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01book > 科幻 > 全娱乐圈都知道我被退婚了 > 第55章

季夏橙看?了网上的黑贴,先入为主,理所当然以为是后者。

虽然她也有点?怀疑小?镇裁缝的剪裁手艺这么好这么新?潮?

但?盛景是可?以把雨鞋穿出军靴味道的男人,人家气质好而已。

就连五位数的转账,她也是思前想?后定下的数额。

拍恋综的片酬和口红广告费,樊玉珠说要等公司走完账,下月才能转给盛景。

盛景现在也算是她的工作伙伴,换句话说,也可?以等同公司员工。

哪有光让员工干活,不?给发工资的道理!

给的太少怕不?起什么作用,给的太多又怕他误会,总之,这种事情做起来她差点?意思,下回还是得樊玉珠来做。

季夏橙很傲娇的没回他信息,那笔转账盛景也迟迟没收。

今日要拍的戏份,正是几场骑马戏。

季夏橙和那匹“白美人”的关系略有缓和,至少前几天练习的时候,她翻身?上马,它没有将她蹶下去。

季夏橙换好了骑装,开拍前还在跟“白美人”套关系,“小?白,多吃点?草料,你一会儿要好好的演,咱们?争取一条过。”

“白美人”没空搭理她,扭了扭马头,嫌弃她影响自己干饭。

执行导演拿着大喇叭叫:“正式开拍!”

草料被抬了下去,“白美人”的主人这才将缰绳递在了她的手里。

季夏橙深吸了一口气,讲真的,吊威亚掉十层楼高,她都不?带害怕的,但?是跟马拍戏她好紧张。

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她下意识找了找盛景,可?周遭的工作人员实?在是太多,她没能发现他在哪里。

镜头默默推近,季夏橙没再分?心,一脚踩上马镫,利落地翻身?上马。

第一个动作完成的还算顺利,镜头拍完了这部分?的特写,又拉远,准备拍骑行的远景。

这一段戏是讲季夏橙所演的女三在马场里独自骑马,实?际上是一个表现内心挣扎的戏,只?因骑完马后,女三就开启了狂虐男主的高潮。

因为是独自骑马,演她跟班的曹泰也只?是立在马场之外,有一个深情凝视的镜头。

季夏橙得拍好几个马儿跑起来时的侧脸,为了诠释人物的复杂,导演还要求她飙出一滴泪。

飙泪不?要太简单,马儿才将跑起来,季夏橙已经快吓出眼泪了。

但?她好歹是专业的,内心已经在嘤嘤哭泣,面上的微表情仍然符合剧情,有三分?的悲伤,两分?的麻木,剩余的五分?是狠辣与坚定。

“白美人”绕着马场跑了一圈,执行导演喊了“卡”,片刻后,又喊“过”。

导演大概看?了一遍回放,季夏橙飙的那滴泪很绝,尤其是又用手背擦掉后,眼神里的狠劲,也张显的十分?到位。

嘤,居然真的一条就过了!

季夏橙正想?喜极而泣,意外就是这个时候发生的。

季夏橙收紧了缰绳,“白美人”的主人也已经进了马场,一切都很顺利,眼看?她就能下马,远离危险的小?动物。

可?“白美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应激了,飞快地越过了它的主人,继续绕着马场疯跑。

它的主人见势不?对?,在后面狂追。

季夏橙已吓呆,但?还想?着自救,手忙脚乱地继续拉紧缰绳。

谁知这头犟马却越跑越快。

她的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根本就睁不?开眼睛。

季夏橙好像听到了盛景的声音,“抓紧缰绳,别被它甩下去!”

季夏橙想?要告诉他自己抓的很紧,“接下来呢?”

她的声音在发抖,“怎么才能让它停下来?”

她很害怕,怕死的要命。

想?想?她奶奶十几年前送走了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十几年后要再送走唯一的孙女,不?知道老太太还能不?能撑得下去!

就在她胡思乱想?间,她的背后忽然多了一个人。

很熟悉的温度,和铿锵有力的心跳声音。

他像从?天而降,真的,她是懵的,马跑得那么快,他是怎么追上,又怎么上了马?

盛景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缰绳给我,别害怕!”

季夏橙缓缓松开了缰绳,想?要努力睁开眼睛。

盛景:“害怕就别看?!”

季夏橙扯了下嘴角,挤出了一句“还行”!

但?她崩紧的后背出卖了她。

盛景没有揭穿,持续拉动一边缰绳,让马头被迫侧转,迫使它的速度慢慢降了下来。

它的主人气喘吁吁的跟了上来,一面道歉,一面拉紧缰绳,“季小?姐,对?不?起,对?不?起……”

季夏橙是被盛景一手揽了腰,给抱下来的。

她很感谢他,不?仅仅是因为刚刚救了她的小?命,还因为她现在腿软,他没让自己出丑。

她半倚在盛景的身?上,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

很快,导演、鹿翩翩都过来了,出了这样的意外,谁都吓得半死。

季夏橙高度紧张绷紧的神经一松懈下来,陡然觉得好累。

导演给她放了半天假,她先回了酒店休息。

季夏橙若无其事一般泡了个澡,是想?要舒缓神经,可?用处好像不?太大,她穿着浴袍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就像那匹受惊的马儿一样。

她觉得她也应激了。

她暗骂自己是胆小?鬼,怎么怕死怕到了这种地步,那匹马要真的停不?下来,她摔了下去,也不?一定会死,也可?能就是个半身?不?遂……

季夏橙真想?对?自己说个服了,自己劝自己,还能吓得自己浑身?一个激灵。

就是这时,房门突然响起。

季夏橙一脑子空白,也没想?到自己真空就穿了件浴袍,直接放了盛景进来。

房门“啪”的一声关上,她像是刚睡醒一样,惊叫了一声,往里间冲。

盛景看?着她穿浴袍的背影,身?形很是曼妙,只?是他的担心大过了男人的欲望,略带焦灼地问:“怎么了?”

季夏橙躲在了卧房的门后,只?探了个脑袋出来,气呼呼问:“你来干什么?”

盛景后知后觉,大约懂了。

他故意问:“我比受惊的马还要可?怕吗?”

今天在马场,她都没尖叫一声,倒是刚刚那一声的分?贝很高。

他明明什么都没有看?到。

季夏橙下意识拢了拢自己的浴袍,不?想?也不?能解释太多,直接下了逐客令:“我很好,你回去吧!”

客厅很乱,她回来后直接扒光自己进了浴室,衣服、内衣还凌乱地摆在沙发上。

要是往常,她死活都不?会让他进来。

可?能是因为他刚刚救了她的小?命,那种无法言说的安全感,超越了他的性?别。

她有意无意总瞟向沙发,盛景的眼睛也跟了过去。

不?过他扭头只?扭了一半,就被季夏橙发现强行扭正。

季夏橙警告他:“一会儿出去的时候,眼睛要看?着门,不?要乱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