易火起来的时候,大家也都识货了,知道如何辨别金鹏王朝的古董,再仿制起来就不容易了。”

“据我所知,京城里几家做古董生意的都曾试着仿制过,但都不怎么成功,似乎那些买家有特殊的办法辨别真假。”

老实说,四皇子现在也有些后悔。

他当初投入五千两仿制古董卖到淘宝摊,只是赚了两千两银子而已。

按照回报周期来算,这生意是不错的,四皇子若是有心,还可以继续,只不过现在淘宝摊的生意远不如黑市火爆,恐怕盈利没有一开始那么大了。

如今黑市流传金鹏王朝的古董,可谓是一天一个价,节节攀升,让那些前期买到真货的人,现在有了几十上百倍的收益。

这让四皇子总是忍不住去想,如果当初他用自己身上的十万两银子梭哈,那往最少了算,翻了五十倍的话,如今也有五百万两银子。

有了五百万两银子,这个月的比赛他们还不手拿把掐,甚至还够三兄妹一夜暴富的了。

四皇子现在不说肠子都悔青了的,至少也是难受至极。

尤其是在钱老板面前,四皇子最近的气势都不免弱了几分,都不好继续狠狠剥削人家。

“唉——”

但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四皇子也只能仰天长叹。

可就在此时,六皇女却是神秘兮兮的说道:

“四哥,我这有门路买到几件金鹏王朝的古董,我们要不要拿下?”

“最后,等人们意识到我们手上的就是价值千金的‘真古董’时,就着手加价处理给他们,直到我们将手上的仿制古董全部出完,至于之后的事情就跟我们没有关系了。”

“这生意要快,唯一的标准就是市场上的情绪,情绪到了就往下推进,直到完成抽身离开。”

“否则,若是情绪消退,可就要有人清醒过来了。”

“到时候进行交易,推高价格的时候,我会来亲自指点,这可是一门大学问。”

李玄不禁露出一丝缅怀的笑容,接着对朱仕民问道:“小民子,你有任何问题吗?”

朱仕民听着这“左手倒右手”的逆天生意,如痴如醉。

听到李玄问自己,想想了问道:“大人,仿制工坊的人日夜不断,已经快不行了,要不要再补充一些人?”

“不必,让他们三班倒,放缓赶制就行。”

“那岂不是要耽误大人的大事?”朱仕民现在比李玄都着急。

李玄摇摇头,解释道:“仿制古董多了也没用,主要推高价格还是需要我们手上的资金,就跟拍卖一样,只要最后有人接手,能把价格推到多高,全看我们自己的实力。”

李玄如此比喻,朱仕民立即明白了其中的门道。

“当然了,仿制古董越多,越容易找到最后接盘的人。”李玄不忘补充一句。

“阿玄大人,小民子想要为大人分忧,又怕误了大人的大事,不知该出力多少比较合适?”

朱仕民一双亮闪闪的眼睛,满脸期待的对李玄问道。

李玄用力的抿住嘴巴,憋住笑容。

前几天朱仕民还一副很怕李玄借钱的模样,现在知道了这生意怎么做,倒是要上赶着给李玄分忧了。

但朱仕民这几天的态度绝对没得说,虽然没有出钱,但出人出力是一点都没有含糊。

“随你吧,反正这么大的京城,总不缺最后接盘的冤大头的。”

“大人,多少钱都行吗?”朱仕民愣了一下,忍不住追问道:“难道就不怕价格推的太高,没人敢接吗?”

李玄不禁笑了笑,反问道:

“你在这赌坊里,见过多少赢了就收手的人?”

“欲心难厌如溪壑,财物易尽若漏卮。”

“人只一念贪私,便销刚为柔,塞智为昏,变恩为惨。”

“我们做的只是激发起人的贪念罢了,之后的事情便顺其自然。”

“能赢钱抽身的,算他本事。”

“但大多数人都只会被贪念吞噬得一无所有罢了。”

朱仕民回想起自己在赌坊内看到的例子,知道李玄所言不假。

他不禁心中感慨一声,一只猫对人性竟然都有如此理解。

“小民子眼下可抽调出二十万两资金,但需要禀报总管大人,获得同意。”

“但以阿玄大人的计划,想必总管大人没有拒绝的理由。”

朱仕民给出了一个自己想要出资的额度。

对此,李玄点点头,答应了他。

“嗯,我这边现钱差不多都用差不多了,但手上还有一批房契。到时候,需要你帮我周转一下。”

“你放心,不会让伱吃亏的。”

若是换了第一天,朱仕民对李玄的话可能还会半信半疑,但现在他对李玄的话只有坚信不疑。

“谨遵大人之命!”

……

接下来的几日,淘宝摊的生意越发火热,这消息也是越传越广,渐渐在京城的贵族圈里传开。

这一日,大皇子三兄妹正在张府用早膳。

他们这几日出宫时,都是直接住在母妃的家族里。

“四弟,最近京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的金鹏王朝你听说了吗?”大皇子问道。

“大哥,四哥。这事儿我也听说了,几千年前一统西域的金鹏王朝遗迹再现,出土了一批古董流入京城,听说这其中还藏着金鹏王朝的宝藏隐秘,谁能得到宝藏谁就能得到富可敌国的财富!”六皇女在一旁兴奋的说道。

出宫做生意的事情,他们都交给了四皇子去办,毕竟这是四皇子的长项,大皇子和六皇女也都很相信他。

因此,大皇子和六皇女这几天过的日子倒是和安康公主差不多,出宫游山玩水罢了。

而负责做生意的四皇子自然不可能没有听说此事,甚至知道的比大皇子他们早的多。

“我也听说过,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老八干的好事,可这阵仗越来越大,只怕不是我们中的人做的。”

大皇子和六皇女一听这话,不禁对视一眼。

六皇女想了想,试探性的问道:“四哥,我听说金鹏王朝的古董流入京城时,都没有人认识,只卖几十两银子,可如今都被卖到几千两了,是真的吗?”

四皇子放下了筷子,叹息一声之后,答道:

“据我所知,是这样的。”

“这些古董一开始在西市淘宝摊贩卖,那里最贵的古董才五十两银子。”

“后来被有心人搜刮,把市面上大部分的金鹏王朝相关的古董买走,如今在黑市仅有一小部分还在交易,昨天更是卖出了一件二千八百两银子的天价。”

“就这样,现在还有价无市呢,价格一路飞涨呢。”

听了这话,六皇女忍不住心动起来。

“四哥,我们手上的钱,是不是也能做做这个生意?”

四皇子无奈的解释道:“六妹,四哥也试过的,曾经叫人仿制一批出来卖,结果只在淘宝摊赚了点小钱。”

“等到后面黑市交易火起来的时候,大家也都识货了,知道如何辨别金鹏王朝的古董,再仿制起来就不容易了。”

“据我所知,京城里几家做古董生意的都曾试着仿制过,但都不怎么成功,似乎那些买家有特殊的办法辨别真假。”

老实说,四皇子现在也有些后悔。

他当初投入五千两仿制古董卖到淘宝摊,只是赚了两千两银子而已。

按照回报周期来算,这生意是不错的,四皇子若是有心,还可以继续,只不过现在淘宝摊的生意远不如黑市火爆,恐怕盈利没有一开始那么大了。

如今黑市流传金鹏王朝的古董,可谓是一天一个价,节节攀升,让那些前期买到真货的人,现在有了几十上百倍的收益。

这让四皇子总是忍不住去想,如果当初他用自己身上的十万两银子梭哈,那往最少了算,翻了五十倍的话,如今也有五百万两银子。

有了五百万两银子,这个月的比赛他们还不手拿把掐,甚至还够三兄妹一夜暴富的了。

四皇子现在不说肠子都悔青了的,至少也是难受至极。

尤其是在钱老板面前,四皇子最近的气势都不免弱了几分,都不好继续狠狠剥削人家。

“唉——”

但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四皇子也只能仰天长叹。

可就在此时,六皇女却是神秘兮兮的说道:

“四哥,我这有门路买到几件金鹏王朝的古董,我们要不要拿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