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01book > 军事 > 状元的小公主 po > 分卷阅读18

?

chap_r();

让他开始有射精的欲望,可惜这次是狠下心要给她教训用尽意志力按捺住。通过更加猛烈的撞击分散快感,每几十次重击就淋下大股水液”啧啧,这水怎么流不尽,这可是夫君刚换的床单。”

“喜欢夫君,喜欢,射给我吧,快给我。”现在身边没有人只能委曲求全了。

“既然枝枝这么喜欢夫君肯定会多多肏你的。”傅怀瑾恶意曲解她的意思,每次床上看见她满脸欲望眼角眉梢都是媚意就感觉全身热血沸腾。

“你,你,”良好的教养让她不会骂人的话沙哑至极的嗓子只能说几个字,又接受了他哺的水一股熟悉的感觉从小腹内升起。

“不行,傅怀瑾我要出恭,放我下去。”薛琼枝感觉到一股尿意袭来,煞白了脸。

“没关系,尿在为夫身上就当是赔罪了。”闻言傅怀瑾表情越发兴奋。

“不行,不行!”怎么可以,薛琼枝紧缩下体企图憋住。

傅怀瑾察觉到她的意图把她翻了过来,以小孩把尿的姿势抱着她“我是你的夫君不用害羞,你的一切我都爱。”

“不行,真的不行,求求你了,放我下去。”薛琼枝泪流满面。

“我说了做完25次才行,乖,尿给夫君看看。”傅怀瑾温声哄着,操干的动作不停,甚至还用手指不停戳弄着肉核。

”真的不行了我。”薛琼枝难耐着在他怀里不断挺起身子又落下地扭着。“啊!”随着一声惨叫,一道淡黄的水柱从两人交合处的上方射出在空中划出一段弧线。

与此同时甬道紧致至极,绞得他缴械投降,射出精液烫得她迎来高潮。

高潮和排泄的快感和心里的羞耻让薛琼枝体会到从未感受到的强烈到濒死的快感。

大量的水液持续了一阵,薛琼枝面如死灰自己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极致的高潮也让她的脑子彻底罢工。

”真漂亮,我的枝枝真乖。”傅怀瑾奖励一般吻上她颤抖的唇”枝枝真棒。”傅怀瑾拿过一旁的丝巾草草擦了下她的尿口就把她以趴姿放倒在床上,更加兴奋地操弄起来一次比一次狠仿佛不知疲倦一般。

“呜呜呜。”薛琼枝咬着床单小声呜咽着。

傅怀瑾察觉到她地不对劲心里自然明白为了什么,虽然有些心疼她可是他必须打破她对他的心里防线,俯下身子舔吻着她的耳垂”我说了我是你的夫君就是尿在夫君身上都没事,我的一切都属于你,你的一切也只能属于我。”

薛琼枝对他的话不做反应愤愤扭头躲着他。

“记住还有22次。”傅怀瑾心情愉悦地说着又开始了下一轮。

三天三夜,整整三天三夜薛琼枝出来偶尔排泄没有离开床一步,三餐下体都要含着勃起地肉棒吃饭,她不想吃傅怀瑾就威胁似地死命顶弄,直到她吃才休息了一会,全身都是他射的精液干涸在肌肤上。有时会在她强烈的要求下清洗身子,然后维持不了多久又被射了一身。全身青紫,尤其是胸乳和大腿根处最为惨烈。傅怀瑾似乎极爱用唇舌舔咬她,每一寸都不放过,睡觉的时候大掌也死死地包住她的嫩乳时而不自主地揉捏起来,半硬的肉棒深深地插着,侵略性极强地抱住她,让她睡得极不安稳。

终于在她左求有饶下死死担保下,这件事才算过去,傅怀瑾满脸魇足,薛琼枝像是死过一般。最后清洗的时候小穴里的精液仿佛掏不干净一般,一股接着一股,索性就不清洗了。把她全身擦干净后抱到了另外一个干净的房间,高强度的性爱让她连把腿合拢的力气都没有。

张着腿红肿的穴肉不自主地颤着,”唉,肿成这般可怜模样。”傅怀瑾取出药膏细细地她涂上。

如此大的动作薛琼枝都没有清醒的痕迹,眼下淡淡的黑青一看就是累极了。他不想如此对她,他想怜惜她爱护她,只是每次她总能找到让他失去理智的办法。

绑架

【作家想说的话:】

实在不喜欢那种全是肉的有点腻了,走走剧情。

薛琼枝昏睡了将近一天一夜才缓过来,最先感觉到就是全身各处的酸痛,想到那几天淫乱的日子和婉转承欢的自己就十分生气。

对着傅怀瑾几日的讨好都熟视无睹,但是心里虽是气极了但是却没有其他想法就是觉得他做得太过火,自己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其他公主养面首驸马都不能说什么,凭什么他傅怀瑾处处压制着自己。

当然这种想法她打死也不会再说了,这次之后朱玲也没有再找过她,日子又过得和以前一样除了每日赖在房里的傅怀瑾。她不理睬他便无事就站在门前露出可怜兮兮地表情,除了上药的时候强制进入。

事后她也惩罚了那些不忠心的奴仆,但是明明犯了错的人是他为什么要惩罚下人所以就没有过多惩罚,傅怀瑾自己在她门前受了鞭刑,像是不要命一般抽得极狠,她看不下去拦住了,他嘴角居然还能挂着笑“枝枝可是担心为夫了。”

“你要是死了,本公主就是寡妇,晦气。”她赌着气说道。

“臣定竭力不让公主变寡妇。”

木槿看着他们两人心里也有些着急,这次公主出去找乐子虽说有些不对,但是毕竟是公主驸马怎么能那个样子,自己去收拾寝房的时候一进去就是浓烈的欢爱的气息,整个大床凌乱得不成样子,多处大滩精斑还有床下一堆擦拭过得丝巾,再联想到公主浑身青紫还在昏睡中,木槿就气不打一出来。这可是她们放在心尖上得公主怎么被驸马如此糟蹋呢。

原本天平偏向驸马一点,但是现在十分不待见他,只是这个公主府除了自己似乎都是驸马的人,连当时听到公主惨叫想要冲进去时被其他下人死死拦住。

“公主,方才宫里传话进来太后想让您进宫看看。”木槿端了杯茶递给她。

“正好我也许久没见皇祖母了。”薛琼枝也在府里呆着无聊了。

“公主,奴婢觉得驸马这次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对您呢。”木槿愤愤地说道。“不过,奴婢怎么感觉您怕驸马爷呢?”

”哈,我可是公主,他一介书生罢了本宫只是贤良淑德而已。”薛琼枝一下子炸了毛。

“好好好,我的公主,要不奴婢先陪您选入宫穿的衣服吧。”木槿跟着她选起衣服来。

“奇怪,这些衣服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柜子里多出一大堆陌生的衣服把她以前的衣服都挤没有了。

“这些是驸马爷添置的。”木槿抽出一件湖蓝的裙子“公主您看这件怎么样。”

“不要,太艳了看着就热,那件鹅黄的就行。”薛琼枝拽出一件。

“公主眼光就是好,这可是上供的绸缎,京城可就几批,这好像是皇上赏给驸马的。”木槿取出裙子,虽是素色但是水光粼粼在有光处微微一动都煞是好看。

“公主穿这件真是美极了。”木槿看着眼波流转不经意间流出妩媚的薛琼枝,觉得公主比以前还要美上许多。

“本宫组自然是最美的!”薛琼枝骄傲地抬起头。“没想到他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