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01book > 科幻 > 全娱乐圈都知道我被退婚了 > 第71章

这么有歧义的话,让季夏橙想起了木蓝。

木蓝跟她小时候一样?,可不算什么听话的孩子,就算是再忙,不可能不过来看?她。

她拿脚踢了踢盛景:“木蓝呢?”

盛景睁开了眼?睛,眨巴了一下黑亮的眸子,很无辜似的,“上幼儿园去了!”

“今天是星期六!”

“哦,那就是幼儿园有活动。”

“我信你个鬼!”季夏橙又轻轻地蹬了他一脚,从?头到尾都没问他为什么坐这儿坐了一夜。

他是真的在打座?她不信!

大白天的爬窗户也会?被人看?到。

盛景是正大光明地打开了门,一缕阳光照进屋子的时间,楼下的工作人员大约愣怔了有几秒,很快恢复了正常。

小编导第一时间去检查监视器,“哎呀,关机了!”

摄像师嘎嘎地笑,“你不废话吗?不关机,你敢播吗?”

直男也是男人,心照不宣罢了!

今天的录制,季夏橙是跟在盛景的后面跑。

开观时要做科仪,科仪前的准备有很多。

她原来以为盛景就是个大闲人,谁知道他忙起来是这样?的。

管白胡子的老?道叫师兄,还得管一脸络腮胡子的道长?叫师侄。

他安排师兄负责坛场设置,又吩咐师侄记录人员管理。

盛景做起这些来得心应手。

季夏橙听他们聊天才知道,科仪也叫法事,一套程序下来说不定得几个小时。

本次的科仪大典是盛景主?持,他答应了节目组可以拍摄,算是宣传传统文?化,但按照时间算,季夏橙得回剧组拍戏。

忙了整整一天,盛景还没有忙完,他先送季夏橙回去休息。

季夏橙没话找话地问:“做科仪前是不是要沐浴斋戒?”

盛景“嗯”了一声。

“戒荤?”季夏橙追问。

盛景挑了下眼?皮,压低了腔调:“也戒你!”

季夏橙瞥了他一眼?,心说,你吃过吗?就戒!

她到底还是要脸的,别?扭了一下,什么都没说。

盛景就送到了楼下,季夏橙才上楼,收到了他的信息。

【一天了!】

【答案呢?】

季夏橙吐了吐舌头,她还真忘记了这件事儿。

她装腔作势地回:【你得等一下,我问问我姑姑!】

季夏橙是真问了,问得挺直接的。

【姑姑,我跟白赤箭协议结婚怎么样??】

季明媚快气死了,想当初,她要给她俩牵线,她死推活推。

嗬,现在倒好!还上恋综,秀恩爱!

季明媚回的很快很干脆:【不行!】

让你们好好尝尝来自叛逆家长?的阻力!

这事就好笑了!

季夏橙将与季明媚的聊天记录截屏,转发?给了盛景。

还弱弱加了一句:【我姑姑不让!】

第39章 [VIP] 039

季夏橙才不是个听话的孩子?。

所以季明媚的反对在她?这儿没什么效果。

说到底, 她?就?是想拿捏盛景一下。

凭什么就?兴他腹黑,什么都瞒着她?,就?不许她?拿乔呢!就?算是协议结婚,那也是结婚呢!人生大事。

季夏橙是个小心眼, 十分?的记仇。

疯起?来谁的仇都记, 亲妈也一样。

季夏橙等了一会儿, 没等来盛景的回应。

她?觉得自己?挥出重拳,打?在了棉花上,忽然就?没了先前逗他玩的兴致。

准备洗澡前,她?将屋子?内的摄像头关了机。

小编导正守在监视器旁边, 一见季姐关了机,一边往屋外走,一边八卦道:“是不是盛景要来了?”

这么八卦确实不好, 但忍不住嘿嘿!

小编导猜的很对,晚上还有一顿红糖水, 盛景踏着夜,不急不躁地上了小木楼。

这回走的是门。

盛景敲门的时间, 季夏橙刚洗好澡, 穿着蕾丝睡裙在屋子?里行走。

大约是连蕾丝内衣他都见过。

季夏橙没有刻意换衣服,但她?只将门闪开?了一条缝,问他:“干吗?”

盛景的手里拎着她?熟悉的保温杯, 她?便松开?了抵门的脚,放他进了屋。

空调还是开?了二十八度。

花格窗仍旧没有关严, 闪开?了一条缝。

季夏橙打?开?盛景递给她?的保温杯, 吹了口?气, 问他:“这里头到底加了什么?”

她?觉得还挺有用,跟止疼药差不多一个效果。

盛景故弄玄虚道:“想知道?”

这不废话!

可?季夏橙就?是不说。

盛景:“咱俩结个婚, 你?这些小毛病,都能好!”

季夏橙乐了,她?又不是听不出来,他在给她?下套儿。

她?乐完道: “你?不是看见了,我姑姑不让!”

盛景挑了下眼眉:“那怎么办呢?私奔吧!”

“跟你??”季夏橙翻翻眼睛,“不行,了解太少!”

盛景“哦”了一声,“你?想怎么了解?”

季夏橙喝了一小口?红糖水,太烫,顺手放在了茶几上,想着说点什么话气气他。

明明刚刚还坐在对面的男人,忽然就?到了她?身?旁,居高?临下。

盛景的大手托了她?的脸,逼她?抬头看着他。

他的唇凑过来的一瞬间,躲闪不及的季夏橙皱着眉道:“不许伸舌头!也不许……”

后面的话被他吞下了,她?的唇有红糖水的香甜。

盛景也不是什么听话的人,很快用舌抵开?了她?的唇齿,尝了一口?她?的香甜,又绞着她?的舌往他那边带。

季夏橙懵了一下才明白,她?不让他伸舌头,他就?让她?自己?伸,不要脸!

可?是她?又不能跟他拔河比赛,拔又拔不回来,只能任由他裹着,吮着,尝了他的味。

烦死了,居然也有红糖水的香甜。

季夏橙要喘不过气了,盛景太气人了,气得她?脑袋懵懵的,使劲儿捶了他两下。

盛景以为她?要晕,唇舌错开?了一些。

待季夏橙喘了口?气,又如刚刚一样的过程。

这回她?知道他想干什么,便急着躲。

可?她?越躲越不对劲,他的舌在她?这儿不知道绞了多少下,该舔的,该吮的,没有一处放过。

怎么都不对,她?好累,喘的像上学的时候,刚跑完八百米。

可?能真的是免疫了,她?没晕,瞪着一双黑漆漆的眸子?,看盛景。

他倒是闭着眼睛,还说戒她?呢,先吃再戒是吗?

等到盛景又错开?点唇舌,季夏橙瞧见两人的津液居然拉了丝,不好意思地闭了闭眼睛。

盛景闷笑了一声,“亲的时候不闭,现在闭什闭?”

季夏橙不想理他,还想要逃避现实。

她?没看见盛景干了什么,一口?红糖水哺进口?中的时候,她?呜咽了一声,想要骂人的话,被他尽数吞了下去。

红糖水都喂完了,人也被亲透了。

季夏橙连手指都是软的,她?捂着自己?的嘴,害怕他再亲过来,愤恨又不甘地说:“结结结,你?等着吧白赤箭,我一定找律师拟一份协议,算计死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