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01book > 军事 > 状元的小公主 po > 分卷阅读11

?

chap_r();

面具,在许多品种中毫不犹豫地拿起了兔子面具,想起这和她那日讨要玩具的神情极像。

“小狐狸,你不写花灯吗?”薛琼枝发现她和木槿写好了之后傅怀瑾还一动不动地站着。

“我的愿望不需要别人来帮我实现。”傅怀瑾看着水面上荡着的无数的花灯。

“这你就不懂了吧,放花灯更需要的是一种祝福。”薛琼枝表现出自己很懂得样子“算了算了,木槿我们来放吧!”

写好之后本想一手提着裙子一手捧着花灯下台阶,“我来帮你拿灯吧。”傅怀瑾接过花灯走在前头。

“谢谢你啊,你真是个好人。”薛琼枝开心地走下去了。

闻此言傅怀瑾挑了挑眉真是新鲜,会有人这么夸他。

“小姐,您许了什么愿望啊?”木槿看着薛琼枝一脸的期待。

傅怀瑾也微微侧目看着她。

“当然不能说了,说了就不灵了!”薛琼枝想到其他宫女偷偷说的话。

“不说也知道,定是和小将军姻缘一线牵吧!”木槿打趣她。

“胡说。”虽是反驳,但是她脸上却染上一抹腮红,显得面容愈发娇俏可人,她的愿望可不是这个。

“走吧,我们该上去了。”突然傅怀瑾出声。

“是啊,小姐时候不早了。”木槿也劝道。

薛琼枝看着河面已经找不到自己的花灯了,就和他们一起上去了。

一上来就看见一脸焦急寻人的顾南征“阿枝,你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就离开,你知道这多吓人吗!”

本来因为任性离开的薛琼枝心里涌起一些愧疚“对不起嘛,谁叫你总是和那个蒋小姐呆在一起都不喝我玩。”

“再说了有人陪我玩。”说完,她想找一直陪着自己的狐狸面具的男子,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人怎么不见了?”

“算了,你能平安就行,下次可不要再这么耍小孩子脾气了。”顾南征并不在意那个人是谁。

“对了,蒋小姐呢?怎么没有看见她?”薛琼枝张望了一下。

“我让人送她回家了。”顾南征也清楚她心里有些不开心“怎么能让我的小公主不开心呢。”

“哼,我才没有那么小气。”这般说着,脸上却是笑开了花。

又玩了一会之后,顾南征才把依依不舍的她送回宫里。

浴池py

难得睡到自然醒的薛琼枝满足地泡到热水池里,看到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想到刚才侍女们揶揄的眼神,不由地埋怨起傅怀瑾了。遣散侍女们开始自己擦洗起来,双手抚上滑腻的腿间,摸到一个塞子,想起他走之前好像是塞了什么东西进去。

薛琼枝瞬间脸燥红起来,难怪感觉肚子涨涨的。

在埋怨着傅怀瑾的心情里,双手摸索到穴口,忍着羞涩的感觉,用手指拨开微肿的穴肉抓住滑腻的塞子拔出丢到一边。一股白色的液体在水里散开,薛琼枝不好意思过多清理,草草擦洗了一下就唤侍女穿衣了。

远处正在上朝的傅怀瑾却感到一阵冷颤,想也知道是谁在骂他了,嘴角微微带笑。

坐上去宫里的轿子时,还感觉到腿间湿漉漉的。

终于到了宫里,许久没见她的太后拉着她用了膳之后,坐在走廊下晒太阳,薛琼枝伏在太后的腿上,太后拆开她的发髻慢慢梳着。

太后原本担心自己会错点鸳鸯谱,但看到如今薛琼枝娇颜红润,明眸含羞,哪里像是夫妻不睦的样子,想起最近的风言风语,太后的脸冷了冷。“枝儿,祖母不是说你,只是你已经出宫立府就应当管好下人,如今京城内对你的风言风语可不少。”

“祖母,枝儿本来就不喜他。”薛琼枝想起这几日越发过分的傅怀瑾撅着嘴向太后撒着娇。

“你这小丫头,贯会拿祖母寻开心。”一手带大的孩子怎么会不清楚她在想什么,又看到她脖间暧昧的痕迹“这样也好,你想开了比什么都好,这世上男儿皆薄情,祖母也就只能做到让你一生一世一双人。”

“枝儿已经很感谢祖母对枝儿这么好。”薛琼枝心下稍稍黯淡“祖母将枝儿带大,还护着枝儿不受人欺负。”

“我的枝儿命苦,我那女儿心狠,祖母老了无法保护你一辈子,现在有人帮着祖母保护枝儿了。”太后也是眼泛泪光抚着薛琼枝的头发。

“他真的会保护枝儿吗?”薛琼枝想起傅怀瑾的模样心里仍是不确定“顾南征也说过会永远保护我的。”

想起幼时自己被其他公主皇子欺负时,顾南征总会站在自己面前挡去伤害。

“南征是个好孩子,可他不是你的良人。当初他会因为要救师傅娶了蒋小姐,以后也会其他的东西放弃你的。怀瑾虽然人瞧着冷些,但祖母看得出来他定是喜爱你的,祖母的枝儿这么会有人不喜欢!”太后哪能不知道薛琼枝和傅怀瑾青梅竹马,只是终归有缘无份罢了。

“祖母你又开枝儿的玩笑,我不怪顾南征只是他说过会一直保护我的,我真的以为他会一直保护我的。”薛琼枝想起曾经稚嫩却坚毅的脸庞坚定地说会保护她一辈子的。

“唉。”太后无言只是轻轻梳着薛琼枝的发丝。

从太后宫里离开,到自己曾经住的宫殿里,薛琼枝还是有些恍惚,有些记忆她刻意地不去想起。她不是一昧沉溺过去的人,虽然有时会埋怨娘亲抛下自己追随父亲而去,但心里也是有些羡慕他们之间的感情。以前她以为她和顾南征会和自己的父母一般生死两不离,后来他为了救恩师出狱和家族的威逼之下娶了蒋家小姐,她不是不失望。

别人都以为这个嚣张任性的小公主会去闹,可是她一点动静都没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一点底气都没有,她害怕她去质问的时候看见对方眼底的厌恶,她自小就没有双亲,父亲战死疆场,母亲全然不顾自己还有个尚在襁褓的女儿,自戕追随父亲而去。之后便是皇祖母一直养着,宫里的孩子刚开始知道她无父无母会欺负她,后来顾南征来了,他会站在她面前保护自己,给她讲民间的故事,。

薛琼枝一直知道顾南征的家人不喜两人走得太近,毕竟,她只有喜爱,除此之外,任何都帮不了顾南征。

别人都认为她不通世事,其实她心里一直清楚,她愿意为了顾南征讨好他的家人,她不贪心,只想要一个家而已。

看着熟悉的地方,薛琼枝难免会回忆起过往。

傍晚陪太后用过膳后,就回去洗漱了。

静静地趴在水池边,看着胸前青紫夸张的牙印,腰间和腿根的淤青低声骂道“禽兽。”

“公主这是在咒骂何人。”突然一双手抚上自己的腰背。

“啊!”没有听到任何水声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声音,惊吓中挣扎起来不小心滑到水下。

傅怀瑾轻松地把她拎起来,抵到池边曲起腿挤进她地双腿之间让她坐好。“公主这是惊喜臣的到来吗?”双眼带着狭促。

“我骂就是你,禽兽!”看到来人后薛琼枝心下稍稍安定,池水清澈一下子就看到他怒涨的肉棒,脸带微红地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