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01book > 军事 > 状元的小公主 po > 分卷阅读22

?

chap_r();

动间薛琼枝紧紧绞着滚烫的肉棒泄了,大股水液直直淋在龟头上整个肉棒泡在淫水里傅怀瑾爽到闷哼,好不容易走到岩石处把她整个人翻了过去,让她趴在岩石上后入的体位抽插得越发顺利起来。

傅怀瑾俯身覆在她的背上不住地咬吻着她的脖颈肩背,留下一连串的青紫。手正好托住她的大腿根,让她整个人悬空进入得更加顺利。顺着自己挺腰套弄着,先是试探地顶着宫口,待它开始松动有张开的趋势后,就开始用力。

从只有马眼和到整个龟头都进入不过几十下,一开始薛琼枝还能跟着节奏哼唧着,渐渐地没有力气呻吟,只能不断地放松穴肉让自己好过些。

可惜刚刚放松的穴道就被他一个重顶地忍不住收缩起来,绞得比之前还要紧“这么绞得越来越紧。”被绞得出汗的傅怀瑾在她耳边哑声问道。

“谁叫你那么重,轻些,轻些,啊,有水进去了。”薛琼枝有苦说不出,在他一个抽离又重顶的时候带进去了温泉水。

“当然有水了,这里全是为我流的水呢。”傅怀瑾摸到两人相连之处,在水里也能感觉那处格外地粘腻,还坏心地捏了一下肿大的阴核。激得她又泄了一次,薛琼枝泄了多次傅怀瑾却一次都没有射,让她心里不平衡。

“啊.阿瑾..”薛琼枝眯着眼睛呻吟着,开始收紧穴道要绞出他的精液。

“坏家伙,想绞死夫君。”暗哑的声音在耳边低笑着,惹得薛琼枝又不由自主地泄出一小股淫液,傅怀瑾察觉到了“真是娇娇儿,这么敏感。”

胡闹了许久又没有进食,在闹下去恐怕对她身体不好,傅怀瑾直起身子。对着翘起的臀缝里撞去,势如破竹般碾过她故意紧缩的媚肉,直直捅到子宫内,整个龟头都进去了,薛琼枝被这一下猛地后仰起身子,过多的刺激让她连叫声都发不出来。

傅怀瑾却像是征战一般一下比一下,卵蛋和小穴相撞啪啪作响,听得她面红耳赤。他感觉到穴道开始有规律地收缩起来知道她要到“枝枝,等我一起。”加快抽插的频率,最后百八十下简直是想活活肏死她的力度,薛琼枝拼命地向上弓起身子分散骇人的欢愉,终于最后一下深深捅到子宫里迎着她喷涌大量的淫水里射了出来,重重地打在宫壁上,射了一会,傅怀瑾把她抱到怀里感觉到她的轻颤细细啄吻着安抚她,两人都没有说话享受这温馨的一刻。

画眉

温存了片刻,薛琼枝受不了温泉的热量,催促傅怀瑾拨出去。

傅怀瑾拨了出去却用手堵住穴口不让精液流出,从一旁找出一个眼熟的塞子作势要塞上。

“不要,你怎么随声带着啊,而且塞着太奇怪了。”薛琼枝拦下。

“不是想要孩子吗,塞上效果更好。”一本正经地骗人。

薛琼枝只能含含糊糊地答应了,然后她别扭地走回原来河边,傅怀瑾洗了果子给她吃“刚刚我又发射了一枚信号弹他们很快就能来了。”

薛琼枝向上看去白日里这悬崖并没有那么深,“那你还敢。。。要是他们提前下来怎么办。”

“放心,我怎么舍得让别人看见你的身子呢。”

看着对方一脸笃定她有火也没处发只能自己咽下。

两人简单吃了些,到了接近傍晚的时候远处传来呼叫声“傅大人!公主!”

薛琼枝连忙跳起来应着,很快人就到了面前“卑职救驾来迟请公主降罪。”

“无事,本宫也没有大碍。”薛琼枝紧紧握着傅怀瑾的手终于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那请公主殿下随卑职离开这里吧,此地地形险绝没有办法使用轿辇,如公主不嫌弃卑职愿背您上去。”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薛琼枝拒绝了,要是同意了还不知道傅怀瑾又会成什么样子。

刚一迈步就感觉到小穴里的塞子要滑出来一般,立即把腿收回去求救似地看向傅怀瑾。

“我是公主的驸马,公主自然只想和我在一起。”傅怀瑾摆出官场上人畜无害的模样“是不是啊公主?”

“自然。”薛琼枝愤愤地说道。

“可您的身子。”将领担忧道。

“无碍,照顾公主的能力还是有的。”说完就利落地背起了她“你们走在前头带路。”

“是。”

双腿大张的姿势薛琼枝感觉塞子又要滑出来了,傅怀瑾在她群纱的掩饰下,用手指把塞子推得更进去了。

薛琼枝搭在他脖颈处的手臂不由收紧

“枝枝是想要谋害亲夫吗!”傅怀瑾控诉道。

“还不是怪你!”

“可是公主说要孩子,臣只是想尽办法帮你而已。”

“现在就是公主臣了,床上的时候怎么不这样?!”

“要是公主喜欢,下次我们就玩这种的。”耍流氓的方面她可比不过她。

薛琼枝干脆不说话了,原来还心疼他劳累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软嫩胸部在他背部蹭来蹭去,蹭出小腹一团火,可惜现下不是什么好时机。

幸好一路上士兵砍去了大部分的杂草,歇了两次就到了顶,此刻天已经大黑了,所以傅怀瑾腿间的异样不是很明显,他刚放下薛琼枝。

“阿枝,你没事吧。”就看到一脸焦急的顾南征迎了上来。

“无事,还有以后还是称我公主吧。”此时的薛琼枝看着面前的人心里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

“你是不是生我气了,你听我解释。”顾南征看着她淡淡的神色感觉他是真的失去她了“云溪她怀有身孕,我本想着救下她就和你一起下去的。你要相信我阿!”

“不重要了,顾南征我们早就,不,或许我们从未真的懂得感情。我不怪你,真的。”薛琼枝表情真诚“我现在过得很好,希望你也是。”

说完转身走到准备好的马车里,顾南征还想上前就被傅怀瑾一把拦下“从前我一直好奇枝枝心仪什么样男子,没想到只是一介懦夫,是我高估你了,枝枝心善不代表我也是,若是你再敢来打扰她,我定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人间。”说完松开拉住他的手,用手帕擦了擦仿佛沾上了什么脏东西似的,径直走向薛琼枝的马车。

上了马车看见已经熟睡了的薛琼枝摇了摇头,经历确实太累了。上前抱住她,马车悠悠走了好一阵才回到公主府。

他抱着她下来马车就看到泪汪汪的木槿迎上来,木槿刚想说话就被他示意薛琼枝睡着了,轻声安排抬热水倒房里。

到了房间把她轻轻放在床上,衣服早就破破烂烂的了,洗过温泉身上还没有那么脏,他把她的衣服剥下,拿丝巾仔细擦洗了一下,胸前和腿根处有明显的指印。把塞子拨出一股股稀释过的精液涌出打湿了丝巾,换了好几块才擦干净上了药后,被子盖好了,自己才去沐浴。

带着一身热水汽进了被子把她紧紧地拥在怀里。

第二天一早薛琼枝就醒来了,浑身清爽一定是傅怀瑾帮自己清理过了,感觉奶头痒痒的一睁眼就看见傅怀瑾头埋在自己胸里“你啊”一张嘴就是呻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