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01book > 军事 > 状元的小公主 po > 分卷阅读31

?

chap_r();

怀瑾享受了一会就没有继续逼他,俯身叼住一侧的乳肉吮吸起来,薛琼枝感受到温热的乳汁从自己的乳房被他吸出。像是哺乳傅怀瑾一般羞耻,这般想着,小穴就吐出一股淫液,直直淋到堵在穴口的龟头上。

“呀,枝枝这么喜欢为夫吸奶吗?”傅怀瑾肉棒被一烫更加精神了,把原本就紧紧含着肉棒穴口撑开崩至透明。

吸完了一侧,傅怀瑾微抬起头狭促地看她,手在另一侧不轻不重地揉着。薛琼枝被两处的刺激搞得高潮迭起,小穴里满满是她的淫水。没被吸过的一侧,乳头突然喷射出乳白的奶水,直直射到傅怀瑾的脸上。两人都一愣。

”枝枝是要用奶水给为夫洗脸吗。”傅怀瑾抹去脸上的乳汁,盯着薛琼枝轻舔去。“傅怀瑾你!你知不知羞!”薛琼枝恼羞成怒娇嗔,即使行过多次房事,她还是没有办法完全接受他的行为话语。

“好,我不说,我用做的。”傅怀瑾把奶水涂抹均匀到她的胸乳处,低头舔舐起来,每一处都不放过。薛琼枝简直软成一滩水,他下身肉棒也开始动作起来,先前已经能直插到宫口,现在他用龟头轻磨着宫口想要破开它,意乱情迷的薛琼枝没有在意这微小的疼痛。

傅怀瑾如今床上技术越发高超,经常只用舔的都能让她攀上高潮。现在他用舌尖不断拨弄着乳头,使它挺立肿大然后含上嫩乳,用牙齿轻轻研磨起来。薛琼枝抱着他的头向上绷紧了脖颈,好像将胸乳送到他嘴边一样。

傅怀瑾下身的撞击越来越快,小半个龟头入了宫口,薛琼枝爽到脚趾蜷缩,眼看着马上就要高潮了,他却停了下来,龟头顶着宫口“枝枝,让不让傅殊搬到前院去?”又回到这个问题。

“不行,不行。”薛琼枝固执摇头,被欲望折磨得低泣起来还是不肯妥协。傅怀瑾叹了一口气,明明他知道她骨子里的固执还这么逼她。

“断奶之后一定要搬出去!”傅怀瑾退了一步,趴在她耳边委屈道“其他莫说是公主了,就是王侯家里孩子都是和奶娘睡哪有打扰爹娘的道理。”

“好好好,怀瑾,给我。”薛琼枝也明白这个道理,腿主动夹上他的腰,扭着臀部吞咽着肉棒。“啪”傅怀瑾打了她不安分的小屁股“这种事让为夫来。”

傅怀瑾箍着她的腰,腰腹发力,急速抽插起肉棒,刮过穴道内凸起的肉点,便直接对着那一点顶弄着。甚至马眼还有几次含住肉点,薛琼枝这次连尖叫都发不出来了,只能大口地呼吸。胸前的丰盈不断起伏着,看得傅怀瑾眼热,空出一手捻弄着肿起的乳头。

狠狠缩起的穴道,让肉棒连插入很难,傅怀瑾故意地大力顶开享受着媚肉的吮吸。被穴肉包裹的感觉,爽到他腰眼发麻,连顶了百来下,低喘着破开宫口射了进去。

精液直直打在宫壁,薛琼枝双目无神。傅怀瑾趴到她的身体上,粗喘了一阵后肉棒又硬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快。”薛琼枝有些被吓到,傅怀瑾把她整个人翻了过来,摆成跪姿,这个姿势让肉棒入得更深,轻松一定就破开了宫口。

“为夫当然要满足夫人了,我说过的一定肏爽你。”傅怀瑾双手撑在床上,把薛琼枝整个人都抱在怀里。

“我已经够爽了,真的,怀瑾,轻些。”薛琼枝上半身趴在床上低泣,身体生理性地抽搐连带着穴肉都抽动起来,按摩着他的肉棒让半软的肉棒又挺立起来了。

“轻些?枝枝不是喜欢武将吗?他们可不会有我这么温柔。”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薛琼枝想到之前自己说过的话。这狗男人!她暗骂。

“胡说,人家最喜欢怀瑾了。”薛琼枝开始主动扭腰配合他的动作讨好,说了他最喜欢的荤话“阿瑾,肏哭我,给我。”

“为夫可舍不得看到枝枝哭。”语调温柔,可是胯下的肉棒可不是这样的,一次比一次深。

“嗯啊。”薛琼枝上身无力地趴在床上,却被傅怀瑾握着奶子把上身抬起来,满胀的乳房被挤出了奶水,从他的指缝间滴落,晕深一处处的床单,淫靡异常。

傅怀瑾顺着力度把她往自己的肉棒上撞,龟头又狠又猛地顶开宫口,整个龟头都肏进去了。

“啊!”即使她高潮多次也承受不住,头高高抬起,脖颈处地线条被绷得紧紧的。两人接连处泥泞一片,他抽出的时候都会带出大股水液。

随着穴道的绞紧,第二次他向来持久。薛琼枝只觉得穴口的贝肉被摩擦得红肿起来,偏偏傅怀瑾还坏心地腾出一只手向下摸索到阴核,捏扯起来。

“不行了,傅怀瑾,夫君,我真的受不了了。”薛琼枝抽啼着说道,她只觉得脑中阵阵白光闪过,下身如同失禁了一般胞宫涌出大量的淫液。

“可以的枝枝,你可以的。”低哑含糊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感觉到宫口箍住龟头难以言喻的爽,刺激着他的神经只想更重,更深。

薛琼枝整个身体紧绷着,最后百来下,她甚至连呻吟都发不出来,死死地抓着身下的床单。直到傅怀瑾整个龟头塞进胞宫射出精液,身体的抽搐才停下来,全身放松趴倒在床上。

傅怀瑾懒懒地趴在她的身上,肉棒没有拔出堵在穴口不让体液流出。

“枝枝,别忘了答应为夫的话。”傅怀瑾提醒。

“啊?什么事啊,我不明白。”薛琼枝耍赖。

“嗯?”傅怀瑾微撑起上身“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下身威胁性地用渐渐苏醒的肉棒顶弄。

“我知道了,知道了。”薛琼枝赶紧求饶“那也是你的孩子!”

“所以才要锻炼他,男孩总是要经历这些的。”

“行了,我同意了,快拨出去太难受了。”薛琼枝皱着眉不满。

“好。”爽快地拨了出去,却在下一秒更猛地闯了进来“但是,要奖励乖乖听话的枝枝。”

接着在薛琼枝惊恐的嗓音中又开始新的一轮掠夺,被翻红浪直到天擦亮,细吟低哄声才停止。

最终

傅殊五岁了,太后很是喜欢这个外曾孙,经常把他接进宫里,也给薛琼枝傅怀瑾两人更多的“独处时间”。

只是太后毕竟历经三朝,渐渐出现力不从心的样子,薛琼枝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但是没有办法,每次看望太后只能装作无事发生一般。

开春,经过漫长煎熬的冬天,太后也开始好转,薛琼枝心里稍稍安定,可是宫里突然传来噩耗。

“枝枝,你要仔细身子啊。”守在门外的傅怀瑾比薛琼枝先一步到达。

一开门就是浓浓的草药味,太后特意吩咐让薛琼枝一人进入。曾经强大到在自己面前挡去一切伤害的人如今躺在床上骨瘦嶙峋。

“皇祖母,你不要丢下阿枝,求求您了。”薛琼枝跪到床边握住太后无力的手。

“阿枝莫哭了,哀家活到如今已是福泽深厚了。”太后艰难地说着“阿枝,哀家唯一不后悔的就是为你做主婚姻,到了地下你的娘亲也不会怪我的。”

“皇祖母,娘亲怎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