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01book > 科幻 > 全娱乐圈都知道我被退婚了 > 第111章

而她可以顺利走出低谷,盛景和粉丝缺一不可。

季夏橙拿出手机,准备拍照。

盛景的手在下,她的手在上,五色宝石的小鱼戒指在夕阳的余晖下熠熠发光。

她配的文案是:【鱼生有你!】

盛景转发了她的微博,评论:【凡转发送祝福者,送《房中术》】

季夏橙和盛景的官宣到底还是爆了,甚至还引发了微博服务器小规模的动荡。

【借此大吼一句,我磕的CP真的是真的。ps,我朋友需要一套《房中术》,我朋友说最好有白话?版,实在没有的话?,请姐夫详细注解一下。】

【我朋友也想借一部说话?。】

【谢谢姐姐姐夫造福广大网友,想请问?一下,这?个《房中术》的使用心?得,请理解我害怕上当受骗的小心?脏。】

【谁懂啊?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像个傻瓜一样。】

【姐夫,请问?你这?么大方,姐姐知道吗?】

……

第62章 [VIP] 062

等季夏橙看见盛景评论的时候已经晚了。

她戳着男人的胸膛, 没好气地说:“我发现道长也很俗,还凡转发祝福者,送《房中术》,你怎么不说凡转发祝福者, 你v50呢!”

盛景聆听?小媳妇训斥, 静默。

可没过片刻, 季夏橙见他手握着手机好像在编辑微博,不止上前,还准备动手抢。

“你别发了,还嫌评论区不够热闹啊!”

盛景用一只?手揽住了她两只?手, 还将她人禁锢在了胸前,“我传播文化遗产呢!”

季夏橙信他的鬼话,可人已经被搂的动不了, 干脆窝在他怀里?仔仔细细地看。

【《房中术》道医基础版】

她见盛景打出“道医”两个字,撇了撇嘴, 不得不说,他是?懂营销策略的。

盛景发了几张截图, 讲的是?夫妇阴阳调和能葆持青春和袪病延年, 最后一张截图是?注意事项,什么时间什么情?况不可调和阴阳。

基本是?大白话。

堪称正经科普教学?,通篇没有一句擦边的话。

那又怎么样呢!

评论区全在擦边。

【居然真?的有这么多?知识点, 姐夫好会哦!怪不得姐姐最近的路透照,气色都这么好, 姐夫功不可没。】

【一开始我真?的是?嘲笑, 这种东西也能发?现在, 我已经拿出小本本开始记录了。】

【有没有漫画版的?文字太多?了,看不懂, 想看详解小插画。】

【楼上的姐妹笑死我了,不过小插画就算了,我真?的会代入脸。。。】

【我看文字都有代入,捂脸】

……

季夏橙看得小脸通黄,瞪了盛景一眼,他会意,关?掉了手机。

她又不能阻止人家宣传道医,这事就搁着吧,不能再回应,太热了,冷凉。

他吻上她嘴唇的时候,季夏橙也想摸一摸他的脸。

没出意外,她的手又被擒住了。

盛景咬着她的耳垂喘气,声音沙哑:“宝宝别……”

他那在背光之地盘根错节的暗恋,即使没有阳光的照拂,在阴暗里?也早就长出了郁郁葱葱的藤蔓。

他怎么可能不向?往阳光呢?

他只?怕,第一缕阳光照耀他的时候,他无法克制所有的汹涌澎湃的暗恋情?绪,暴露了他的心。

他是?如此的卑微,他不想让她知晓。

他即使卑微,也同样是?骄傲的。

潮湿的水蒸汽使得季夏橙的小脸潮红,眼睛也似被水蒸汽浸染。

洗澡洗的连手掌都要泡白了,盛景将她裹进了浴巾,开始吹头发。

季夏橙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像芭比娃娃,等待着拥有者为她梳妆打扮。

她等到?手脚恢复了力气,推了推他道:“你去洗澡换衣服。”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季夏橙怔了好一会儿,天这么凉洗凉水澡,要命。

等到?盛景换上了干爽的居家服回转,季夏橙已经拥着被子躺到?了床上。

盛景唯恐自己浑身冰凉,隔着被子搂了她。

季夏橙转身,跟他面对面,眯着水光滟滟的眼睛道:“盛景,你怎么从来不问我奶奶什么时候回来?”

说他不着急,他好像挺着急的,无所不用其?极,就想拐她回家。

说他急吧,他真?的从来都没问过奶奶什么时候回来。

季夏橙急,她刚刚还发信息问她姑,她奶走到?哪儿了。

再过个一两个月到?了冷死人的三九天,难不成还让盛景洗凉水澡,她心疼。

她姑姑不知道在忙什么,没回她。

盛景道了句:“到?了该回来的时候,肯定就回来了!”

季夏橙一哽,话是?这么说没错,谁难受谁知道。

她有点气,又转了身,拿背对着他。

盛景将她搂紧了一些,大手盖在她的小手上,一根手指无意识地在她手背上绕着圈,跟催眠似的。

昨天基本上熬了一宿,刚刚在浴室里?又热潮汹涌,季夏橙很快就到?了半梦半醒的程度。

这时,盛景忽然贴了她的耳根,轻声叫她:“宝宝……”

季夏橙将另一半意识从睡眠状态里?敲醒,第一反应算剧烈:“我不来了!”

她以为盛景还想让她热潮澎湃,干什么呀?搞得她像个欲·望很强的欲·女似的。

盛景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低沉地笑了笑:“不来了。”

季夏橙撇了撇嘴,“你没事别这样叫我……”

情?浓时的情?话,就算大白天说,也会让人不由瞎想。

盛景还在用手指绕他的手背,这次没叫她宝宝也没有笑,“你是?不是?快杀青了?”

季夏橙蔫蔫地回:“嗯。”

盛景又说:“杀青后回家住吧!别住酒店了。”

“你家?”季夏橙下意识问。

她清醒了不少?,时间过得飞快,感觉才刚接受蒋导的摧残似的,实际再拍一周她就可以杀青了。

她这个小点缀的戏份不太多?,陈天桥还得在剧组至少?磨三个月,跟不同的小点缀演对手戏。

盛景迟疑了一会儿: “是?你家。”

季夏橙噌一下,又翻了过来, “什么意思?”

盛景绕她手背的手指停顿了,笑了笑:“能有什么意思!等你拍完戏,我陪你一起。”

盛景又在剧组待了两天,到?底被蒋导和陈天桥围堵,三个男人不知道聊了点啥。

季夏橙就知道盛景从监视棚出来,一身的烟草气味。

她皱着鼻子嗅了嗅,嫌弃。

盛景的身上常年有檀香燃烧后的烟火味道,那个是?好闻的,他估计已经被熏入了味儿,即使洗完澡后也会有那种好闻的香味。

可这会儿全被烟味儿掩盖了,不知道那俩烟枪到?底抽了多?少?烟,她一本正经地问盛景:“你洗洗还能要吗?”

盛景气乐了,拂了拂衣??:“怎么不能了?”

回到?酒店,盛景便钻进了洗浴间,他平日里?洗澡都很快,今日很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