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01book > 现代言情 > 跌落暮色 > 第22章

“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他问,

“因为我犯了罪。”楚羲和淡淡地说。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很gān净,但又和他的人一样,透着一股冷气。

可他眼睛里什么都没有,没有恐惧害怕,也没有绝望,很从容,好像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那说说你和谁一起犯的罪,这次我想听到不一样的答案。”宋弥章的声音难得沉了下来,

楚羲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抬手把眼睛摘了下来,握在手里,像是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一样。

“他死了。”

宋弥章抬手就扇了楚羲和一耳光,但甚至挨打,楚羲和都显得很从容。

“跪下。”宋弥章命令道,

楚羲和脸上清晰的巴掌印逐渐显现出来,但他没有丝毫反抗,背对着我们跪了下去。

宋弥章挥起教鞭抽在他身上,所有人都很安静,只剩教鞭把空气划成一段一段的。

几鞭下去,楚羲和不断向前倾,手扶着地面来支撑他的身体,但却一声没吭。

打完第三十下,宋弥章停手,楚羲和背上印出很多道血痕,我听见宋弥章说,“下次就是三十二下了。”

楚羲和颤抖着站起来,显然每走一步都很痛苦,我看见他的嘴唇破了,想必是他咬的。

他戴上眼镜,从台上下来,很láng狈,但也很从容。

后面宋弥章又叫了几个人,有人直接在台上哭了出来,有人像周湲一样,说的话不人不鬼。

我感到迷茫而无所适从。

这像是一个洗脑环节,将一些概念qiáng加给人的脑子,通过痛觉刺激使它牢固,久而久之成为自然。

集会散了之后我们回了宿舍,楚羲和伤的很重,但他却没有想要处理的意思,我哥从行李里翻出来一瓶药膏,放在了离他很近的桌子上,他看了一眼,直接上chuáng睡了,直到第二天早上,药膏都没有拆封。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跑完了五千米,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抗过军事训练,我觉得他就像死了一样,但我又觉得……他不该这样。

那天过后,我像是qiáng迫自己适应了一样,不过是每天跑跑步,吃几个发了霉的馒头,被教官抽几下,背几篇课文,就这?

我一定可以适应的,因为我哥还会常常看我,用那种很温柔的目光,和以前一样,嗯,和以前一样。

上周周五我俩还在集会的时候被叫上了台,戴上心率测试仪,手指接触的那一刻,我俩心率都飙到了一百多,毫无疑问,我们都被打了,很重。

但我很高兴,因为我碰到了我哥的手,已经很多很多天了,我哥看起来也很高兴。

我对自己说,生活并没有改变。

第23章 小可怜上线!

过了一个月,午休的时候,教官进了我们宿舍,身后还跟着一个男孩儿。

我们照例都站在过道里,等着教官检查完他的行李之后出去。

那男孩就站在我对面,个子有点矮,五官很清秀,我注意到他眼尾有一颗和我一样的泪痣,年龄看着要比我小不少,眼睛瞪的大大的,脸上分明还惊魂未定。

等到教官出去,我坐回chuáng上,他一个人将被烦乱的行李收拾好,小心地坐在chuáng上。

“你好……我叫……苏容与……”他看着我开口,声音很小,甚至有点抖,

我心道,完了。

没错,他的chuáng紧挨着我的。

我哥转过来看着我俩,眉头微微皱起,我赶紧用眼神示意他没事。

果然没几分钟,教官又踹开我们的门。

“你俩滚出来!”

我叹了口气,穿鞋走了出去,新人果然是新人。

他显然是第一次挨打,就打了不到十下,那哭的叫一个惨,可能也是年纪小的缘故吧。

回去之后我一眼都没看他,直接上chuáng躺下了,生怕他再给我来一句。

不过我能感觉到,他盯着我看了好几分钟才回chuáng上。

这么一闹我也睡不着了,过了十来分钟,我微微起身,看见他正可怜兮兮地蜷缩在角落,后背还不敢贴着墙,偶尔还吸几下鼻子。

我都觉得他可怜。

尤其是下午的体能训练,他还被教官抽了不止一次,哭的眼泪止都止不住。

晚饭后我看见他去上厕所,我刻意跟在了他后面,快到的时候,我看了看周围没人,便叫住了他。

“你叫苏容与是吧?”我问他,他显然吓了一跳,眼睛睁的很大看着我,但没出声。

还算有点记性,我想。

“这儿没监控。”我忍着笑意补了一句,

“对对对不起……哥哥……我中午……”他紧张地话都说不利索,好像我是来找后账的一样。

“记住就行了,以后别跟别人说话了。”我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