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01book > 现代言情 > 跌落暮色 > 第16章

课间我借了杜若的手机,给我哥打电话,我就是心很慌,很想听到他的声音,但没有人接。

我中午觉得自己吃不下饭,就没去食堂,题也做不进去,我想肯定是我多虑了,不至于。

下午的课我也没正经听进去几分钟,一放学我立马抓上书包跑回家。

我多想了,绝对是。

走到楼下,我抬头看见厅里的灯还亮着,很亮的那种。

我拿钥匙进门,一进去就看见我爸妈坐在沙发中间,我哥坐在他们对面。我站在玄关没有动,因为我知道今天不是周末,我哥不该回家。

我突然感觉到喘不过来气。

我爸看见我,沉着脸走到我面前,扬起手就要抽下来,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连躲的欲望都没有。

一声脆响回dàng在我耳边,我哥的脸上浮现红肿,他把我护在身后,“是我的问题,您别打他。”

“你还知道!有你这么教弟弟的吗!我看你们俩都是变态!”我爸又一脚踹在我哥小腹上,我哥向我这边微微倾了倾,回头跟我说,别怕,没事。

我才发现我的眼泪已经流了满脸。

我妈把她的手机扔给我,骂我在学校里丢人现眼,我打开手机,看见她和老张的聊天记录,都是我和我哥一些不太清晰的照片。

在街上,在学校门口,国庆在古镇逛街牵手的照片,酒店前亲吻的照片,和上个月我俩吃饭时暧昧的照片,我手抖的厉害。

这些照片不会是老张拍的,要是他不会等到今天,只可能是一个人。我算是信了班狗的邪。

我垂眼看见我的手机在茶几上放着,屏碎的不像样子,我知道彻底完了,我手机里还存着我和我哥的聊天记录和私密图片。

爸妈把我和我哥分别锁进了各自的房间,第二天也没让我们去学校。

我以为他们过几天消气了就会在讨论这件事,可是这几天都是阿姨和司机给我送饭,我爸妈始终再没出现。

我倒没有那天晚上那么害怕了,毕竟这是我家,有时还能听见对面我哥的说话声,反而担心起来自己将近一个星期没有去学校,临近期末,害怕跟不上复习。

我应该会答应爸妈不继续和我哥在一起,毕竟打击太大了,爸妈年纪也不小了。

即使和我哥分开一段时间也无所谓,至少等到我考上大学,总不能现在硬要父母理解我们违反人伦吧,反正我们之后的路还长。

但是我忘了,原来这人间还有地狱。

第17章 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一月五号。

早上我门上的锁被打开了,我妈叫我出去,我到客厅看见了我哥,我觉得他好像瘦了,脸上的棱骨分明不少。尽管我们一句话也没说,但我们一直对视着

我爸让我俩坐,他自己点了一根烟,他以前从来不在家里抽烟。

他说,他知道我们都是好孩子,不是我们想要做这种事的,我妈在一边掩面而泣,说让我们别多想,已经给我们办理了休学。

休学?事情好像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我顿时心中一惊,之后我爸说的话我也没有怎么听进去。

我是天天都嚷着学不下去了,但可以这样随随便便地休学吗?

我明明寒窗苦读了十年多,我哥明明已经金榜题名,如果现在休学,那我平时的朝六晚十二有什么意义呢?

已经坚持了十年多,现在放弃,多少不甘。

我没有说话,因为大人可能有大人的想法,我爸妈又不会害我。

但是我爸最后一句话我听的清清楚楚,甚至时至今日,都在我耳边回dàng着。

他说,有病就要治。

我们……有病吗?

但是我们除了彼此相爱,没有任何不良性癖,没有bào力倾向,没有反社会人格,只是这个世界不接受我们。

我们没病,我觉得。

我哥突然开口,“怎么治?”

我爸说已经联系好了专门的治疗机构,也算是新学校,要我们去好好配合治疗,我妈推出来两个行李箱,说今天下午会有人来接我们。

我哥又问是什么地方,

我爸说,“芳菲书院。”

我当时能想到的只有《离骚》中“佩缤纷其繁饰兮,芳菲菲其弥章”。

看来是躲不过屈原了。

我看向我哥,好像他听见这几个字之后脸上瞬间变得一点血色都没有,表情也是我从未见到过得恐惧。

看到他这样,我不安地本能往他那边靠了靠,他看着我,脸色缓和下来,说,没事,别怕。

可我感觉到他对那个地方很害怕,后来我没听懂他和爸说的什么,说什么什么假的违法,我爸又拍桌子骂他不要脸的东西。

我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该想什么,或许是那道没解完的导数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