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301book > 奇幻 > 剑与魔法与东方帝国 > 第九十七章 正义的战争,神圣的战争(上)

一秒记住.↘完^本.神^站.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301book.com

围城持续了一个多月。清晨,让娜孙姐掀开帘幕,- 阵凉风吹进了帐篷中。

帐外,几名侍从正等者她。为首的年轻人笑着迎上来,把旗帜递给她。

“谢谢你,纪尧姆。”她温和地说。对方礼貌地点了点头。

纪尧姆德勒讷尔是国王派给她的护卫头领。他留着杂乱的头发,穿者套新旧不齐的铠甲, 整天嬉皮笑脸,看起来更像是个混混佣兵而不过他的出身也确实不高。他的父亲老勒讷尔是个常年在破产边缘挣扎的骑土。那时巴里希人正在筹备与阿尔比昂的战争, 老勒讷尔不擅长经营领地, 也不会做生意,于是主动加入了封君的军队, 指望借此机会发笔横财, 摆脱容境。

谁知巴里希军队一败涂地,他自己也被阿尔比昂人捉走,还倒赔了一大笔赎金。纪尧姆成年时,老勒讷尔已经买不起整套武器甲胃了。他从仓库里排拣拣,翻出了自己的几件备用甲片。其中的胸甲和肩甲是自己买来的,头盔则是一次比赛中 ,他的封君赠送的奖品。管甲和裙甲片是和其他骑土、各路佣兵日常冲突时,从他们那里缴扶来的。目前, 也就只有这么多,其他的部分,只能先拿爷爷留下的老旧链甲应付若。勒讷尔家一直很穷,从家主到仆人都非常会过日子,这些老家伙的保养也都吓错唯- 的问题是 ,纪尧姆穿不上这些。

老勒讷尔原本想去城里的铁匠行会,看能不能换 些合身的来。 不过附近的道恩男爵直对纪尧姆不错 ,知道此事后,他主动送给了纪尧无论样貌和身材,纪尧姆都更像男爵,而不是老勒讷尔。他的甲胃,纪尧姆正好能穿上。

老勒讷尔也不甚在意。正好邻村的皮埃尔骑土也有个快成年的儿子.他的样貌块头就更像老勒讷尔。出于普意.他把这些东西储专赠给了合适的人。正好有位吟游诗人经过这里,便临时写了一首长诗 ,赞场他们对邻人子女如同家人般的关心。还专门配上了欢快的曲调,歌颂巴里希人的爱精神。

-至少他自 己是这么说的。

不久后,国王招纳士兵,组织军队。许多破落贵族和骑土都去投靠他。面见国王时,纪尧姆的表现还不错。国王欣赏他,见他实在太寒酸然而他去找宫廷总管的手下领赏时.对方却总是借口拖延。纪尧姆没办法,便坚持说至少得给自己-半。最后,他总算要来了下半身的铠甲,终于凑齐了一整套。

直到现在,他的甲胃都是上面日下面新。

这次远征时,圣城方面要求让娜小姐也要参加。她自己也颇为动心。国王于是派出一支小队,让刚刚被提拔的纪尧姆带领,随时保护她。她身边也不止这队人。其他追随者里,既有慕名来投奔的骑士和信徒,也有各路势力塞进来的家伙。对此,她也无可奈何。有人牵来马,她翻身跃上,带着众人出发。他们首先绕着营地转了一圈。

营地的位置没有变,但里面的士兵已经换了几批。这座城市十分重要,不仅是这一带的中心 ,也能控制附近的河流、道路与矿藏。教会与每天都有人死在城下,又有人从大陆各处源源不断地涌来。

营地边, -名教士站在石头上,向众人不断宣传者。

“杀死异教徒不是罪行,而是对正义的伸张;这场战争是神圣的,是为了神的荣耀。”他大声喊道:杀死异教徒不是罪行 ,而是对正义士兵们低头忙着自己的活.没人关注他。偶尔有人稀稀拉拉地回应。后面的随从们窃窃私语起来。

“-个月前他就在这里喊了。”让娜回过头,看见纪尧姆正对另一 个新来的骑士介绍道: “那时,他每喊一声, 都有成百上千人呼应。他10- 起吟诵时.巨大的声音像是要把大地震动起来。

“我们从旁边经过,都会被那股热情震撼。上头甚至要出面限制教士们,免得士兵浪费太多时间。”他眉飞色舞地描述若。新来的骑土看了看周围,露出意外的神情。

“我看那教士,怎么就会来回念叨那一句。”他嘲笑道。

“别对教土们期望太高。”纪尧姆笑道:’我听说先前在阿尔比昂 ,只要会被经书头三行就可以当神父了。后面的章节自己现场编都行,

“咱们这边的教士也就那样吧。” 有人插嘴道。

“还是好些的 ,甚至好过头了。帕里城的学校里,养了不少神学家,整天研究些深奥到看不懂的东西。我甚至怀疑这些人才是最容易出

“我们镇里的神父就很擅长古众人你一言我语地讨论起来。

“不要嘲弄神圣的教会,也不要无端怀疑大学里的学者们。”让娜小姐制止道:“现在是战争时期 ,形势紧迫,没有证据的话不要乱说。骑士们相互看了看.降低了声音。

“杀死异教徒不是罪行,而是对正义的伸张教士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对了,你还没和我说完呢。”新来的骑土转过头,对纪尧姆说:“你说士兵们很热情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啊?”

“你去前面看看就知道了。”纪尧姆伸手指了捐城市。

城池的几处大门外.都修建了堡垒,监视和防范守军的动作。士兵们在这里休整。前方不远处垒起了一个大土堆。一 群攻城师正在那里忙碌 ,安装着什么。再往前,还有人推着车子,运送材料 ,修筑塔楼。

“这是在搭建娜弹轨和法师塔?”新来的骑士问。

“是。”纪尧姆回答。

“这么难

“哎,你看那边吧。”他摇了摇头。

他们走到堡垒前,眺望战场。

堡垒前的空地上,散落着不少器械残骸。-堵破破烂烂的土墙后,立者几座投石机,正有一搭没-搭地发射者。城墙脚下堆积若烧焦的木和尸体,两座倒塌的攻城塔还留在那里。城墙坑坑洼洼,布满了黑色的灼烧痕迹。一 处突出的城墙被砸出几个豁口.露出里面原本被遮挡着的城门。

“那个城门很麻烦。”他指了指残缺的城墙:“这 些家伙的城门比我们那里复杂得多,他们在i ]外修建了护墙,护墙的门还开在侧面。我们想把撞锤推过去,就得横对若城墙,才能撞击城门。

”而那边,还有个东西。”他指了指护墙旁边,-处伸出的高台 :那个台子就在 对面,也就是说,我们攻打城时,得面临三个方向的箭矢。

“你们是怎么应对的?”新来的骑士问。

“还能怎么应对,各种方式配合呗。”纪尧姆摊摊手:”- 开始送 上去的撞车被他们用一种铁锤直接砸塌了。后来又造了个铁的,好不容

“这些都是没办法的事情。”新来的骑士说:“守城的能撑住, 就是守城的赢。 攻城的坚持到撞开城门,就是攻城的赢。我也打过几次围攻城堡的仗,说到底就是看谁拜毛得住。

这么简单就好了。”纪尧姆敛起笑容,叹了口气: “我们花了几天撞开城门,-大群士兵顶着箭矢冲进去,那里又放下吊闸,把门关上

“这也不太意外。”骑土说: "如果能 鼓作气击溃城里的守军,拿下城市当然更好。抵挡不住守军的围攻,损失也是正常的。这毕竟是场。”

“我看这墙围住的面积不小,估计能骗进去不少人吧。”他感慨道。

“没办法。”纪尧姆说:

“应该多造些攻城塔。”骑士建议道:“我来的时候听说, 城里最多六七千人。 咱们这边好几万,援军还在不断过来,不会缺乏人力的。

“确实还在造,不过说实话 ,我觉得至少现在,攻城塔没什么用。”纪尧姆摇摇头:“等开战你就知道了 .敌人的驾炮太多了。那种东西时的箭矢能把比胳膊还粗,他们经常把攻城塔放近.射出箭矢勾住,再把它们拉倒。除非彻底压制那些东西,否则攻城塔根本活不到靠上城墙的时候.'“一开始, 教会的人抽调狂热信徒,爬上了城的护墙。但那里和主城墙不是直接相通的, 这堵墙矮了一截。 上面防箭的矮啬 ,也只有靠外的一侧有。他们占领了墙头, 敌人就关小门, 不停向护墙上防箭.士兵们根本无处躲避, 很快就死伤殆尽了。

骑土也叹了口气。

个嵌着晶石片的巨大石球掷了出去。他预期的防护罩主效或者过载破裂的光芒都未出现。城墙也没有像他记忆中那样崩裂,炸出一团灰尘和碎石。那里只够了个小坑,旁边

“看见没,那些东方人根本不屑于使用城防法阵。” 纪尧姆耸耸肩:“天知道他们到底把墙堆了多原。”

“法阵都用来保护上面那些器械了。”他指了指城墙:“那种弩炮的射程太远。 我们的投石机如果扔重弹,就在它们的射程内。如果留在射程外,扔的石弹只能给他们挠库库。好在投石机是曲射的.我们也可以堆堵墙,躲在后面发射。”

“打的实在太憋屈了。”他摇若头说。

“也不用太担心。”骑士还得反过来开导他:“坚持纪尧姆打了个小声的手势,指了指旁边。

“她这段时间不太高兴。” 他小声说:“之前帝国人洗劫新卡伦 ,她已经发火一次了..

“不用担心。”骑士回头瞥了一 眼:“以她的身份 ,难道不知道没必要对异教徒表现慈?我看她应该是觉得不公平,毕竟之前的战斗,我们也参加了,最后却被帝国人抢了个空。换我在现场,我也得发火。”

“是。”新来的骑士回答:“艾罗者邦对这次远征热情很高,这一 批他们凑了两万人。 那些王公说,这些人足够征服东方了。

"拉倒吧,他们除了吹还会干什么。” 纪尧姆明显没当回事: “之前那边来了些志愿者,头几天就基本死光了一

“这些毕竟是正规军队,总归该好些吧。”骑土嘀咕道纪尧姆耸耸肩.

“能拖一会儿, 消耗些敌人就行。”老骑土已经有些自暴自弃:“这城里的敌人到底存 了多少驾炮?我印象中摧毁的也不少了,怎么和打不完的一 样?"

“总归是越来越少的。”纪尧姆说:“这两天我们又加固 了投石机的护墙。效果挺不错,他们已经不怎么往远处发射了。那边的弹药,也

“确实不用太担心,活计。”他笑若拍了拍新来骑土的肩:“那些教士虽然很絮叨 ,但他们说的话倒是大实话。这是场正义而神圣的战争,我们一定会胜

“小心一-!

一直沉默的让娜小姐突然咆哮着扑了过来。她力气很大,竟把两人都推倒在地。纪尧姆措手不及,被摔了个七晕八素。他刚要抬起头,余光瞥见什么东西倏地窜了过来,从让娜小姐还没倒地的旗杆旁飞了过去。那根粗壮的长杆重重撞在地上.又砰地弹起。它竖在半空中,头部已猛然亮起。

摔落时的冲击和剧烈的爆炸让纪尧姆眩晕了片刻。但他很快回过神,挣扎着爬起来。

新来的骑土还抱着脑袋,试图弄清情况。旁边,有人倒在地上,生死不明。他顾不得那么多,急忙回头寻找,发现让娜小姐正呆呆地坐在他松了口气,抬起头,站直身。

一匹受伤的战马忽地从眼前跑过 ,把他吓得退了半步。马背后。 拖着个浑身是血的人。

纪尧姆拍了拍脑袋,察觉到耳朵有些发闷,他扯下头盗,猛地晃晃脑袋。拄着剑,看了看四周。刚才还在谈笑的同值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有人还在努力试图站起来,有人已经没了动静。他又看向让娜小姐。

“这是场正义而神圣的战争,我们一定会胜利的。是吧?”他大声询问,让自己恢复了一些的耳朵能够听见 :“神给了您启示了吧 ?他是么说的?"让娜小姐依旧沉默。

支持.\^完*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