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01book > 现代言情 > 跌落暮色 > 第8章

“是不是人家俩嫌你傻,都不和你玩?”我搭在李江皋肩上,

“去你妈的!”李江皋一把推开我,我们跑上楼。

第8章 中年妇女最致命

赵岌烦娘娘是有原因的,不光他烦,我们全班都烦,连带着四班也烦。

娘娘每篇课文都得给她亲自检查,天天办公室门口我们班的,四班的排着长队,有时候排不上就要抄课文,这种最憋屈,明明好不容易背下了,就因为排不上队还得抄,我还曾经大冬天中午一点就站在她办公室门口排队,冻的我牙齿打哆嗦。

上课还天天点人,答不出来就课文加翻译三遍,还老爱留抄写作业,一天抄完《逍遥游》原文和翻译,还要把学案做了,我手都能抄断。

果然是中年妇女最致命。

一上课她果然开始了,“来,我们先检查一下《阿房宫赋》的背诵。你,第一个。”

我抬头一看是我们这一列,连忙踹了踹李江皋的凳子,“背了没?”

“大概背了背,我卡了你可得给我提醒啊。”李江皋小声说,

开玩笑,这抄三遍原文加翻译,今晚都不用睡了。

“后面的。”轮了几个人,终于到李江皋。

“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jīng英,几世几年,剽掠其人……剽……”

“倚叠如山。”我低声说,

“倚叠如山。一旦不能有,输来其间。鼎铛玉石,金块……嗯……”

“珠砾。”我说,

“珠砾,弃掷逦迤,秦人视之,亦不甚惜。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嗯……奈何……”

“人亦念……”我话还没说完,娘娘一声吼过来,“行了!李江皋坐下!来!陆修漫你来!不是嘴闲不住吗,人李江皋背的时候看把你激动的!”

我站起来,“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椽,多于机上之工女;钉头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瓦缝参差,多于周身之帛缕;直栏横槛,多于九土之城郭;管弦呕哑,多于市人之言语。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停,你坐下吧。”

我心里简直笑出声,没想到吧,老子背了!

“你来。”娘娘随手一点,好巧不巧,点的就是体委,“长桥卧波,开始。”

“啊?嗯……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彩虹……”

“何。”娘娘听不下去了,

“哦对!不霁何彩!”体委这一声喊的特别响亮,全班都笑起来。

众所周知,学生最大的本领就是傻笑,连着体委,全班能笑了有一分钟。

眼看着娘娘的脸就变了色,冲着体委吼了一声,“滚出去!”

也不知道体委想什么着呢,望着娘娘傻笑,愣是没动,引得全班再一次爆笑。

“好!你不走我走!”娘娘书一扔,摔了门走出去。

我们差点鼓掌,谁都巴不得语文改自习。

“哎jī哥!别去叫她啊!”班长转身对赵岌说,

“对!让她一个人冷静冷静!”李江皋也起哄,

“艹!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谁管她!”赵岌抹了抹眼睛,在座位上比了一个“OK”的手势,于是我们放心地写起了作业。

打了下课铃,赵岌往门外走,李江皋拉住他,“哎你gān嘛去?”

“当然是去哄哄朕的杨妃。”赵岌说的十分轻松,看见几个同学往我们这边看,又来了一句“没事儿,我就去chuīchuī枕边风。”

“你不是说你不想理她嘛狗bī!”我锤了他一拳,

“哎我就是双标狗!我现在要去奴颜婢膝了!”赵岌笑嘻嘻地回答我,

“靠。”李江皋松开他,把他推出去,我们几个又乐半天。

第9章 我就说我是个预言家

周末我跟我哥说了运动会的事,他一听我报了一千米,掐着我的脸说,“小崽子,挑衅你哥呢?”

我想起来我哥一千米的校记录还没人破呢。

我拍开我哥的手,“滚远点,谁要跟你比?”

他凑过来吻我,亲到我俩喘不过来气才松开。

“你们运动会还是十月底那三天?”他洗了个苹果递到我嘴边,

“嗯。”我一口咬了上去。

上学的生活每一天都千篇一律,一晃就到了运动会。

我和李江皋搬了凳子往树荫底下一坐,看着其他同学被班长体委催写通讯稿苦不堪言的表情,感觉无比自在舒服。

今天上午就李江皋有个跳高,我的一千在明天下午,后天是篮球赛。

过了一会他就去检阅处了,我闲的无聊,就去翻了翻体委的时间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